熊孩子一只

龟更还瞎写
吸批吃周叶|忘羡|花怜|喻黄|静临|快新|太中| 昊翔|维勇

【周叶】Pairs

  
  架空ABO设 已有娃 邱非旁观视角
  
  
  不管,叶修还是虫爹的叶修(# ` n´ )
  
  
  
  
  
  
  《Pairs》
  
  
  
  
  
  
  
  将将生病了。
  
  
  邱非急匆匆地往校外赶,校服外套挂在小臂上,被他边跑边扯上拉链。出示了黄少天老师开的放行条后,一踏出学校大门就下起了雨。
  
  
  得亏学校保安也认识他,主动提出借他伞,邱非就揣着叶修刚给他的钥匙,过马路溅起一腿泥地跑进学校对面的小区。
  
  
  刚打开门就看见鞋柜上叶修家保姆留下的字条,说等不及先下去买药了,将将在床上,来的人记得给小孩头上的毛巾换水。邱非小心翼翼地换鞋,先去看了将将,小女孩睡得很熟,就是呼吸能听出明显的滞涩感,额头也还在发热。邱非洗过手,把印着粉色小兔子的毛巾放到冷水里泡了泡,再给小孩子头上盖过去。
  
  
  将将是他叶修老师的女儿,已经五岁了。因为叶修事实上还是邱非的远房亲戚,按辈分将将也算邱非的妹妹,叶修今天排了监考,走不开,就叫了他的课代表邱非拿钥匙过来照顾一下。邱非在叶修家里忙前忙后,刚歇下来叶修家电话就响了,接起来对面男声开口就问:
  
  
  “邱非?”
  
  
  看来叶修已经告诉周泽楷了。邱非应声,说陈嫂出去买药了,将将这里有他看着,周叔叔不用担心。
  
  
  闻言对面才松一口气,说谢谢你了,将将要是醒了要爸爸就把放在衣柜右边的那个毯子拿出来给她,有了那个将将应该会安分一点。
  
  
  邱非把蓝色的毯子拉出来,和周泽楷说知道了。
  
  
  挂了电话邱非坐回将将床边。小女孩脸红红的,柔软的额发搭在毛巾上,张着嘴浅浅地呼吸,眉眼都是姣好的形状,遗传到了她两个爸爸的优秀基因。邱非知道有些小孩子会对特定的某些东西产生依赖感,所以对于周泽楷要他准备毯子一点没有疑惑,毕竟他到叶修家带过几次孩子,将将的喜好他也算熟悉。
  
  
  一动不动看着也有些累了,邱非环视周围,将将的房间里除了床还有一张桌子,上面摆了一些小孩用的爽身粉之类,还有一面大的梳妆镜。
  
  
  五岁大的小孩要这么大镜子有什么用呢?邱非大概能猜出是周泽楷的主意。
  
  
  周叶结婚的时候他才刚上初中,因为自己家搬家不方便的缘故,被寄托在叶修家暂住,现在想想自己的父母也是心大,让自己这个外人和新婚夫夫住在同一屋檐下,没被扔出去真是万幸。但想想以周泽楷的性格做不出这种事,叶修又一向亲自己这个侄子,邱非在这住的一个月看似风平浪静,平和得连邱非自己现在想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那时对周泽楷其实是有些抗拒的,凭什么一个Alpha可以把自己那时觉得无所不能的叶修绑定了,凭他长的帅吗?从小叶修在他们家里就是个“别人家的孩子”,父母也时常拿“你叶舅舅当年blabla”为开头说话,叶修本人也大概是第一次见到能带着玩的后辈——除了与他年龄相仿的双胞胎弟弟,对邱非一直特别好,不光有时辅导功课,连打游戏下本都带着。虽然邱非因为年龄小在队里经常是拖后腿的存在,但叶修从来没说他什么,只是靠自己的输出就能将邱非的不足全部补上。
  
  
  这样的叶修怎么就被这样的闷葫芦标记了呢?
  
  
  邱非虽然到现在还没分化性别,该有的生理常识还是有的,当时的他即使和周泽楷并排上厕所瞟见周泽楷的大咚都仍旧不服,这Alpha除了这个究竟有什么好。
  
  
  他记得两人没结婚之前有一次带着他去约会——虽然他到现在也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情侣带别人去约会,大概是叶修总会将约会的目的地导向为去网吧吧。一个中学特级语文教师,带着他的A和侄子,找了一间能让未成年人也进去可想而知是什么样子的网吧,三个人蹲在角落里虐菜,画面要多美有多美,邱非感觉周泽楷眼睛里的怨念都要具象化了。
  
  
  周泽楷在计划这次出行之前还特意蹲到邱非面前打听叶修有没有说过什么小时候特别喜欢去的地方。邱非歪着脑袋,同情地和周泽楷说,网吧。
  
  
  然后周泽楷安排的游乐场和高级料理一日游就被叶修从第一项起就打乱了。
  
  
  那时的邱非哪懂这个,他只觉得这人怎么这么蠢,告诉他叶修的喜好还偏要反其道而行之。殊不知周泽楷的考量是既然约会当然要做平时不会做的事情,天天闷头坐办公室在游戏里约会怎么行。
  
  
  于是周泽楷想绝地反击一下,总裁土豪花了999在游戏里放了个全服有目共睹的表白烟花,外加小弟们世界频道刷屏,祝叶老板娘生日快乐,正在竞技场虐菜的叶修“哟呵”一声,顺手上公屏回了句谢了啊,然后岿然不动地继续手下操作。
  
  
  邱非看着周泽楷肉眼可见地蔫了。
  
  
  那天回去之后邱非就不知道他们发生什么了,过几周就从父母那得知“别人家的孩子”叶修要结婚了,对象是个集颜值与壕气于一身的A,更显得这个“别人家”名不虚传。
  
  
  然后就是平淡无奇的借住生活,再然后就看见叶修挺着大肚子,过年领着周泽楷来邱非家走亲戚。
  
  
  邱非看着全身是宽松衣服的叶修,烟也戒掉了,想当初还经常打发自己去买烟的人,小口小口地喝着手里杯子的热水。十三岁的邱非趁叶修和父母唠嗑,蹭到周泽楷身边找位置挤下。
  
  
  “……要对他好。”
  
  
  周泽楷低下头看他,少年正襟危坐,一直等不来回声才抬起眼睛瞄他一眼,眼睛里有些赌气的不满。
  
  
  周泽楷一直知道叶修待他这个侄子不薄,性格合得来又是叶修喜欢的有天分又听话的类型,也是看着他长大,如今这个侄子向他提出要求,就算是为了叶修也要答应。
  
  
  况且,这本来就是毫无疑问会履行的承诺。
  
  
  “好。”
  
  
  邱非这个不善言辞的叔叔开口,与他的侄子达成了某个秘密的协定。
  
  
  新生儿起“将将”的小名,据叶修本人说是希望不要像他某位爸爸一样嘴不利索,取“讲讲”的谐音。周泽楷一早就和叶修深入探讨过究竟叶修是否对他有什么不满,在叶修解释时也不说什么,在邱非眼里只有纵容的笑。将将真没浪费他两个爸爸的优良性状,是个浓眉大眼的女孩,得亏两个XY染色体的能生出一个XX的后代,保留了优良基因型促进了人类的进化。
  
  
  邱非曾经晚修和叶修补习,叶修让他自己先看看作文哪里能改进,说着“我要休息一下”,在办公室伸了个懒腰,转头就接起电话。
  
  
  “……哟,看来Q市人民还舍不得你走嘛……”
  
  
  一听叶修的语气,就知道是周泽楷。
  
  
  邱非自觉这样不厚道,耳朵还是不由得跟着叶修转,听见窸窸窣窣的笑声和电话那头分辨不清内容的声音,然后就听见叶修装傻:
  
  
  “将将啊……将将没有提起过你诶,她说陈嫂做的蒸蛋好吃,希望能一辈子都吃到。”
  
  
  陈嫂是因为周泽楷要出差临时请的钟点工,负责接将将下幼儿园以及做饭,以往这些事都是由周泽楷做的,叶修的调侃意味很明显。
  
  
  对面沉默。
  
  
  “……好了好了她说爸爸不带她坐飞飞不要和你说话了。”
  
  
  ……这样不更火上浇油吗?!
  
  
  邱非想回家了,不想听这两个人讲话。
  
  
  之后的日子里,他还听过叶修黏黏腻腻地和周泽楷讨价还价什么时候回家。高三的老师常常加班到深夜,每次听见叶修让周泽楷抱着将将在门口等邱非就觉得内疚,叶修却满不在乎的样子,还吐槽明明过个马路就到的事儿。
  
  
  可是那眼底眉梢的笑意却从不骗人。
  
  
  邱非也愿意看到,他所敬重的人,那么强大的人,偶尔会像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在信任依赖的人面前展现放松的一面。周泽楷没有骗他。
  
  
  此刻叶修监考完回来,提着路上遇到陈嫂买回来的药,摸了一把邱非的头,说谢啦。
  
  
  然后电话铃再次响起,叶修跑去接怕吵醒了将将,谁知将将还是醒了,抱着她的毯子愣愣地看着邱非,然后笑了。
  
  
  邱非听见外面叶修说你怎么回事啊,都不给将将带手信,你看你这个爸爸做的。
  
  
  邱非扁扁嘴,将无奈与看你两个傻爸爸的讯息努给将将看。
  
  
  将将拉着他的校服,也不说话,就是笑。邱非想这孩子估计也是习惯了,怜悯地摸摸她的头。
  
  
  
  
  叶修家房子装修时叶修就说何必腾出一间小孩房,还不如给周泽楷放办公桌,而周泽楷却执意要给小公主置一面镜子,不能让她从小被叶修的糙给带坏。
  
  
  “哦?你说谁糙?”叶修挑眉。
  
  
  “不糙,很滑。”
  
  
  
  
  
  
  
  END.
  

评论(2)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