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 写的东西质量不定 _(:3」∠)_
Drrr静临
全职啥都吃 主周叶&喻黄
事实上还有All黄 All叶All倾向
快新←但没有产出
另外最近的新欢→太中 昊翔 维勇

【静临】领航灯[上]

点文

娱乐圈,因为没说是明星x明星,我就不按套路出牌了ww

CP静临,OOC,糟糕的复健……

 

 

 

 

《领航灯》

 

 

 

 

23岁那年,平和岛静雄第一次见到折原临也。

 

他摸着身上从家里翻出的最贵重的衣服,手心里微微出汗,跟着那个前几天在路上兴奋地抓住他塞给他名片的男人,穿过长长的走廊,走到尽头一间封闭的会议室。

 

男人推开了门,平和岛往里一步,见到大大小小几十双眼睛看过来,目光里神色不一。

 

“静雄君,你就先坐这里吧。”

 

雷鬼头的男人客气地指了一个位置,平和岛依言坐下,对领他进来的这个人点了点头。

 

会议室里大都是比他年轻的少年,穿着时兴的衬衫衣裤,有的耳朵上戴了四五个耳钉,有的摸着一头明显新做的红发,到了平和岛这儿,只有朴素得让人记不住的着装,不看那张脸,大概没人会将他留在Jack o’Lantern Japan这日本首屈一指的经纪公司的招新会议室里。

 

在这群年龄甚至不到二十的小伙子里,平和岛静雄是个异类。

 

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来,也许是上一份工作又被自己搞砸,也许是失业一周在清早发现做明星的弟弟在自己公寓的桌上留下的几万日元,也许是他太久没听过像自称田中汤姆的星探对他说的那些溢美之词,也许是……

 

门被再一次推开了,一个清越的声音笑着响起,伴随着轻快的脚步声,平和岛静雄一抬头,就对上那对暗红色的眼睛。

 

……是什么呢?

 

“自我介绍一下,折原临也。”

 

和平和岛对视着的男人指指自己,目光不着痕迹地从他身上移下来,环视一圈,脸上带着静雄看不懂的笑,和所有人打了招呼。那些原本坐没坐相的男孩子一下就站直了,“折原先生”“折原先生”地嚷道。

 

“相信大家都知道今天的目的吧,都轮流自我介绍一下,要告诉我你们的特点哟。”折原眨眨眼睛,白净的面庞散发着温和的气息。

 

男生们立刻不好意思起来,几分钟前的飞扬跋扈都不见了,轮流站起磕磕巴巴地介绍起来。仅仅只是几句话就收到如此效果,也无怪这个人年纪轻轻就是Jack o’Lantern Japan 的头号金牌经纪人。

 

负责他的田中汤姆在别人看不见的角落拍拍他,安慰静雄不要紧张。

 

静雄没有紧张,他的注意力全被那个看着笑眯眯的男子吸引去了,等到到了自己还愣了一下才从座位上站起来。

 

如果他没看错,那个人嘴角的笑意又深了些。

 

“……平和岛静雄。”

 

他按照昨晚稍微准备的稿子背了一遍,语言生硬,表情欠缺。他几乎不抱希望,却听见那人直接打断他,对静雄身后的汤姆点点头。

 

“就你了。”

 

折原临也走过来,手状似无意地搭在静雄肩膀上,话是对着他说眼神却环视整个会议室。平和岛静雄感觉到肩膀被轻轻揉捏着,也不知是刻意为之还是自己的错觉。他抬起头,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混杂着不解惊讶甚至掺杂着怨气,但他没法理直气壮地瞪回去,因为就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折原临也成为平和岛静雄经纪人的第一天,就让人给他染了个头发。

 

“为什么?”

 

平和岛捏着变成金黄色的头发不解。他端正地坐在折原办公室的沙发上,不明显的生涩而紧张让折原临也在心中偷笑了好一会。该怎么解释只是想让一个面相纯良的大龄青年发挥自己年龄上的特点这样的理由呢?折原不语,靠在桌边喝了一杯咖啡,招呼静雄明天就去公司楼下的摄影棚见几个杂志的摄影师。

 

说来也幸运,静雄或许在这方面真的有某种天分,一米八几的个子不说,镜头感也强,一个新人竟也拍出了不错的效果。折原在旁边看,几个摄影师纷纷凑过来夸赞他这次捡到宝了,除了年龄大点,经验等其余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积累。

 

当天折原就问他,有个悬疑剧愿不愿意去演。

 

静雄讶异地看他,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回绝的余地,况且难道这种时候他一个新人还有选择权吗?就应承了下来。

 

折原也的确是圈中强手,静雄在他安排的训练下水深火热地过了几月,去试镜这部投资方众多的男四的角色竟然还过了,演一个正义的探员。当晚静雄坐在车后座,看驾驶座上自己的经纪人边开车边笑得花枝乱颤,说着“你这颜色头发做探员都要被开除了吧”,真的很担忧这人会不会把车开到水沟里去。

 

电视剧开机的那天折原带着他,和众多人打过招呼,把他往等待的座位上一丢就跑没影了。静雄打量着眼前行色匆匆的众人,想想还是再看一遍台词吧,眼前突然落下一道黑影。

 

“你好,我是淀切Shining的……”

 

静雄没听清楚他说什么,对面絮絮叨叨说了半天,又拉着他的手摇晃,忽然好像看见了什么,急匆匆就走了。静雄疑惑地扭头,折原临也缓缓踱过来,抛给他一个凶狠的眼神。

 

静雄不解,临也又不和他解释,只让他好好工作。

 

拍摄没遇到什么困难,平和岛静雄是那个羽岛幽平的哥哥这事,从来没刻意遮掩过,所以早就传开了,再加上经过折原临也嘱托下的造型师整理,静雄虽然只是在剧里演一个小探员,搭配他英气的眉毛也帅出了新高度,自然所有人都愿意对他好点。正义感的设定,对于初出茅庐的静雄也没什么难度,只当是本色出演,随着一些片花的流出,平和岛竟也圈起了一批粉。

 

他在组里住了小几个月,折原临也终于得空来接他休假回家。

 

因为年龄的关系,平和岛自认为不需要像其他年轻演员一样留经纪人无时无刻守着,临也就去忙自己的事去了,只是隔三差五才来看他一眼。静雄坐在副驾驶,临也把这几天的行程安排念给他,念完发现没有回应,扭头就看见一米八的男人缩成个虾米,双手抱胸早睡了过去。临也瞥见静雄眼底的青色,嘟囔了几句就随他睡了。

 

艺人即使是休假有时也有应酬,临也的派头再大,也不可能把所有的好资源都揽下,和各色人士的商谈必不可少。临也领着静雄到定好的酒店,来的制片方又不巧无酒不欢,人家能体谅静雄第二天一早还要上声乐课,临也就逃不掉了,喝得脸都皱起来。静雄抿着自己那杯,眼睛在桌面几人中来回转,最后还是停在临也身上,看他耳朵像是被刀划了口子,热度透过那红直直传到静雄这边来。

 

静雄嘴拙,有时又易冲动,临也特意叮嘱他宁愿不说话也不能乱说话,他听了经纪人的劝告憋了一肚子不忍,又看着对面对着衬衫开了两颗扣子的临也眼神的露骨,一等对方给了个明确的答复,也跟着扯了几句拉着临也迅速跑路。

 

车不能开了,静雄架着醉醺醺的临也从他口袋里掏手机给公司的司机渡草三郎打了个电话,两个人边走边吹风等人来接,临也瘫在他身上像是一块冒着滚滚热气的烤肉,卷一卷就能吃的那种。

 

趁着月光,静雄仔细打量起临也,这个人说是有25岁,但皮肤身材给人的感觉完全是个大学生,如果不是平时刻意显得经验丰富的神态,像现在这样阖着眼,被光芒照得脸颊白净的样子,比静雄印象里不知道乖巧了多少。

 

“别再看了,下一部有一个电车痴汉的角色,你要不要去试一下?”

 

临也闭着眼,不知道静雄突然愣住了,脸红了一阵,竟开始认真考虑这提议的可行性。



TBC.

评论(14)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