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 写的东西质量不定 _(:3」∠)_
Drrr静临
全职啥都吃 主周叶&喻黄
事实上还有All黄 All叶All倾向
快新←但没有产出
另外最近的新欢→太中 昊翔 维勇

【静临】和你一起在温暖的地方

已经无法摆脱写着写着就开始不正经♂的尿性了……orz……


不过总体还算是温馨清水小甜文?


——————————————————


  “——你干什么!”

  

  被推到墙上动手动脚,折原临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总能准确地找到自己嘴唇的位置,然后野蛮地堵上。

  

  大半夜的,进门灯都没开究竟是要干什么?!

  

  “嘶拉——”衣服被扯破的声音,临也扯了扯嘴角,双手抵住男人胸口,对准想象中裆部的位置屈膝重击。

  

  “唔哼——”

  

  唇上的触感脱离,临也长舒一口气。再看在视线中勉强能辨认的弯腰的金毛,坏笑回到他的脸上,青年惩罚性的,毫无愧疚感地敲敲男人的脑袋。

  

  打开灯,环视这个可以称得上是家的地方。空气中淡淡的油漆味还没散去,看来真的不该这么早回来,该在外面多待几个星期。也是,说到底还是这只草履虫的错,坚持要回来看看也不管装修是不是还没结束,气味散了才能住人的啊你个白痴!不过这家伙反正也没那么容易中毒死掉,哼。

  

  绕着屋子走了一圈,把一扇扇窗户都打开,让风吹进来。夜空下亮着光点的房屋和街道,站在巨大的落地窗面前都被踩在脚下,东京漂亮的繁华夜景,能看到这样景色正是适合自己的居住环境。伸手抚上光洁的玻璃镜面,手指散出的水蒸气很快在指尖周围晕出白色的雾滴,以前也有这样的感觉,不然一开始怎么会买下来作为据点呢。

  

  只不过。临也戳弄几下倒影中向这边走来的男人的脸,轻叹一口气。现在这个据点被称作家了呢。

  

  任由他将脑袋埋在自己颈间,情报屋很享受这样安静的一刻,紧贴着脖颈的唇张了张但什么都没发生。格外耐心地,临也等着对方说话。

  

  “我也是会痛的啊……”

  

  “……”

  

  什么,这种充斥着暧昧气息的时候还以为会有什么甜蜜的情话出现呢你居然和我说这个?!对破坏气氛的不满让临也翻了个白眼,冷笑着回道:“哦我还以为怪物连那里都是铁做的呢”

  

  “是不是你心里清楚。”

  

  “啊,我心里也觉得是这样呢。”

  

  毫不吝啬地挑衅着,自从某天起他们就是如此每天拌嘴度过,出去旅游一次也不能改变这类似紧张却又把握着微妙和平的关系,即使这所谓旅游在二人的好友看来,完全读作蜜月。

  

  “嘤嘤嘤真好啊我也想和塞尔提去度蜜月……”——在听说了这件事后,密医是这么说的。

  

  呵呵呵呵呵明明一年四季都基本不在家的人有什么脸说!

  

  临也揉了揉太阳穴,想到好友那张变态的脸就有点烦。时间不知何时就溜得快了,就像一心想要翘课的学生,喊个到证明自己存在并留下一堆琐碎的事情,然后就从后门跑得无影无踪,徒留记忆里模糊的记忆保留,连衣角都抓不住。

  

  可怕的腐女和宅男开始交往,娃娃脸少年已然长成了能独当一面的独色帮老大,无头骑士找回了她的头并且意外没有忘记几十年的同居人,开始没日没夜地周游世界,一连几个月家门紧锁,无法诊治这边时不时的伤情,给自己平添不少麻烦。

  天天被秀恩爱也是够了啊。

  

  “所以,偶尔出去,就不要这么早回来嘛……”

  

  不顾那家伙举着茶几停下来,一脸看白痴的表情,临也笑笑,蹬几下拖鞋挂到男人脖子上。这致使他和他的男人惯性地原地转了几个圈,差点扫到天花板上的水晶灯。

  

  “突然间又发什么神经。”

  

  “呐呐小静,你回来的目的不仅仅是不放心家里吧~”

  

  “唔”

  

  “诶~~~果然是啊,”跳到地上,手依然维持环着对方脖颈的姿势。临也狡黠地眨眨眼睛,贴近耳边吹气:“原来小静在外面做,会不习惯吗~?”

  

  “……啊啊你既然知道那就不用我说了吧。”静雄恼怒,涨红着脸将临也推搡进卧室按倒在床上,身体压了上去,凑近在他面前笑得张扬。

  

  “哟西。临也君,来做正事吧~”

  

  “小静变态。”

  

  “一边说着还解别人扣子的谁才是啊!”

  

  ……

  

  窗外冷风呼啸。

  屋子里暖意融融。

  

  

  所以说啊,

  

  冬天就应当飞去温暖的地方。

  

  ——————————————————

  

  最后一句#copy#

  

  


评论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