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 写的东西质量不定 _(:3」∠)_
Drrr静临
全职啥都吃 主周叶&喻黄
事实上还有All黄 All叶All倾向
快新←但没有产出
另外最近的新欢→太中 昊翔 维勇

【静临】Self. (半架空 吸血鬼*2设定)

XDD新坑啦写段子一年试一下长篇(/ω\)


……等等我找找手感……


——————————————————————


00.

  ……

  

        “你大可不必这样的。”男子抚上那张惨白的脸,银色戒指几乎要顺着瘦削的手指掉落,被他重新按回手指根部。

  

  他踮起脚尖,尽力凑近那对干涸到毫无血色的嘴唇——

  

  ……

  ……

  ……

  

01

  人类。复杂的生物。

  

  有着恶劣、贪婪的本性,一旦得到小利益就想要更多。对于付出和收获的比例从来得不到满足,却能厚颜无耻地指责他人的贪婪狂妄。白天行走在阳光下,夜晚却如同恶魔现出爪牙,在月光下铺开内心的阴暗面,吞噬成无边的黑暗。不满、嫉妒、痛恨、诅咒,恨不得扒在打压者的肩膀上——吸血……

  

  就像吸血鬼那样。

  

  

  

  无月的夜。巷子里的路灯闪了几下,在烫伤了围绕身边最后一只飞虫后干脆地坏掉,苍白打在匆匆经过的黑衣人脸上,血红色的反射闪现一下便隐入黑暗中。

  

  “呵。”

  折原临也听着后面毫无节奏的脚步声,脑海里计算着那个醉鬼——醉的吸血鬼还有多久就会追上自己。

  

  “也是够了啊……”

  

  连自己都能闻得到从伤口蔓延出的血腥味,巷子里萦绕着显得更加浓郁。蝙蝠扑扇翅膀的声音远远地在高处传来,预示着古老而神秘的物种接近的讯息。

  

  只是今天累了想抄近道回家而已,偏偏遇上这样的事,一开始还为自己证实了新物种的存在而高兴,虽说以前从自己的情报网已经有种种迹象暗示了或许除了无头骑士以及罪歌,世界上还有更多违背现今科学的存在。但是与类似于这种大概称之为吸血鬼的生物相遇的事,还是第一次。

  

  “喂喂……我还不想死啊……”

  

  折原临也勾起一个勉强的笑容,身体的状况自己最了解不过,如果那家伙能在这边倒下之前,因为太久得不到新鲜的血液而死的话,那就最好。反之以自己现在的体力和血流速度,撑不过五分钟没能甩掉它就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要往哪里跑呢?

  某个路口看起来有些熟悉,临也没有多想就拐了进去。路面宽了很多,却没聚集起多少亮光。跌跌撞撞的跑着,石子砖头甚至香蕉皮没有任何规律地出现,为了躲避,情报屋不得不跑成一条曲线,脑子已经乱成一锅粥,“现在还真是羡慕小静啊……有一个刀枪不入的身体什么的。”

  

  耳边嗡嗡作响,折原临也已经分不清是血流过多引起的耳鸣还是之前被平和岛静雄击中腹部所带来的后遗症,他想起就在几个小时之前,犬猿之仲一反常态地全力揍上他, 然后像是逃一样转身离开的事情。

  ——不,他要是用了全力,自己就不会还在这里的吧。

  那动作,好像是为了推开自己……?

  

  ……为什么?

  

  想事情想得出神,折原临也没注意到脚下的废旧易拉罐,一脚踏了上去,清晰听见脚踝处骨头发出的清脆声响。青年嘴角一僵,被绊到后踉踉跄跄的动作牵扯到胸腹的伤口更是让他倒抽一口冷气,失去平衡坐到了地上。

  见此情形身后的追赶者放慢了脚步,慢慢停在离情报屋不远的地方,然后病态笑着步步逼近。对血液的渴望已经让面前的生物完全没有了作为人应有的理性。情报屋不禁感到有些悲哀,明明是如此荣幸能让自己所爱的物种,为什么偏偏要逼自己动手呢?

  

  ——小刀投掷出来,带着割裂空气的声音扎中吸血鬼的肩。

  

  “唔呃——!”

  发出像是野兽般的惨叫,外表上如中年上班族的生物停顿了一下,动作似是卡带般,瞪大的眼睛紧盯得折原临也背上几乎要冒出冷汗。摒息僵持着,野兽抬手,竟生生把已穿透肩胛骨的刀片一段段拔出,飞出的深色血液溅到青年毫无血色的脸上。

  

  ……可恶。

  情报屋蹙起了眉,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连续掷出身上的存货,刀刀命中。虽然眼睛已经开始发昏,但在极近的距离下大多数还是扎到了很深的地方。膝盖的损伤让吸血鬼控制不住地跪倒在地上,没有任何支撑,连带着刀刃以及匕首都没入血肉模糊之中,号叫声寂静中传的很远。

  

  “果然是完全失去了身为人类时的智慧啊……”临也舒了口气,咬紧牙关摇摇晃晃地支起身体,“正好,那我就——!”

  

  一瞬间吸血鬼扑到了他的身上。

  “呵呵呵呵呵……”喉咙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情报屋听不清它说了什么,只看见有大滴大滴的唾液顺着露出的尖利獠牙滴下,自己的衣服已经湿了一片。刀刃因被抓住手腕无法动弹,临也用全身力气也不能完全把它推开,已经可以感觉到喷洒在脸上混着腥味的热气,情报屋鸡皮疙瘩都耸立起来。

  

  ——或许会死……?

  

  肩膀因为挣扎裸露出来,好几次触碰到了牙齿但都没来得及发力咬下。伤口还在流血,临也感到自己真的支撑不住了。

  

  从前那家伙咬我的时候就会很痛啊……

  

  眼前有些恍惚。似是幻觉,视线里出现了熟悉的金色,临也伸手报复地想扯那头耀眼的颜色,却没能触到实体。

  

  只好,放弃了吧。

  

  ……

  

  “嗷——!!”

  

  青年听见声音,尝试着睁开眼——

  面前的怪物轰然倒下。

  

  身后,有另一只怪物出现。

  

  

  TBC.

  


评论(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