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 写的东西质量不定 _(:3」∠)_
Drrr静临
全职啥都吃 主周叶&喻黄
事实上还有All黄 All叶All倾向
快新←但没有产出
另外最近的新欢→太中 昊翔 维勇

【静临】蠢狗 别啃我沙发 (╯°Д°)╯︵ ┻━┻

开学了o<--< 吃点肉渣渣安慰自己(´-ω-`)两发更完

#看新闻的脑洞#

#老梗轻拍#

  


  [正如折原临也所说的——]

  

  [这个世界要完蛋啦……!]

  

  ……

  

  看着自己的小号以无关者的身份对谣言推波助澜,折原临也觉得有些头痛,不禁用手指撑住了额头。柔软的黄色尾巴顺从地搭在他的手臂上,并随着微弱的呼吸起伏。

  尾巴的主人已经睡着,情报屋也只有在这种时候能够摸一摸那光洁的皮毛,用自己都觉得无奈的耐心和小心翼翼。

  

  其实那不过是吐槽罢了,世界不会怎样。也没见到除了自己家的这只,还有其他的地方出现这种怪事。

  

  ——平和岛静雄变成金毛犬了。

  

  对的就是金毛。那种毛长长的,耳朵耷拉着的犬种。不过平常的金毛一般会比较亲近人类,自己家的这只却凶得很,完全不像可以用作导盲犬的那个品种。

  

  啊啊说到导盲,你再啃我家沙发就把你眼睛抠出来哦。

  

  情报屋看看皮革被咬破露出里面海绵的自家沙发,再看看折起来的他放在桌角已经落了尘的小刀,是时候让后者见一下血了。

  

  不过还好的是静雄只是间断地变成狗的形态,一般情况下还是正常的人,只会在某些时候会像这样长出尾巴和耳朵,有时甚至变成汪的形态。到那时人的理智就基本没有了,逗弄一下就会咬人。

  

  ……还真是像个怪物呢……手指不自觉地揉捻对方尾巴上的一撮毛,突然蜷在地上野兽那对金色的耳朵动了动,吓得临也急忙收回抚摸着的手。

  

  可恶——!

  

  在那家伙变成这样之后已经过了不知道多久,总是在自己一不留神的时候就变成这个样子,糟糕的是最近出现的频率还有变多的趋势。情报屋想起前一天他牵着狗蹦哒到密医家里去,询问解决对策,结果听了一大堆不明所以的专有名词然后自家的宠物被拖进去打了几针,再然后自己只能苦逼地把麻药没过劲的大型犬抱回来……即使路上有搬运工的帮忙他还是抱了很长的路从楼下到楼上啊!!今天手臂都是酸疼的……

  

  结果这家伙维持现在这个形态已经过了一天了。

  

  想到这临也不禁想怒吼一句——黑医啊!不过那人说什么:“他会咬沙发之类的是因为你一直都不在家他很想你啊” ,开什么玩笑,我也没有老是出门……

  

  新罗用那张贱贱的脸挂着猥琐的笑容告诉他,一般宠物会这样乱吃东西,大多数是因为主人不在身边而导致情绪低落。所以犬静雄的肠胃病来源就是这个原因,这也成为他长时间保持这种姿态的缘由之一。至于另外的原因嘛,密医表示他需要进一步的解剖……啊不研究,才能清楚。

  

  不过在打了成分不明的几针后,据说只要这一觉睡醒了就能仅仅保留耳朵和尾巴,变回基本正常的样子。所以临也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出门,将犬科动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搬到自己身旁,好让自己在工作之余可以盯着这家伙的情况,等着他醒来。

  

  才没有想陪着他的意思呢。

  

  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地上的小脑袋动了一下,一会就变成了人的样子。熟悉的眼睛眨了眨,立刻就被揪着耳朵提起来。

  

  “疼疼疼疼疼——”

  

  “哦睡醒了?蛮舒服的嘛。”折原临也气哼哼地揪着那张脸移动到自己面前,咬牙切齿地望着那个人表情狰狞的面孔然后松了手,对方为了保持平衡把手臂撑到自己两侧的坐垫上,在几厘米之外的地方与他吹胡子瞪眼。

  

  “临也老弟哟,好久不见这么想我啊——?”被粗暴叫醒的静雄怒极反笑,压着身体一步步从上方压下来,坐在地上的临也无路可退,仰倒在铺着柔软地毯的地上。

  

  男人顶着那对明显异常的耳朵,如果临也要是看不见他身后快速晃动的尾巴几乎要以为要被野兽吃掉。

  

  诶开始兴奋起来了啊……这只野兽。

  

  临也的眼神亮了起来,下一刻湿润的触感出现在脖子上,男人像小狗一样用舌头舔舐青年裸露的脖子,动作却轻缓得像是挑逗。他扒下情报屋的外套,身下的皮肤在微微颤抖着。

  

  ‖好了接下来肯定是少儿不宜的场面了,害怕吃肉变胖的同学可以躲避啦。‖

  

  “一醒来就发情吗,果然小静无论做什么都是这么不经脑子……唔……”剩下的话被堵住变成断断续续的音节,折原临也感觉自己也有些蠢蠢欲动,毕竟因为害怕静雄在途中突然变成犬状,两个人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了。正当他准备闭起眼睛回吻对方的时候,行为却戛然而止。

  

  “……?”

  

  他睁眼看见男人隐忍的表情,眉毛紧锁着喉结轻颤。眼底的火苗仍在燃烧,如果不加制止就会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烧过的地方想必会糟糕透顶。

  

  但是情报屋却并不打算制止。

  

  “我……”

  

  “小静不用再顾忌什么了哦,”临也用手指点点对方的嘴边,”新罗那家伙说了,只要你睡醒了,以后就不用担心再变回去啦。”

  

  折原临也眼里笑意盈盈,微挑的唇角彻底掀飞了静雄的克制力。

  

  在男人再次欺身上来的时候,情报屋不得不自我安慰地想:“姑且相信那个变态一次。”

  

  ……

  

  TBC.


评论(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