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还瞎写
吸批吃周叶|忘羡|花怜|喻黄|静临|快新|太中| 昊翔|维勇

【静临】蠢狗我不是你的骨头 (╯°Д°)╯︵ ┻━┻

不要吐槽为什么静雄变成人之后不是果着的→_→

圈圈C慎#满满的荤菜orz


————————

  

  被拉低了衣领,男人的嘴唇从上蜿蜒而下,湿黏的触感让整个人染上焦躁,深V字形的领口之下也已经是一片狼藉。

  

  静雄仿佛不知疲倦地亲吻着一切他能够接触到的地方。至于不能接触到的,就直接把阻挡物撕开,举手投足之间就像要刨开泥土之下自己亲手掩埋的肉骨头,摩拳擦掌准备享受食物的大型犬类,眼里的精光不禁让折原临也抽了抽嘴角,后背渗出冷汗。

  

  “白痴——……嗯……窗帘……”

  

  刚想出声嘲讽的人只听见嘶拉一声,突然发现自己身上只剩下下面最后的一层遮挡。两条裤管已经被撕裂了连接起来的上半部分,皮带扣敲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圆圆的扣子没滚多久就停下来,致使临也不自觉地并起了双腿,眼里防范着看着静雄衣服乱糟糟地走过去拉上巨大落地窗的窗帘,然后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折回来,表情就像即将喷发的火山。

  

  “好了快给我把这脱掉。”

  

  “变态吗你,怎么可能……混蛋——!……”

  

  见临也因为气愤被扯坏了衣服不为所动,静雄只好亲自动手,抬起对方的小腿,一手支撑着一手游刃有余地扯下那条空荡荡的裤管。支撑的手也并没闲着,推上大腿的部位揉捏敏感的内侧。

  

  “呃……”

  

  见状临也羞红了脸,没办法阻止只能看着静雄在自己的大腿上上下其手,手抓住对方的头发。肉被他掐捏得泛起了红色,然后被手托着,指腹磨蹭着有温热的嘴唇凑上来作为抚慰。

  

  “这地方太久没见光了吧,感觉颜色更白了呢。”男人埋首在腿间嘴里吐出调戏一般的话语,顺便轻咬了一口留下齿痕。临也用空闲的脚踹他,反倒被固定住四肢,为了下一步动作的方便被单手抓住手腕扣在头顶。

  

  “……哼,也没有很久。”我根本从没注意过这些哼。

  冷笑一声,恶声恶气地顶撞回去,竖直向上不服气的视线却撞上对方陡然间严肃起来的神色。情报屋不能理解对方变化的原因,只注意到男人身后晃动的尾巴慢慢停止了下来,微眯的眼睛透露出更加危险的气息。

  

  “你这家伙——”

  

  然后情报屋亲眼看着自己的胖次,在男人青筋暴露的动作下,化成了渣渣。

  

  “……!”

  

  男人却不看他,将他翻转过去按住腰坐到自己身上。背后传来解皮带的声音,腹部被托着抬高了一点,布料和手背摩擦着后腰微微地痒。竟然仍在临也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有人双手握住他的臀侧,稍稍抬起,穴口就接触到了硬邦邦的东西。

  

  那东西在股间滑来滑去,充满攻击意味地在入口处戳刺了几下。

  

  “不、哈……不行还没——”被晃动着接受挑逗,临也只能紧闭着眼睛不争气地吐出断断续续的话。

  

  “很受欢迎的情报贩子啊?该死我怎么不在变成狗的时候正好咬死你呢——?”

  

  心中突然就像打了个结梗得难受,怒火掩盖下酸涩的感觉让静雄咬咬牙,将人向干涩的入口按了下去。

  

  “——!”

  

  猛然睁大的眼睛无神却立刻溢出了生理泪水,嘴唇张开,呼吸似乎停了一秒才开始颤抖地呼出气体。身体猛地绷直,伸长着脖子,按在男人膝盖上的手揪紧了裤子的布料。

  

  “呜、疼……”

  

  他低下头来,男人把他拉进怀里才看得见低垂的睫毛。臂弯里的身子抖得像坏掉的机器人,致使静雄于心不忍地闭着眼睛,按着对方后脑勺迎向自己。

  

  有我还不够吗……

  静雄依稀记得自己犬化时每天望着情报贩子踏着轻快的步子早出晚归,看家的时候独自在门背后贴着门板听外面的声音,希望下一个脚步声是那只蹦哒的跳蚤的。

  

  但虽然知道,却无法控制身体不这么固执。贴在门板上直接的骨传导让一切振动都变得清晰,直到轻微的锁眼声音响起,他才得以退开。

  然后临也看见的,就是伸着舌头给他叼好了拖鞋的金毛犬。

  以及让人冒火的一地棉絮。

  

  他总是出去很久,一直都是自己追不上的步调,好不容易抓住了可他似乎又是若即若离的样子,让静雄不禁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踏入了那只跳蚤的生活。

  

  他知道他为了自己的目的什么都做的出来,所以怎样……都不奇怪……

  

  “为什么要去外面……和别人做……”亲吻间隙断续的声音传来,临也睁开眼看见男人紧皱的眉头,突然想笑。后面撕裂性的疼痛也没能阻止他脑海里冒出顶着毛绒耳朵的男人,搭配上这样严肃的表情实在是有够滑稽。

  

  “嗯唔……是这样啊……”

  

  ——白痴。

  

  啊……好疼。

  

  努力控制因长时间绷紧的腰部肌肉抬起一点,进入小半截的东西被吸附着最终滑了出来。

  

  “还真是小气呢,明明除了你以外再没有……”

  

  他有些脱力地转过身靠在男人身上,胸膛挨着胸膛。对方沸腾着血液的声音由皮肤传递到这边,青年轻轻地闭上眼睛。

  

  担心什么。全部都是你的。

  

  “呼……诶什么?!”他长出一口气,却突然感到后面换了细一点的东西入侵。条件反射地缩紧了内壁,听见男人倒抽冷气的声音,他尴尬得脸快要镶进对方肩膀里去。

  

  “抱歉……”

  “抱歉……”

  

  同时因不同目的发出歉意的声音,两个人都愣住了,过了一会才有噗嗤噗嗤的水声继续被制造出来。临也抱着男人肩头,承受对方已经温柔不少却依然刺激的扩张。

  

  “那里……不要按……”

  

  “唔唔唔住手……”

  

  “嗯啊——”

  

  长久没有这么接触让青年的身体变得敏感不少,男人注意到这点,表情软化了下来注视那张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的脸。绯红的脸颊闪着点点发光的汗珠,在自己增加手指时猛然抿紧的唇角,还有已经哆哆嗦嗦吐出蜜液的顶端,静雄咽了一口口水,干涸得快要冒火的喉咙却丝毫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更烧起了欲望。

  

  看他轻轻喘息着,静雄终于忍受不住,将人调了个方向慢慢挤了进去。

  

  “啊啊——……”被抓住手的情报屋弓起背发出声音。

  

  把对方的腿分开到最大方便进入到更深的地方,自己从下面用腿阻挡想要并起来的动作,托起臀部上下冲撞起来。不打算安抚青年的前段,反正这副色(打码)情的身体依靠后面也能好好得到享受。

  

  然而有一条毛茸茸的东西不受控制地蜿蜒上白皙的大腿,金黄色卷过了张开的根部,用末梢的软毛悄悄扫着青年湿的一塌糊涂的顶端。

  

  “——!不要……不要……”

  

  贴着静雄胸膛的背突然开始剧烈地颤抖,在静雄没有想到的时候很快就释放出一波浓稠的液体,溅在黑色的酒保服裤子上。

  

  “……怎么这么快就去了。”男人皱起眉。

  

  “哈……嗯、还不是你……”

  

  青年喘着气撇开脸不看他,静雄越过临也的肩膀,才后知后觉清楚自己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

  

  尾巴的毛湿漉漉地黏在一块,此刻仍扒在临也刚射(打码)过一次之后软下来的东西上不住地挑逗。

  

  “……临也那不是我。”草履虫正色。

  

  “谁信啊你这只色狼……色狗!”

  

  “那么再来一次?”

  

  “不可以——……你个混蛋!”

  

  眼见着紧抿的唇线露出一声破绽,忠犬立刻伸出舌头舔舔,得到了开门的许可之后,金毛狗狗终于被放了进去开始新一轮的掠夺。

  

  “你这蠢狗……嗯……滚回你的窝去……”

  

  “别这么没心没肺地总叫人回去嘛。”乖巧地蹭蹭蹭,借机把自己埋入更深的地方。

  

  “!……喂要做就轻点!”

  

  “好的汪!”

  

  ……

  

  END.

  

  为何突然变成傻白甜我也不知道 (☍ㅎ_ㅎ)


评论(2)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