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 写的东西质量不定 _(:3」∠)_
Drrr静临
全职啥都吃 主周叶&喻黄
事实上还有All黄 All叶All倾向
快新←但没有产出
另外最近的新欢→太中 昊翔 维勇

【静临】愿你们终生相爱

写出了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比较散乱与原作基本无关的回忆吧。

临也超忆症设定。


  ————

  

  我会坐在这里,一件一件给你讲述那些你已经不记得,而我一辈子都不能忘记的事。

  

  ——————————

  

  阴雨天,空气潮湿得几乎能看到里面跳跃的液滴,悬浮在林梢上飘散开去,湿度闷得肺里发疼。

  

  此刻新芽刚出,颜色有些嫩。

  

  ————

  

  你身上都是水呢,还沾了灰,就好像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天你打完架灰头土脸的样子,头发也乱糟糟地,白色衬衫的侧腹上十几厘米的破损想必让你很心疼吧,我知道的。即使那时还不是幽君送你的酒保服,生活拮据的你还是十分珍惜。

  

  啊哈说到拮据,还不是因为你实在太暴力了总是损坏公物什么的,要赔偿是小静活该哦。

  

  不过继续挑衅你的我也是活该呢。第一次见,不对,那只是对于你来说而已,实际上我早有耳闻你这家伙的事迹,尽管好好调查了一番还是没能预料到你竟然如此超出平常,竟拔起了路牌还划伤了我的肩膀。

  

  明明上面写的是学校路段注意行人,你却还拿它来伤害他人,简直是不折不扣的干架机器啊。

  

  ——现在想想就更加觉得过分了。

  

  ……虽然你后来的后来为了补偿我总是任凭我发泄。

  

  也是那一次,我们第一次为了治伤在新罗家碰见,然后差点又打起来,可惜的是被搬运工制止了。那时谁也不知道这将会持续下去,伴随着一季又一季的花开花落,你这家伙却还没能在我手中真正死掉。

  

  真是遗憾啊,明明我还叫上卡车来撞你了呢,结果你竟然仅仅几秒就坐了起来,然后我就受到了惨不忍睹的伤害。眼眶都青了。

  

  真的哦,就像那天你脸上的灰一样,血丝与淤青混杂,你在上药的时候,眼睛眨了三下。

  

  ————

  

  空中有花瓣落到男子的头上,顺着黑发滑落下来。

  

  ————

  

  在那之后你会搭救被黑道陷害的我这点也是让我十分惊讶的。因为几天滴水未进神志已经有点不清,我只记得你特别凶狠地踢开了看管我的守卫,然后冲动地摇晃着我的帽子简直颠得我差点把胃酸给吐出来。真是笨蛋呢,我一个情报贩子会这么轻易被抓住把柄吗,谁需要你来救。

  

  而且你抱得我好紧,简直没事都要被你勒死了。

  

  废弃工厂里一股铁锈的气息,我的鼻腔里却全是你的味道,真是狡猾。你还一点都不手下留情地把我的头一把按在你的肩膀上,过分,况且你的胡渣痒痒地扎着我的额头。说实话我还为你如此少见的颓废模样偷偷嘲笑了你很久呢,并且在那之后每一天你醒来前,我都会用指甲揪你的胡子,因为如果下一刻你醒来,就会用他来扎我了,所以我要先把它拔掉。

  

  今天三根,明天五根。前天是七根,大前天是六根。

  即使每次都没能成功。你总会在中途就悄悄醒来,然后突然睁大眼睛吓我。

  

  ……无聊,像小孩子一样。

  

  说实话你那个所谓的跳蚤雷达是什么啊,你一直都没告诉我。每次问你你都是抓抓脑袋憋出一句谁知道啊,然后再追问就会发飙。啊啊真是的,这么冲动可是找不到老婆的哦。

  

  看吧果然如我所说,草履虫最终都是个单身汉。

  

  ————

  

  男子这次难得挪了一下位置,蹲了这么久即使是他也觉得累了,于是转过身坐到石阶上,背靠着冰凉的大理石眼神落在堆在地上金字塔一般的黄褐色落叶。

  

  因为衰老变得脆弱的树叶磨在地上发出不和谐的响声,刺激得男子感觉脊背一阵鸡皮疙瘩立起。而一将背靠上光滑的黑色石头,却觉得那温度有抚慰人心的力量,从脊椎骨攀升至心间,虽然只穿单薄的衣衫有点冷,还是不由得弯起浅笑,继续自言自语起来。

  

  ————

  

  但是你却知道啊,知道我的一切喜好。知道咖啡和牛奶我会选咖啡,比起去外面吃露西亚我更愿意在家把肉片亲手丢进锅里,不是不喜欢白色而是固执地选择黑色符合性格,还有,讨厌你喜欢人类……的事情。

  

  啊啊,果然我到最后一刻还是习惯性说谎。

  

  在地里冷不冷,是不是像我们两年三月二十七天前那次在森林里迷路的那般阴冷,但这次不能抱在一起取暖了。我也没有被你抱着的机会了。记得那路上有许多锯齿状的叶子,你用手护住我的脸免得被伸到小道上的树杈挂伤,一路上我都恨不得离你远点,因为太近了,我怕你发现你手心里的脸颊有那么不正常的温度。

  

  你会嫌弃地骂我心理阴暗然后在半夜为仍在电脑前工作的我开一盏灯;你会在我逛商场东张西望时不耐烦,却又接过我手中的袋子。你会在我不厌其烦闯祸的时候赏我一个爆栗,然后扯起路牌,挡到我身前。

  

  任何事情只要加上回忆,都会变得有所不同。

  

  而这次,你终于失手了。

  

  真可笑啊,三十九年两个月零二十七天,我们说着会杀死对方,你却死在毫不相干的人手上,让人觉得一切传说都是假的,你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

  

  额角两厘米的位置上,你的老年斑又多了一块,我明明知道死了的人是不会再生长这样的东西的,固执地不愿承认那是发现太晚产生的尸体特有的反应。你就像睡着了,脸上没有痛苦没有怨恨,青紫的嘴唇不能遮盖你岁月蹉跎依然坚毅的脸庞,躺在地上做一个安详的梦。

  

  啊啊我知道,那个梦里肯定没有我,捣乱你一生的闯祸精。

  

  不能再让你不省心了,不会再有下次了。

  

  至此,

  

  一切悲剧皆因死亡而结束。

  

  ————

  

  男子,或者应该说是老人,摇摇晃晃地起身。他转过来伸手握住墓碑的上缘,收紧手指似乎想让那个人也感受到这力度。

  然后松手,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没入及膝的雪花深处朦胧不知方向的未来。

  

  

  End.

  

  

——————————————

  

  一切悲剧皆因死亡而结束。——拜伦

  这段回忆是穿过了四季的,想表现临也每天都和静雄讲故事所以其实是断断续续地回忆,但好像没表现好orz 理解最好。超忆症设定感觉会比较符合临也可怕的大脑,具体设定上度娘问噜


评论(5)

热度(46)

  1. 玖児_小妹熊孩子一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