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还瞎写
吸批吃周叶|忘羡|花怜|喻黄|静临|快新|太中| 昊翔|维勇

【静临】深海之恋

近未来架空玄幻言情剧x

潜水员x2⊙ω⊙ 虽然做了功课可还是bug很多,不要太当真嘛quq

  

  ……

  

  折原临也戴好面罩,从船舷翻身跃入水中。

  

  海水从洋流深处伸着手臂将人包裹,即使下潜之前的准备工作有好好做到,来自幽暗下方的寒流还是冻得他打了个颤。他听见身后有入水声音,他没有看,摸了摸腰带然后向后伸手接过那人递过来的照明灯。

  “3Q~”他打出手势。

  “真是的,每次都忘记你是笨蛋吗?”对方用最近的新技术水下对讲机表示出鄙视,懒于启动自己这套装备的临也只好无奈地旋开话筒开关来回应对方。

  “啊啊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这种已经下水之后的时候才想起来。”

  对方不置可否。他等待那人降到和自己一样的高度,两人一起向深处下坠。

  

  临时被叫来在这里执行任务,折原临也的心几乎是崩溃的。原本的假期被分割开,就为了在这地中海里找一串某达官贵人在汽艇上游玩时丢失在海里的项链,即使只是在不足二十米深的水域也简直和大海捞针无异吧。要不是酬劳高的吓人,谁愿意接下这委托。

  临也吐了吐舌头,同时熟悉的触感传来,搭档平和岛静雄的手如以往一样抓住了自己的手臂。这家伙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主动要求跟着来让临也一阵感叹的叹息。包裹在潜水服中的皮肤似乎感受到对方传来的熨帖的暖意,这是他每次下潜过程中都会采取的行为,即使临也怎么争辩说活动不开也没有取消这仪式一般的举动。

  那就随他去吧。这么想着的临也不由自主靠近了一点那个常年发光放热的热源体,灯光下眼前已经隐隐约约能看见海底的砂砾。

  

  他划动着脚蹼着陆,调整了一下面罩位置以便能更清晰地看见与环境不协调的物体。根据提供的信息,那串项链的质量较大,他们负责搜索的这片区域洋流比较稳定,下沉的金属物体应该不会偏移太远。

  他赶走那个一直在自己身边徘徊的没主见的搭档,将灯光开到最大准备尽早结束任务。找得到固然好,找不到那就在冷水里泡个几十分钟象征性表示尽力算了。

  年轻的潜水员睁大眼睛,扫视脚底的水藻和软体动物。然而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圣弗罗托索的海域在阳光的照射下天生泛着淡淡的红色,他们从深水区逐渐上行,头顶的银白色波光越来越明显耀眼,偶尔阴影处闪现的反光往往是贝类抑或人造垃圾对天空的反馈。两人保持平均十米的距离,手里的金属探测器时不时响动最后发现都是乌龙的废旧金属。

  “喂,差不多回去了。”男人催促。

  “等一下。”

  属于他们的区域即将被巡视完成,临也划动几下,注意到远处模糊不清的黑暗里有个影子让人十分在意。他向前游去,手里的照明灯这时闪了几下,蓦地暗了下来。不过好在已经离海面不远还是看的清,临也没过多注意,用对讲机和静雄招呼了一声径自向迷雾那边移动过去,也不顾对方的呼唤。很快感觉似是闯进了一团密度略高的胶状物质中,在其中纠缠了很久就有之后挣脱开来时,他差点撞到一个几米高的物体身上。

  

  那是一尊海底的基督像。

  青铜的背影宽厚而坚实,铜绿上镶嵌着藻类和甲壳类生物,周围略显浑浊的海水流动温柔而缓慢,偶尔脱离主干束缚的深绿色从铜像上剥落,随海水漂到不可知的地方。

  临也退开几步,绕到前面去看雕像的全景。面容安详的主张着怀抱,肩头被阳光照耀着,并不是特别高大却让人不由自主地敬仰,就好像即将被护入安全的港湾。

  而事实上却完全相反。

  临也发现自己被困住出不去了。

  

  从刚才进来的地方开始,周围几米外的海水仿佛一下子变成了墙壁,推动不能。临也心慌地砸了几下,在这水中甚至连撞击的声音都没有,透明玻璃一般的外面静雄拨弄着脚蹼旁边的水草,根本没注意到这里。临也仰身向上游去,过一会却发现似乎永远都只会在原地,不能前进分毫。

  骗人的吧……

  他拍打固体一般的海水,手心明明感觉到了疼痛可拳头就像砸进了棉花一样安静。被砂砾掩埋了脚面的基督依然张着他的怀抱,而临也扭头之下乍一看之面容愈发诡异,从下方仰视竟是微妙的笑。密闭的空间中时间仿佛静止,只有不知是死是活的墨绿海藻伸着手臂招摇,还有死灰色的贝壳张着嘴僵硬地呼吸。

  

  小静……

  他扭回头,男人似乎终于发现视线里缺少了东西,四处张望着周身的水流忽而混乱起来。他握住照明灯四下扫射,从他的角度能看见的只有暗色千篇一律的海水,以及远方看不见的灰暗。他慌了,临也看着他手忙脚乱地旋开面罩侧边的按钮嘴唇张开喊着什么,看口型应该是他的名字,可是在他的世界里什么都听不到。男人悬挂腰间的氧气瓶扣带在水中飘舞着,比水底颜色更深的身影划到这边然后那边,最终又回到这里,停在咫尺之遥的那头缓缓沉了下去。

  临也缓缓曲起身子,在这单面镜的后面蹲下望着静雄隐在面罩下面消沉的脸。

  

  多么蠢的一张脸啊,明明我就在你面前,你却找不到我。

  

  年轻的潜水员伸出手指,戳了戳对面搭档的鼻尖,高挺的鼻梁上隐约有细密的汗珠,呼吸不顺畅的起伏也渐渐平缓下来归于沉寂。男人密密的睫毛低垂,琥珀色的眼睛暗淡无光,估计正在后悔为什么不死死抓住那只会乱蹦哒还会游泳的跳蚤,天知道他费了多少气力才走到这一步,在充满着危险的工作的间期,可以和那个人共同享受惬意的时光。结果一直以来的努力前功尽弃,他把重要的搭档,丢在了大海里。

  见这景象的临也竟不由得弯起了嘴角,随即抿紧,他起身绕到铜像前,望着那双依然张开的手,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他最后看一眼垂着头的男人,然后面对铜像,虔诚地闭上眼睛。

  

  仁慈的主啊,

  请你宽恕我的罪孽,我会承认我所有的过错,只求你能给予这个男人以恩赐,为此我愿献上这卑微的躯体作为活祭。

  我忏悔我的恶,

  所以无论怎样至少,请给这个人幸福。

  求你垂听我这样的祷告。

  阿门。

  

  青年将拇指食指中指相靠,轻触额头、心口和双肩。十字划完,他浮于水中的身躯突然感到一阵脱力,困倦侵袭而来,他睁开一条缝隙,眼前是基督安详的面容。

  ……

  他阖上眼,意识向着深不见底的海沟跌落而去。

  

  “……临也?临也!”

  “……诶、……小静?”潜水员睁开眼,放大N倍的脸几乎就要贴在一起,吓得他急忙退开几步,随即下意识抓住静雄的手,弄得男人身子一僵。

  “……咳怎么回事灯没电了还乱跑,想在这里喂鲨鱼吗,你跳蚤还不够塞牙缝的吧……喂怎么了?”

  男人疑惑,搭档游着游着就失去平衡歪倒在一边,他赶紧冲过去捞起他,各种摇晃都用过差点就使上人工呼吸了,对方终于转醒。而醒来就变成了这种愣神的样子。

  

  不应该啊,为了小静还以为要死了……

  诶不是说好用我换小静的幸福吗???

  

  收在腰间的手紧了紧,回答了没事临也抬眼与静雄相视一笑。他们回头,十几米之外的地方,铜锈斑驳的深渊基督张开怀抱拥着世界。

  

  并且一条手臂上还挂着闪闪发光的项链。

  

  End.


梗〈深渊基督〉:意大利北部热那亚省圣弗罗托索附近地中海中的水下耶稣塑像,放入海中目的是保护海员,是大理石来着不是铜→_→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