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 写的东西质量不定 _(:3」∠)_
Drrr静临
全职啥都吃 主周叶&喻黄
事实上还有All黄 All叶All倾向
快新←但没有产出
另外最近的新欢→太中 昊翔 维勇

【静临】你小屁孩你全家都是小屁孩ヽ(≧Д≦)ノ

狗血穿越梗,没有表达好非常抱歉quq

今天依然在OOC

61快乐~

  

151.

  “真是想不到,像小静这种粗神经的还会去孤儿院看望小孩?算了别把我可爱的人类吓坏了好吧……”

  BlaBla。平和岛静雄身边的情报贩子双手插在口袋,口里絮絮叨叨发表对静雄此行目的的看法,一句不带重复,听得男人啧了一声,揪过衣领在大街上啃了一口,然后看着对方嫌弃地撇开视线安静下来,男人颇为满意地咂咂嘴。

  “啊……真是无聊死了。”

  “有什么不可以的,这不是儿童节了嘛。”

  “……小静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日本过的是七五三。”

  “啰嗦。”

  说实话静雄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天突发奇想去儿童福利院是干什么,或许是因为前几天这家伙生日时看见的第一缕白发,抑或许是最近体力愈发下降的两人的缘故,静雄面容严肃,思考起是不是应该接触下小孩子来保持自己年轻的心态。

  ……然而他已经潜意识已经认为这并没有有什么卵用。况且身边这只完全不需要小孩子的熏陶。

  

  ……因为 (☍ㅎ_ㅎ)

  

  他现在仍旧是个小孩子→_→

  

  心累地看着临也坏心眼地躲在墙角扎爆路过小孩手上的气球,静雄感到真实的力不从心,上前揪了男子毛边帽子径自带到了福利院门口。面前俨然没有好好防护的围栏已经起了铁锈,间着天真烂漫的粉红色彩旗飘飘,大概是开放日。栏杆上挂着的牌子上写着探望时间,静雄抬手看了看表,在临也抱怨着整理衣领时男人已经抬脚迈了进去。

  一阵眩晕袭来,隐约有风铃声悦耳。

  两人皱着眉头慢慢眨着眼睁开,里面的景象比外面看起来更加不忍直视。简陋的砖木结构建筑,设计早已是过时大概已没什么地方在用。外墙油漆剥落大半好似斑秃病人,政府的资助显然还没分到这里,估计运转也是靠微薄的社会力量在支持。而一对对夫妇被围在大大小小一群孩子中的场景在这环境下就显得格外温暖。

  “叔叔叔叔,来和我们玩嘛……”

  一见到新进来的两人,不少小孩就拥了上来,静雄已经被拉走,而情报贩子还在为那几声叔叔黯然神伤。

  “临也……”静雄一步三回头。

  “小静你去吧。”情报屋挥了挥手,打发了围在身前的几个小孩走到不会被打扰的角落摁起手机。他从来就不怎么喜欢小孩子,不是必要时候对他们从来都是敬而远之。硬要说起来理由和他最初讨厌静雄是一样的,不按常理做事,时不时就有突发状况根本无法控制。

  所以说小静简直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嘛~

  抬了抬嘴角,手指哒哒按着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细微的声响。

  “……”

  多年依靠职业训练出的警惕性驱使他猛地转身,在看到身后空无一人时,立即转变为蹑手蹑脚的接近。他盖上了手机,小心翼翼地走过放置着各种扫帚杂物的墙角,探头望去,一个黑色头发的小男孩正扒着墙壁,伸长脖子往墙壁延伸的另一个方向和他做着同样的事情。

  刹那间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复苏。

  “唔……喂。”

  “!”

  小男孩惊讶转过来的神情只停留了一瞬,少见的红色眼瞳里无措很快就暗淡下来,转过身来背着手面向他一语不发。不似同龄人的反应让临也心中的预感更强烈几分,情报屋大概能知道他的意图,可还是走近发问:“你在干什么呢?”

  语气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什么都没有。”

  倔强的小孩别过脸不理他。

  “……”

  临也无奈,他想如果是这个孩子的话或许能比较好应付一点,然而事实却并不是这样,小家伙比平时见到的捣蛋鬼还倔。他注意到小男孩撇开的视线很快就被原来观察的方向重新吸引住,于是走到他身旁,与他一同看着围建筑物绕了一圈还能见到的开放日热闹景象。

  眼前一个面容乖巧的小女孩冲自己面前一对夫妇甜甜地笑着,眯起来的眼睛仿佛藏着碎金,闪闪地十分耀眼。那对夫妇也相视一笑,拉着小女孩谈论着什么。

  “真好呢,那个孩子要被领走了吧。”

  飘过空中他感叹的语气让小男孩颤抖了下,随即不屑地“切”了一声。

  “谁稀罕,还不是几个找不到自己爸爸妈妈的家伙。”

  “可是他们马上就会有新的爸爸妈妈了哦。”

  “那也不是亲生的,不是亲生的连礼物也没有。”

  “什么礼物?”

  临也盯着男孩咬紧的下唇,心里一清二楚但就仿佛自虐一般想看着小家伙亲口说出来。

  “……爸爸妈妈出去带回来的礼物,他们每次从外国回来都会带很多给我和舞流九琉璃的。”特征一般的红色眼眸里亮晶晶地,临也面前这个逃脱冷清家里跑到福利院玩耍的男孩死死地注视人群,暗沉的目光深处有星星点点的光芒闪烁。而临也知道那是什么。

  “他们总是出去,经常晚上醒来,梦见家里空得只有我和墙壁,但是旁边舞流九琉璃又在哭,爸爸妈妈又不知道去了哪里,”说这番话的男孩目光就像刀子锋利得让人生疼,感觉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不让自己哭出来。“我害怕那个梦是不是变成了现实。”

  

  “……没事的。”

  

  临也叹气。蹲下仰视那双不愿看向他的眼睛。

  他只想抱着那个淡然的少年,告诉他没有什么好害怕的,那些彷徨无助的场景不会出现,那只是梦,因为孤独被剜走一块的心脏溃烂滴血,他用双手捂着,指缝中血色流淌像泪滴。

  

  男孩吸了吸鼻子,酒红色的目光闪烁,飞快地瞟了他一眼,尴尬地跑了开去。临也听到后面的脚步声,维持蹲着的姿势托腮,指了指男孩的背影:

  

  “小静要不我们收养了那个小男孩吧?”

  

  男人一口否决:“不要。”

  

  随后又想起什么似的补充道:“开园时间快到了,把他带走,你能保证你出了这个大门还会在我身边?”

  

  “……小静你都听到了?”

  

  “啊,大概吧。”

  

  “……”

  

  ——怎么办好尴尬啊啊啊别跑那么快把我带走吧orz

  

  “……没有机会了。” 静雄一把拉起男子,对他咧嘴不羁一笑。“你想逃离我从现在起,正式成为不可能。”

  

  临也睁大了眼睛,然后翻个白眼无奈地掀了掀唇角。

  

  “……可恶的家伙。”

  

  End.

  

  不管不管我就是要过儿童节ヽ(≧Д≦)ノ

  ……然而今天并没有收到礼物orz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