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还瞎写
吸批吃周叶|忘羡|花怜|喻黄|静临|快新|太中| 昊翔|维勇

【静临】Self.07(吸血鬼x2 杏里妹妹好!)

与原作人物关系有出入

接下来静静大概不会出场很频繁吧……

07.

  ——————

  

  “你这个怪物!走开!……”

  

  “真是恶心……”

  

  “你已经没有资格继续留在这了,再不主动离开我们将对你进行猎杀……”

  

  ……

  「不要……不要……」

  

  「可恶可恶可恶——」

  

  ——!

  

  男人从睡梦中惊醒,带着布满额头的汗水和充血泛红的眼眶。

  口腔里诡异的触感愈发清晰起来。

  

  ——————

  

  “说起来杏里酱啊,一直以来都从未摘下过眼镜呢。”

  少女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和男子像这样和平地走在街上,身侧的人明显比自己大了六七岁,看起来却还真如他自己宣称的永远21岁的样子。周围穿梭而过的人群中有不少年纪与自己相仿的少女已经频频回头,在繁华商业街喧嚷的环境中和伙伴兴奋地交头接耳起来,谈论的对象自然是身边这位一脸程式化微笑的人。而杏里不幸也被这目光波及,和这样的人走在一起……生性胆怯的少女把头埋得更低了。

  “诶怎么了吗?难道是因为什么难以启齿的原因?啊抱歉抱歉,那我……”

  “啊没事的,只是近视实在太严重了,摘下来会很麻烦所以……”

  “哦原来是这样。”

  对话戛然而止。心思纤细的少女早就发现和自己对话之人的心不在焉,好像只是单纯的闲聊,正如他在街上请求送买完东西准备回家的自己回家的理由一样,并无逾距之事。这样有一搭没一搭谈天的方式很奇怪,要是让龙之峰同学知道了,肯定又会担心得一直重申他的断言了。

  ——「临也先生还是不要接近的好」

  身体里的声音依然在画框之外叫嚣着爱意,因为罪歌讨厌这个人连带着自己对男子也尽量敬而远之,而今日遇见他后的声音中却没有往日驱使自己砍人的言论,反而是隐约有不少疑惑的声音。

  再看旁边的男子,以自己对他仅有的了解本不应该出现冷场的人,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舔起了上唇。

  今天的临也先生,不对劲。

  

  这边情报屋也确实觉得自己今天的效率有些低下,动用眼线找到了园原杏里的位置后假装偶遇,计谋还挺成功,也没引起对方怀疑。然而他并不知道自己应该问什么,他下意识觉得这孩子应该多多少少对自己找到静雄有帮助,然而就凭对方是“被寄生者”的身份?这又不能说明什么,刚挑起来的话题又在自己的回应下中断,饶是他也对脱缰的事态有些束手无策。

  难道要他大着胆子问:杏里酱你知道我是吸血鬼吗?

  或者:你知不知道小静在哪里?

  ……根本不知道怎样开口啊。

  可是他目前想知道的、能把他的未来拉回原来轨道的秘密也就是这些罢了。

  啊啊小静你真是会给我找麻烦。

  “……到这里就可以了哦。”这么发着呆时少女小跑到面前转过了身,在临也看来是终于扛不住这气氛准备逃离了。他无声地叹了口气点点头准备应允时,一声破空的枪声传来。

  “让开——”他还没说完这句话。

  “铛!”

  戴着无框眼镜的文弱少女抢在他之前挡下了这一击,用不知道从身体哪个部位抽出的长刀,刀面反弹出清脆的声响。杏里的身形已挡在他之前,自己看起来就像在被一个未成年女生保护一样。

  然而他并没有过多在意这些,因为他很快注意到,身处的居民区道路尽头,有个略要高些的建筑物窗户上闪着光。

  他立刻将女生拉入了一旁的巷子里,靠在墙边小心地往那边看。周围一下子变得静悄悄地,就好像刚才那一枪只是个幻觉。他探头望去,记忆中那边并不是什么特殊的场所,大概对方只是雇了人窜入合适的地方等待着狙击而已。

  是谁呢?和平常一样来寻仇的人,还是和吸血鬼的事情有关?临也脑子里飞快转动着,就感觉身边有人拽了拽他的衣袖,手持刀具的园原杏里越过他向巷子外面挥舞了几下长柄武器,在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后先行走回了道路上。

  “喂很危险的。”

  “没关系,看起来临也先生正在被人追杀呢。”

  少女回身对他笑,眼睛里红色的光芒愈发鲜艳,全然不似平时给人弱气印象的女生。“你这种能力,究竟是怎么来的啊。”他问。

  “诶临也先生不知道吗?我还以为无论什么事情都不能瞒过您呢。”

  “敬语就省了吧。园原堂收到的这把刀还真是不可思议啊。”

  “……”

  少女突然低头不语,半晌才后退了几步小声说:“应该可以了临也先生,我该回去了。”

  “等等,如果可以的话方便给我讲讲这刀的过去吗?”

  临也一步踏出,近战型的他毕竟不适合应付狙击这种事情,但既然女生不怕的话,他也不好意思在别人的保护里多待。而且还有罪歌在。他突然觉得他有必要挖掘一下这刀的隐情,说不定会对自己的事情有所帮助。

  “……好的。”意外获得了答应。

  杏里咬咬牙,她此时深刻意识到龙之峰帝人判断之准确,面前这个人的确有着教唆别人做危险事情的能力。那双暗红色眼中的坚定和莫名执着的神情,不知道是不是男子的惯用伎俩,可是就是让人无法拒绝。她叹了口气。

  “那把刀,确切来说是个生命啊。”

  

  >>>

  “阁下,目标被人袭击。”

  “啊,是吗,怎么回事?”

  “不清楚,已经派人去狙击地点查看。”

  “好……收到结果给我答复。”

  “是。”

  ……

  放下手机,他握紧了拳头。身体里异样的感觉越来越清晰,他为了缓解压力摘下了手套,掌心摊开,让空气接触到掌心。

  彻骨地凉。

  

  TBC.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