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还瞎写
吸批吃周叶|忘羡|花怜|喻黄|静临|快新|太中| 昊翔|维勇

【静临】亲爱的你我

《竹马竹马》后续 依旧是ABO

孩子有 生子过程无(……)如有雷点请闪避

傻白甜到齁 还是打个OOC的预警好了→_→

  

  《亲爱的你我》

  

  究竟被这个家伙靠了多久了呢?

  折原临也不知道。明明前一晚累的是自己,叫的喉咙都哑了还被翻来覆去上了好几回合,把儿子都吵醒了。电车上的男人现在一副困的要死的样子,大脑袋枕在自己肩膀上,就差没把口水流自己一身。

  唉。

  临也叹了口气,他真的好担心啊小时候这家伙睡觉可是必流湿一枕巾的。

  ……当然这是夸张的说法,但至少为这事平和岛妈妈没少打静雄屁屁是真的。从小到大临也嘲笑过男人无数次,这件事即使到两人成为伴侣的两年后还时常被拿出来作为Omega与Alpha的日常谈资。终于临也嫌弃地挪开肩膀,在婴儿车里注视着这一切的平和岛静看着爸爸的脑袋随着电车摇晃一点一点,开心地想伸手去抓。

  然后他就抓到了。临也看着静雄被揪着头发痛呼着醒来,淡定地将儿子放回了小车里。

  “可恶的家伙……好痛……”平和岛静雄的起床气无处发泄,只能瞪了青年一眼。嘴上延续着无意义地哀嚎,眼神落到身边人拿着的报纸上,看着看着就入了神,完全忘了决定在自己儿子心中树立威严形象的事。“诶幽又要出新电影了。”Alpha咂咂嘴,目光一丝不苟地扫过介绍版面,看到了末尾。结果见阅读速度快得非人的临也迟迟没有翻页,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

  然后临也仿佛接收到信号一般,慢悠悠揭过了纸张,嘴角还带着淡淡的微笑。

  Boom——即将奔三的男人大脑被那个笑容炸开了花。

  他们坐在去某夏日祭的电车上,沿途并没有什么风景好看,所以脸红过后静雄只能和与自己对着干一样的儿子平和岛静干瞪眼。心里他又开始吐槽临也起的这个名字了,搞得他都不能正常的叫儿子小静,只能叫静静。

  嗯或许叫静一郎也挺好听的?可是孩他妈拒绝他也没办法。

  距离和临也挑明心迹的那一晚已经将近两年,平和岛静雄虽然没有一发就中,但两个不知廉耻的人床单滚着滚着就上瘾了,最终该来的还是在意料之中。孩子生下来后起名大事自然不能交给单细胞的草履虫,静雄就见病床上的临也抱着孩子扁扁嘴,说了一个总之他参不透其中深意的名字。

  平和岛静。

  平和岛静雄表示如此没营养的名字你也好意思说得出口。大男子主义的人不能接受给儿子起一个如此女性化的名字,然而脱口而出的“静一郎”被情报屋狠狠地嘲笑了。他想发火来着,但临也抚摸着新生儿打皱的皮肤,垂眉笑盈盈地说了句:

  “可是我很喜欢这个字啊。”

  小静。

  唉平和岛静雄又开始为他的妥协后悔了。

  到站下车。推着娃随人流拐到街上,静雄知道旁边已经颤抖起来的Omega愉悦心情快抑制不住了,默默推着车挤到路边买了根雪糕啃起来。果然临也站在路中间张着手臂热烈告白,吓到了周围一圈人。

  叹了口气,告诫完平和岛静不要学你麻麻,不耐烦舔着冰棍的男人没注意到身后凑过来一只脑袋,挤开他的脸咬走了冰棍剩下的三分之一。

  “……——喂你这一口也太大了吧!”

  “唔好冷好冷……什么别这么小气嘛小静。”

  对方微张着嘴呼出冷气,鼓起的包子脸搭配皱起的眉头显得十分滑稽,逗得儿子挥舞着细藕一般的手臂笑起来。二人低头,看到这样也难得地相视一笑。静雄于是拿剩下的冰棍去勾引儿子,在快要吃到的时候又忽地把手收回。平和岛静看着那白丝丝冒着冷气的东西越来越远,最后进了爸爸的嘴里,着急地哭了起来。

  然后孩他爸就被孩他妈赏了个爆栗。

  “小静~?”

  “……我错了……”

  临也无奈地把儿子抱起来,边走边拍着背安抚。静雄知道给这么大的小孩吃雪糕不好,推着车噔噔跑到一边买了个棒棒糖,剥开糖纸伸到儿子面前。小孩子总是容易被花花绿绿的东西吸引,趴在妈妈肩头的平和岛静眨着和爸爸一样的琥珀色眼睛,揪在临也大衣帽子上的手奋力地向前抓去。临也也放慢了脚步,于是糖在两双大眼睛的注视下进了小家伙的肚子,很快就满足地停止了哭泣。

  看着不到一岁扒着临也脖子笑起来有肉肉脸蛋的小家伙,平和岛静雄不禁发出啊我儿真是天使的感叹。

  帮临也把平和岛静放回车里由自己推着,静雄眼见Omega像一尾鱼一样窜入了人海的浪潮中,忽地不见了踪影。摸摸裤子的口袋安心自己有带手机,在平和岛静对着一边的熊本熊手舞足蹈接过它手里的气球时,静雄瞥见某家人潮拥挤的店门外面一个黑色的身影正朝自己拼命地挥手。

  “干什么啊——”

  “小静这里的限定款雪糕据说超好吃——”

  两个人隔空对喊着,静雄抱起娃想挤到人群前列,无奈他并不像情报屋那样喜欢被人类簇拥的感觉,扬了扬手让临也自己决定。吃那么多冰的东西是不是不好啊,他这么想着,灵巧的青年已经从人群中穿梭回来,递给他一个白色的甜筒。

  “喏。”

  “你的为什么和我的不一样?”静雄接过舔了一口,疑惑。

  “咖啡味的,想着小静这么喜欢喝牛奶就给你买了牛奶的。”临也舔舔嘴唇上淡褐色的奶油,目光飘落到静雄手里那份上。

  然后静雄也看着临也手上那份,两人神情古怪地对视一眼,忽然旁若无人地吧唧亲了一口。

  “……还不错 (๑→ܫ←) ”临也。

  “……难吃 (¬_¬`) ”静雄。

  “……”

  生气于如此不给面子的男人,临也拔腿就走,黑色的身影很快又隐入了太阳下山后愈显拥挤的人潮里。静雄想去追来着,然而推着儿童车无法移动得迅速,只能眼睁睁看着Omega钻入满是烟火气息的祭典当中,一向敏捷的身躯只要不想让人找到就不会有人能够找到。

  当然平和岛静雄除外,他们自小认识,对对方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静雄也不打算再追,他知道等那家伙放心不下儿子就会自己回来的。

  于是独身一人的年轻粑粑推着儿子,慢悠悠在夏日祭中逛了起来。平和岛静也没有为妈妈的不见着急,仿佛已经习惯了两个大人时不时的拌嘴冷战,当然他这么大的小孩说习惯什么的还是太早。他百无聊赖地在婴儿车里翻身啃起一旁的毯子,大概是要长牙了。静雄见此也买了一些适合小孩子吃的流食,蹲在路边一勺一勺喂着当晚餐。

  此时天上竟然下起了小雨,粗糙的男人并没有带伞,手忙脚乱之余能做到的只是将婴儿车的布棚放下,自己则不耐地站到仅能容纳一人的屋檐下面堪堪躲避。他想还是先打个电话吧,于是从通讯录里翻出了标有“孩他妈”的号码拨了出去,那头很快就被接起。

  “喂下雨了。”

  “拜托我又不是瞎的,看见啦。”

  “你在哪?”

  “告诉你在哪有什么用,你又没带伞。”

  “但是儿子要淋雨了。”

  “……可恶的家伙。”

  所以这回似乎是我赢了呢。平和岛静雄如此想道,心中的得意之情溢于言表。说出来似乎很没面子,以往几乎每次的冷战都是以自己的示弱告终,没办法折原临也的软肋太少,即使是摸遍过他全身的静雄也只找到寥寥几个。啊他又开始想歪了。说回软肋那最大的一块必定是平和岛静,静雄忽略心中一点点的醋意还是放出了这个杀手锏,果然换来对面气得咬牙的声音。

  “你在哪?”

  他也不再火上浇油了,又问了一遍然后朝着临也的指使走去。这样固然不能停留在遮蔽下了,平和岛掀开布棚和儿子招呼了一声,盖下来推着车子冲进了雨里。

  路上的行人纷纷打起伞的样子在沿街店家的灯光下显得十分浪漫,但平和岛静雄没有心情欣赏这些,他感觉自己的肩膀很快就湿透了,雨丝钻进脖子冷得他一个激灵,手上的推行也没有停止下来。男人开始出神,想念家里那张温暖的大床——king size,豪华配置,上面还有一个眼波流转的人斜倚着笑望自己,那是一幅多么让人血脉喷张的景象啊。他以前还曾经觉得这么一张脸长在这样恶毒的人身上真是暴敛天物,那还是在他年少轻狂被黑发少年气得丧失理智时的想法,现在想来,在这样湿冷的雨夜,有一个给自己暖床的人也未必是坏事。

  但首先,他得带着娃找到这个人。

  “真是的慢死啦,我儿子要是着凉了你……”

  “我给他盖好被子了,你站那别动。”

  “……诶?想不到小静智商还没被雨水冲走嘛,所以说——”

  “你真的好啰嗦啊。”

  “……你们走快点。”

  竟然被自己的伴侣嫌弃,电话这头的折原临也不甘心地闭了嘴,让静雄和孩子安静地赶路。但这显然不是情报贩子的作风,所以憋的难受的临也不禁在雨中凄苦地哀叹着“我想静静”,不过究竟是哪个静静我们暂且不提。

  “……死跳蚤你是怎么做到跑这么远的?!”

  “小静,我这边人越来越少了你能不能快点啊。啊,还涨水了。”

  “……啊啊啊再等一下!”

  静雄开始有些着急了,推着婴儿车的人脚底呼呼生风,隐约能听见平和岛静在车里稚嫩的笑声,似乎觉得这样很刺激,也或许是为马上能见到妈妈而高兴。而平和岛静雄此刻却内疚地觉得自己可能是世界上最不负责任的爸爸,哪有把婴儿车当成火车头一样开的。

  终于眼里出现了熟悉的身影。

  “还没来吗……”

  面前的背影无聊地用脚尖划着没过鞋面的积水,电话和空气中传来同样的声音。静雄皱眉打量着对方撑着伞还把自己搞得一身湿的身影,青年似乎没注意到这边,男人只好无奈地对着电话开口。

  “来,转个身。”

  “咦?”

  看见背后整个淋成败犬样子的男人,临也勾起的嘴角僵在嘴边,转而爆发出让静雄觉得面子都被丢尽的大笑。他严肃着脸,看临也跳跃着步子跑到自己面前,先蹲下身查看了儿子的状况,得到满意的结果后才直起身,笑容满面地看着静雄,像摸宠物一样摸了摸那个金色的大脑袋。

  静雄也没办法,只好低下头任青年给大汪奖赏。

  “淋成这样……小静平常都是不带伞的吗?”然而摸够了,临也收回手,用略带责怪的眼神看着静雄。静雄被这眼神看得脸一热,梗着脖子一把拉过临也的手带进怀里:“你带不就行了。”

  “——喂你全身都是湿的啊放开我!”

  静雄才不听,按着青年后脑勺的手忽地把头发揉乱想要这家伙和自己一样,得到Omega没什么用的反抗。过了一会抵着临也的头顶,Alpha若无其事地开口道:

  “啊啊,你吓到我了,你准备怎么补偿?”

  “……好啦再给你买一个特别限定的雪糕。”

  “那种东西才不需要,”静雄撇撇嘴一脸不屑的样子,松开手推着婴儿车也丝毫不见停顿,“用你自己来补偿吧。”

  “……啧,变态草履虫。”

  静雄可没忽略那人嘴角浅浅的弧度,率先走进了雨里,等着临也撑伞追上来。

  “走了临也,回家。”

  “是是~”

  Omega追逐着那个背影跑上前,一把伞能把三个人都遮在伞下。

  

  END.


评论(12)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