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还瞎写
吸批吃周叶|忘羡|花怜|喻黄|静临|快新|太中| 昊翔|维勇

【静临】豌豆王子

洞比脑还大233 童话豌豆公主paro

新罗年龄操作注意 巨大的ooc

  

  《豌豆王子》

  

  从前,有个名叫折原临也的王子。样貌端得是眉清目秀,倾国倾城……别急,这可不是专门用来形容女子的词汇,他一张能言善辩的嘴,只要愿意,收复多少个国家都没有问题,谁让他总是能轻易抓住邻国那些老古董的弱点,加以威逼利诱,故恶名千里远扬。

  但还是有不少的公主违背父亲的心愿,芳心暗许了这个被人称为人渣的王子。因为帅。

  折原家的城堡建在名为池袋的高耸雪山上,那里终年飘雪,只有山脚下才偶有绿地,但这不妨碍公主们隔三差五的觐见。作为附属国人的她们并不会得到多少阻拦,带着随从骑士,来到皇宫内定期举办的舞会上,羞涩但又勇敢地请求临也王子和她们跳一支舞。

  虽然总是得到拒绝,但是能看见意中人对自己歉疚的笑容,她们还是喜滋滋地坐回了座位上。

  而端坐上位的临也王子看见周围没人了,却是冷淡地撇下了前一秒上翘的嘴角,不屑地冷哼一声。

  无聊。

  这句话被一旁的侍卫门田京平听见了,悄悄转告了这个国家真正的统治者,岸谷新罗国王。

  唉呀怎么会这样呢,我还以为他玩得很开心呢。

  岸谷国王担忧地说着,眼镜后的眉间打起了结。这几年他眼角的皱纹已经越来越多了,于是他遣散了众人,叫折原临也回房间去准备和他谈谈心。

  所以临也一打开自己的房门,就看到国王和他的无头妖精皇后坐在自己钟爱的懒人沙发上玩喂食play的场景。

  ……他退了出去。

  “喂喂临也?!”

  ……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他浑浑僵僵地听着算是自己养父养母的国王和皇后痛心疾首的控诉和怨念。其中一人表情声泪俱下,态度诚恳到家,问着啊你最近是不是又树敌了新宿那里发来的联姻你为什么不答应那个妹子明明长得那么好看临也你都要奔三了到底还想不想娶媳妇了?!

  那些可都是真正的公主啊。

  临也耸肩,说真正的公主才不会像这些女人一样娇滴滴地,应该是有勇有谋,敢于上阵杀敌……

  新罗:你想找个男的就直说。

  临也:……

  总之国王也没说不同意,他提的唯一要求就是一定要是货真价实的公主或王子。自从他遇到了无头妖精,要求一切与她相关的东西都要是无可挑剔的。临也也懒得和他计较,对外放出了招亲布告,然后在弄清楚国王检验真伪的方式竟是在九十九床被子下放一颗豌豆来测试公主or王子皮肤的娇嫩度之后,嘴唇一扬,有了主意。

  

  在一个三人举家到山脚树林度假的夜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

  新罗隔着门问。他本是想出来与塞尔提二人世界的,所以没带侍卫有点害怕。至于为了捣乱跟过来的临也在他预料之外,作为一家之主的他只好拿着个锅铲躲门后问话。

  小木屋外狂风暴雨,新罗从门缝里不仅能听见呼呼的风声,还有呼呼的喘气声。低沉的嗓音响起。

  你是国王吧,开门。

  新罗摒住了呼吸。门口的人停顿了一下,有些不自然地再度开口。

  我是真正的王子,来提亲。

  新罗感觉自己脑袋被雷开了花,这是什么人啊,提亲也真会挑时间。不会是骗子吧。他一脸委屈害怕的表情默默躲到了刚下楼的塞尔提身后。

  而站在厨房倒水喝的临也闻言挑起了眉毛,在新罗防备的目光下打开了门。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呃……哈哈这位王子你怎么这么狼狈啊。”

  临也见了来人笑得停不下来,新罗好奇之余为了维护皇家尊严于是整了整衣服拨开临也,自己亲自上来接待客人,但看清门口全身湿透如败犬的人之后还是没忍住噗了一声。

  来来来先进来,要不先洗个澡吧?

  最终还是塞尔提用纸笔写下字迹,礼貌地请这个自称王子的人先去浴室。

  然后在这人低头用毛巾擦头发的时候,新罗端出长辈的架势坐在一旁盘问起来。

  你说你是真正的王子?来提亲?叫什么名字?

  答:平和岛静雄,是王子,不信问他。

  新罗顺着男人手指看见被水呛到的折原临也。后者边咳嗽边摆手,说我又不认识你问我干什么,然后在新罗疑惑地回头时狠狠剜了男人一眼。

  于是平和岛对新罗摊手:反正是,你可以考验我。

  ……

  新罗看着男人躺到被九十九床被子叠得老高的床上,道过晚安后暗自庆幸这栋皇家别院储存的被子还够多。而且有豌豆还没发霉。想到不省心的养子,新罗papa长叹一口气。

  在经过走廊准备回去补眠的时候,余光瞥见厨房里黑色衣服的身影端着杯子,翘着腿把玩着。

  诶?今晚他好像一直在喝水耶。

  但早已步入中年的国王并没有多想,摇摇晃晃地走回房间扑向有无头妖精的大床。

  

  第二天,新罗早起看见的就是客厅里临也给昨晚才见面的男人捏肩的惊悚场面。

  “还疼吗?”

  “疼。”

  见到新罗进来,沙发上的男人一跃而起,揪住国王的领子质问为什么我睡一晚上这么不舒服,腰酸背痛的,你们国家的床都是这样凹凸不平的吗!

  靠在沙发上的临也也淡淡地望着这边,对新罗说看到了吧,他是真正的王子没差了,你不是早想把我赶出去好和无头妖精二人世界吗,这次我同意。

  诶诶同意?

  新罗眼镜差点掉下来,他总觉得一切发生得太快,有哪里怪怪地,但是又想不明白,不过总之喜闻乐见地把临也拱手送了出去。

  在国王转身上楼对夫人宣布喜讯时,某王子和明明应该是前一天才见面的人对视一眼,给了个赞扬的笑容。

  

  这两人才不是第一次见面。平和岛静雄也不是货真价实的王子,他和折原临也相会在几年前的一场舞会,他只是个邻国护送公主的骑士,而对方是几年中迅速扩充领地的国家王子,然而却在一从簇拥着他的年轻公主们中注意到了他。

  而平和岛也在一来二去的交往中,认识到这个人和坊间流传的一样——

  真的是货真价实的人渣。

  但他还是在临也告诉他国王的打算时,很不争气地照做了。虽然过程由于他的不经脑子有些混乱,但结果还是让面前这人十分满意的。

  直到略低的身体扶上自己肩膀时,他还有些恍惚,低头看着仰起头对他狡黠眨眼的他的王子,意识到了这是对方准备好了的信号。定期舞会的习惯并没有改变,这次还因为帝国的王子订婚所以更加盛大,似乎池袋山上终年不化的雪也没有那么冷了,大家都在注视着。

  于是搂着他的腰,迈步跳起曾经被无数公主求之不得的与这个人的舞蹈。而且这个高贵的王子跳的还是女步,让在面对这个凭言语就可以攻占国家的人时,一直以为自己处于弱势的静雄脸上一阵阵发燥。

  于是豌豆王子,抑或说是豌豆骑士,把握住对方腰身的手更加收紧了。

  而正如所有童话故事都要有的结局一样,

  从此王子和王子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END.

  

  我只是想要摸个鱼[手动再见]

  没头没尾的故事 意会则可( מּ,_מּ)

  


评论(8)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