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 写的东西质量不定 _(:3」∠)_
Drrr静临
全职啥都吃 主周叶&喻黄
事实上还有All黄 All叶All倾向
快新←但没有产出
另外最近的新欢→太中 昊翔 维勇

【静临】拉灯(嗯)

竹马竹马后续第二弹

ABO设,10.2结婚日不结婚怎么行呢,来迟了但也请相信我的爱x

  

  《拉灯》

  

  先动的人,是谁?

  

  雪藏了两个月的弹簧刀又出现在静雄面前,这让男人的行动僵硬了一瞬,旋即更加不管不顾地向对方扑去。悬挂在帐篷顶部的照明灯晃了晃,从外面看起来里面两个身影纠缠了几下,最终一个还是被另一个压了下去。

  “喂……放开我……!”

  “临也老弟哟,这么想要谋杀亲夫吗?”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平和岛静雄其实是很生气的,虽然他现在的表情在熟悉他的青梅竹马面前充其量是雷声大雨点小的表现,但不得不说,在看见那把自从他标记临也之后再也没出现过的弹簧刀时,男人一瞬间有种寒心的感觉。

  什么啊,还以为这家伙早把它丢了呢……

  天真地以为自己的伴侣被标记后就会从良的alpha指间用力拗弯了那块他看不爽很久的刀片,低下头凑到对方颈边,犬类动物一般嗅了嗅。

  甜的。不是错觉。

  “所以说我没事啦,真不敢相信小静的狗鼻子原来还会出错啊哪里有什么香味,小静确定不是周围哪家的omega发情了?”

  被压在下面的情报屋面上残留一丝尴尬,为了掩饰改用挑衅的眼神盯着静雄,仿佛在嘲讽他的伴侣竟对不明来历的信息素蠢蠢欲动。人群就在不远处,海滩上的风猎猎作响,将热烈的欢呼声裹携至此,时时提醒着临也在这样的环境下与男人摩擦出火花是件多么需要谨慎的事。

  他们现在可是露营,海边还开着篝火晚会。虽然男人把帐篷搭在相对远离人群的地方,但万一有个什么人路过的,在灯光的照耀下里面的情况可是一览无余啊。

  “……不是。”

  静雄也很纠结,明明距离他的omega上一次发情才过了两个月,按理说一年一次的发情期应该不会这么快来啊,怎么这家伙身上的香味会这么浓呢?

  难道这家伙,周期乱掉了?

  他摇摇头那是女性omega身上才会发生的事,临也是一个大男人自己是验证过的,没理由在被标记过后还会出现如此不正常的事,但这是怎么回事?

  静雄十分确信这味道是自己熟悉的、来自这家伙身上的信息素,把头埋在对方胸前再三确认之后,他发现自己石更了。

  而与他紧紧挨着的临也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呼吸滞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

  还是被发现了吗……

  折原临也发誓事情发展成这样真的超乎他的预料,来海边度蜜月的两人其实前一天才扯的证,没有通知任何人仅仅是静雄知会了自己的弟弟,而临也这边顾忌着两个妹妹的风格,索性对亲友那边就啥也没说,以防半途出岔。

  可谁曾想,平和岛幽的一条仅有“祝福”两字的推特就让折原双子猜出了大概,火速通知了母上大人不说,还看似特别纯良地送了贺礼过来——一瓶不明液体。

  “……”

  临也很怀疑。

  然而这不明液体长得一副红酒样子,在上门的二人耍赖撒泼之下,临也和静雄不得不交挽着手臂喝了下去,以所谓“交杯酒”的名义,随后omega第一时间就悄悄给自己注射了藏起很久的抑制剂。

  以他对两个妹妹的了解,这绝对是有备无患。结果他还真猜对了。

  唯一没有料到的是这东西的效果竟然这么强劲,即使使用了抑制剂也让静雄闻到了疑似发情的味道。

  野兽的鼻子真是可怕。

  这么叹息着的临也已经按住了在他身上拱来拱去的脑袋,从帐篷外能看见一个身影挣扎着坐起来,伸手关掉了灯。

  然后一切都隐入黑暗。

  

  ……

  

  如果再给静雄一次机会,他想他不会在他的竹马变得疏远时暴躁地反击,会选择温和的途径,或许这样就能更早发现临也的秘密。

  如果再给临也一次机会,他想他还是会将手中的那把小刀对准静雄,只有这样他才能在这个人心中占据不可替代的位置,恨比爱要刻骨得多。

  但是没有如果,无论是不得已的相杀还是看似无希望的单箭头,都将走到尽头。而有抑制剂就会有催化剂,二人的催化剂不仅仅是那瓶酒,还有年复一年的陪伴和习惯。

  这羁绊强大得足够将两个极端糅合,生出共生的藤蔓,然后,势必将缠得更紧啊。

  

  END.

  

  满分作文√

  ……我到底在写什么orz


评论(10)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