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还瞎写
吸批吃周叶|忘羡|花怜|喻黄|静临|快新|太中| 昊翔|维勇

【静临】Jack-o-lanterns (万圣节做个瓜(。))

万圣节相关 甜甜甜

两只老老的吸血鬼的故事 与那篇吸血鬼长篇无关

今日双更 帅不帅!

  

  《Jack-o-lanterns》

  

  黑发的Jack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南瓜排放在厨房的流理台上。

  他生前做尽了坏事,死后上不了天堂;又因为嘲笑魔鬼,于是连地狱也去不了。他已经数不清自己在这个世间徘徊度过的时间了,或许几年?或许几十年?管他呢。他将最后一个南瓜安置好,拍了拍那圆滚滚的黄色肚子,满足地转身去取要用到的工具了。

  和他一样的吸血鬼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维持着想要换台的姿势看青年笑意盈盈地蹭到自己身边。

  哦称呼青年是不对的,他们少说都有上百岁了。名叫折原临也的恶魔扬起唇角,露出那对明显不似人类的犬齿,亲昵地将手臂环在平和岛静雄的脖颈上,额头抵着额头对他笑。

  平和岛静雄随即意会,关掉电视站起身来,顺手把沙发上的人也拉了一把,此刻正站在他脚面上。

  “怎么了?不是要做南瓜灯吗?”

  他看着低他一些的红色眼睛,里面水光泛滥着,在头顶的暖黄色吊灯下仿佛坠入了星辰。很久以前他就为这双眼睛深深沉迷了进去,至今仍未离开那片红色的湖。

  “……唔唔,没事。”

  临也眨眨眼睛,拉着静雄来到他刚准备好的厨房。这地方他们实在不怎么用,灰尘是刚才才打扫干净的,全都是临也一个人忙活了一下午,每到这一天他总是这么积极。静雄也不想打扰他的兴致,在恋人的注视下哗地撑开许久不用的折叠圆桌,将对方放在流理台上的一个较小的南瓜搬了上来。

  “诶才不要呢,小静我们从最大的那个开始做不行吗?”

  “不行。”静雄有些无奈,他无视了对方略带盼望指向那个最漂亮的南瓜的手指,摸了一把临也撅着嘴的脸。“一年没做这种灯了,总要先练一下手不是?”

  “可是……”

  “到时候把那个最大的放到院子里,太丑的话今年也没有小朋友会来要糖吃哦。”

  “……好吧。”

  这么说着临也果然不再抱怨了,静雄看着那个把南瓜翻来覆去观察形状的身影就止不住地想发笑。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很喜欢人类,尽管他们二人已经在这个居民稀少的郊区定居了这么多年,从放映的黑白胶卷一直到有电脑电视空调的现代,他对于热闹气氛的渴望也一直没有消减下去。周围也有邻居,但是平时都和他们保持着距离,因为谁也不想和两个平时看起来无所事事作息也很诡异的人拉上关系,这让临也十分不开心。而只有每年的这个时候,万圣节,才会有附近洋溢着年轻气息的小孩成群结队,挨家挨户地喊道“trick or treat”。

  那么今年,会有人类来敲这两只吸血鬼的门吗?

  平和岛只是走了一下神,临也已经用尖尖的指甲在南瓜的顶盖上扎出了一个圆,甩着一把菜刀就划了下去。说实话看他这么大阵仗平和岛静雄也有些怕,生怕他一个不小心砍到手什么的。要知道他可是吸血鬼,难免一见血就会兴奋,压着恋人一激动就在灶台上做些什么也不是没有的事……

  想到这平和岛静雄觉得自己实在有些禽兽了,明明平常走到街上看见血液都没什么问题,偏偏对这家伙身上的红色执着得可怕。他眼前折原临也握着菜刀,随着咔嗞咔嗞的声响瓜蒂周围出现了一个圆,红色的眼睛紧紧盯着手下的动作,轻轻咬着嘴唇的举动充分说明他此刻有多么的认真。

  无论是那双眼睛,还是那片嘴唇都……

  哦也许他是故意的也说不定。

  男人面无表情地看临也握着瓜蒂扯了半天也没把顶盖给提起来,听到他轻巧的一声“哎呀失误了”才咬牙切齿地夺过他手中的刀。

  “得意忘形了吧。”这家伙分明没有认真在切,明明知道刀朝外侧的话盖子会被卡住,切出上小下大的切口这还是多少年前会犯的错误啊,平和岛看不过去地将顶盖又切大了一圈,谁知回天乏术,搞出来的南瓜丑得可怜。

  “多亏你,我们可以换换菜谱了。”

  静雄撇嘴,他一向是个节俭的人,啊不鬼,浪费这种事他实在做不出来,登时他脑海里就闪过了一百种让这个厨房短期内活跃起来的菜式,南瓜饼南瓜粥南瓜汤南瓜体盛——

  好像哪里不对。

  此刻折原临也还在兀自给自己辩解着,什么“还不是小静你一直盯着我看我会紧张”“唉在草履虫面前炫耀一把的机会就这样没了”,等等一系列话语源源不断地从那两片薄唇中倾泻出来,以至于平和岛静雄忍无可忍,凑近在对方的嘴上咬了一口了事。

  然后两人就开始和谐而安静的携手工作。

  一个南瓜,由临也用吸血鬼可以伸缩的指甲在顶盖处轻轻划出一个圈,再由静雄挥舞着菜刀将顶盖切出来,打开,露出里面黄色的瓤。到这时临也就会扬着勺子大把大把地把不需要的瓜肉挖出来,留出几厘米的皮等待雕琢。当然这雕琢的工作是由静雄来完成的,每次都被临也嫌弃做工粗糙让他也憋了一肚子火,再看到对方用随身带的弹簧刀将自己刻出来的粗糙切面熟练地削平顿时又口服心服,思想又成功飘忽到这跳蚤玩刀怎么这么溜的迷之自豪感中。

  在他们将最大也是最成功的那个Jack-o-lanterns放到门口不久之后,不知道多久没有接待过客人的吸血鬼巢穴就迎来了今年的第一批光顾者。

  “Trick or treat!”

  临也打开门后似是有些发愣,面前几个小孩子都是他没见过的新面孔,他在这个城区居住了太长时间,一代又一代的人出生、长大、死去,虽说不上见证,但时间的流逝让他既烦躁又无能为力。他将早已准备好的糖果点心放到领头的小男孩手上,那张带着半张面具的小脸惊奇之下笑成了一朵花,他们原本以为这边的房子里住的是两个怪人,谁知长得这么年轻又好看,还会发糖给他们吃。

  孩子们喜滋滋地走了,注视他们的背影临也也终于扯出一丝笑。其实一直在这个世间游荡也挺好,能一直看着自己喜欢的人类,灵魂永生不会消亡,他有无尽的时间可以看着这群时而经受打击的生物,再最后又重新站起来。循环往复,不休不止。

  当然,目前他对那其中哪一个小孩会拿到那颗味道迥异的糖果更加在意。

  身后有人越过他的腰将门关上了,伸出的手臂就这样搭在临也的腰部没有拿下来,呼吸间有个毛茸茸的脑袋搭在了自己肩膀上,临也看着门上被顶灯自上而下打出来的影子,伸手揉了揉那一头乱糟糟的金发。

  平和岛静雄侧过头,与他交换了一个吻。

  他了解他,所以知道此刻的他有必要用行动表态:

  我还在。

  

  曾经有一个叫做Jack的人,他狡猾,他恶劣,他敢于捉弄魔鬼,于是他不仅上不了天堂,也下不了地狱。谁知上帝竟派了那个魔鬼来陪伴他,在永生的岁月里,悄然将他曾经的抱怨一点一滴变成了习惯,变成温暖。

  

  End.

  

  Jack:传说中因为捉弄恶魔因此在死后只能在世间不停行走的人,他手里的萝卜现在演变成了南瓜灯(。

  考据癖请放过我!(抱头跑)


评论(7)

热度(73)

  1. 玖児_小妹熊孩子一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