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还瞎写
吸批吃周叶|忘羡|花怜|喻黄|静临|快新|太中| 昊翔|维勇

【静临】暗恋

  上个月真的好忙qwq 写个玛丽苏的校园爱情故事暖手

  同宿舍的幼驯染大学生设定 苏苏的静静和不自觉暗恋的临临

  OOC _(:3」∠)_写完就掉粉orz

  

  《暗恋》

  

  他将手心的小纸团搓开,再揉皱,用指尖捏了捏,回头看见教室后门被几个女生围住相谈甚欢的某人,最终还是扬手扔了过去。

  很可惜,没中。

  但是他的目的达到了,他还没来得及在心里吐槽自己这难得一见的糟糕的准头,某人就感受到了响动停下说话。向这个方向看过来的一瞬间他条件反射地把头撇向了另一边,趴到桌子上。

  ——……我在干什么。

  背对着对方撇下了嘴,正巧上课铃打响了,他感觉到身旁有人拉开椅子,动作不大地坐了下来,有一个白色的东西掠过他眼前,落在他垫在额头下的手臂上。

  “上课咯。”声音有那么一点好笑的感觉。

  “……”

  临也坐起来,收起脸上所有不满的表情抬头,摊开课本。

  

  折原临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幼驯染变成了这一个样受人欢迎的人。

  明明在高中还整天和校外不良少年打架,屡屡被教导主任抓去处分。虽然最初起因是他们的一次吵架,于是叛逆的少年特意制造了一起误会让平和岛静雄被人找茬。他知道幼驯染身上的怪力,所以怀着恶作剧的心情在天台的边缘注视了全过程。

  结果静雄一偏头就看见了他。

  然后就被后来传开名号的干架机器抓下来一顿暴打——说是暴打,那时的折原临也只有逃的份,所以平和岛静雄并没有做什么别的,只是曲起手指弹了一下他的脑门,收回手还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指关节,再看看折原临也的脸。

  他以为临也会痛得晕过去,或者额头立刻肿起来什么的,然而当初的只看到幼驯染不同于自己刚打完架的白净的脸庞一点点染上粉色,然后自己胸膛上就扎上了一柄小刀。

  追得临也满操场跑的静雄不会知道,彼时控制不了力度的他,想让人只是轻微疼痛却克制过了头,弹到幼驯染额头上的下手轻到了温柔的地步。

  临也也当然不会告诉他。

  虽是无心,从那之后静雄的名气就传了出去,来找他打架的小混混越来越多,每一天放学后的操场都可以看见灰头土脸的金发男生操着篮球架挥舞,而一个穿着一身黑的少年坐在墙边,看见人都跑了,再悄悄凑近对方背后来上一道偷袭。虽然这偷袭直到毕业都从未得手罢了。

  所以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呢?身边这个男孩一下子变成男人了。

  平和岛静雄坐在他伸手可及的隔壁座位上,衬衫上有种说不出的气味。干净的,阳光的。明明现在住在一起用同样的洗衣粉,那种味道却复制不了。这自从二人考上一个大学入了一个班一个宿舍开始,就让从前就被对方说身上有特殊臭味的临也耿耿于怀,像现在他后脑勺几乎贴着静雄手臂,这味道就一丝丝地飘过来,撩动他的鼻腔他的喉咙。

  他想起每晚对方给他掖被子,那贴到额头上的柔软触感也带着这种气味。

  “……”

  似乎是想到什么画面,折原临也的头向边上缩了缩,又勉强撑起来听课了。

  而旁边的静雄顿了顿记着东西的手,没说什么。

  

  “跳蚤你先走吧,我一会有事。”

  “帮那个女生搬东西?”

  “我很快就回去。”

  “哈哈……。”

  他想说什么来嘲讽对方这种婆婆妈妈的报备,最终嗤了一声摆摆手走出了教室,走廊上他掏出手机浏览网页,出来后经过教室窗外,无意间却看到原本自己的座位上,坐了另一个女生。

  而她红着脸低着头,嘴唇翕动,对面静雄一副尴尬的样子,是傻子都能看出来的告白场景。

  临也差点就要忍不住笑出声,因为他的幼驯染表情实在是太愚蠢了。

  他靠到墙角,听里面断断续续的对话。能分辨出女生轻微的啜泣声让静雄手忙脚乱了起来,掏纸巾以及凳子挪动的声音在临也脑海里形成一副画面,他顾着笑,在听见格外清晰的一句“我不能答应你”时停了下来。

  ?怎么不答应呢?草履虫被人表白多难得的事情啊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啊。

  然而他却不可抑制地在脑海里想象起男人的样子——有一个已经出名的偶像弟弟,幼驯染的颜值也是处于平均水平以上的类型。深邃的眉眼和瘦高的身材,对每一个友好待他的人都是足够温柔平和的性格,虽然还是时常控制不住力气,但这些年已经有越变越好的趋势,换了个城市也没再闯出什么祸来。他忽然意识到,不知不觉中,他的幼驯染已由当初打架之后丑兮兮的小孩变成了如今这样在世人眼前值得喜欢的对象,临也心里涩涩地。

  好像自己一开始被人嫌弃的玩具最后变得抢手了从此开始不属于自己了一样。

  而且那样温柔的态度,他从来不会对着自己。

  “……哼。”

  如果要以为这时候临也会转身离开就太天真了,他跳起来,敲了敲窗户,在里面两人惊讶地看过来而且静雄一脸被抓奸表情的目光注视下,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小静,”他呲牙,“欺负女生是不对的哦。”

  “啊啊死跳蚤我没有……”里面的人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好好的发型顿时乱成了鸡窝,他看看一脸微笑的临也再看看身边愣住的女生,转身对后者说了一句抱歉,然后跳窗落到临也身边。

  他对女生挥挥手,拉起临也穿的毛边大衣帽子转身就走。

  “喂喂这样走掉真的好么,小静可能错过了这次机会就要孤独终老了哦。”

  “怎么可能!”平和岛静雄瞥他一眼,走到没人的地方将他摁在花坛边的长椅上坐下,两手握着他的肩膀神情仿佛要吃了自己的幼驯染。

  “呃……小静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临也见这阵仗吓得没话说,想找话题一开口就被截住。

  “你不是在生气吧?”

  啊?临也愣了一瞬,随即牵起一个莫名其妙的笑容,“生什么气?如果说气你刚刚这么粗暴地扯我的帽子那是有点——”

  “我不知道刚才的女生是想和我……和我……我不会答应她的你不要想多了!”

  “什么想多啊……”临也看着面前的男人脸色憋的有点红,感觉有些好笑,从小他就知道这个人表面看起来毛毛糙糙,实际是个内心能一直默默暗恋一个对他好的牛奶姐姐的十分纯情的人。

  当然他也知道这个人并没有他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讨厌自己,虽然平时恶声恶气地,但也会……

  他不会说出其实自己每天晚上都在装睡而且故意把被子踢的到处飞的事实,以及为了等那个晚安吻的真实目的。

  “……”

  “……”

  “……那你刚才干嘛偷听。”

  “我没有!我——”

  “你没有多想就好。”静雄叹了口气,抬头看临也的眼神带上了庆幸和安心。

  “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拒绝她的原因是——”

  “停停停,我不感兴趣……”

  “是因为你。”

  “……什——”

  “死跳蚤,我太过在乎你了。”

  折原临也刚准备的一套滔滔不绝的说辞突然就卡了壳。

  想起这应该是自己今天第无数次被打断想说的话了,这个人从来在某些方面就是这样毫不讲理,偏偏他还毫无办法。他二十岁的脑袋明明应该是转得最快的时刻,此刻却长时间地处于当机状态中,幼驯染看他难得愣神的表情更加得意了,扬起嘴角骄傲得如同挑衅,却让人一点也气不起来。

  “不过也没想到你也会嫉妒啊。”

  “……哈,我怎么可能——”

  “那你喜欢我吗?”那双一直用温柔目光看待他人的眼睛此刻正注视着临也,琥珀色之中蕴含的情感不容拒绝。

  “如果喜欢,就别说话。”

  他不知作何反应,只好憋着满腹的牢骚,满脸通红。

  

  夜晚。

  折原临也躺在宿舍的床上,游神思考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虽然他是时常在上课时会看着静雄的侧脸发呆,但是这就说明自己对那只草履虫有超出幼驯染关系的想法吗?

  他觉得没有。

  然而浴室的门开了,他又条件反射地闭上眼睛。

  ——真蠢。

  他咬了咬牙,感受到静雄走到他面前压上了床铺,温热的呼吸拂在他脸上,停了仿佛一个世纪之久。然后他听见一声轻笑,嘴唇被蜻蜓点水地啄了一下之后,面前的热量终于消散远离。

  而床上装睡的某人才猛然想起那些偷窥被抓包的课堂上,被轻描淡写指指黑板让有些狼狈的他听课时对方嘴角的笑意。

  他想自己绝对是疯了才在刚才那么傻地继续装睡。

  啊真是气死了。

  

  End.

  

  顺便开个400fo点文,300在写啦

  其实cp可以不限于静临啦,全职相关也可以

  

  另外或许会开始写一些其他cp的文,之后更新可能会更加缓慢,因为想冷静一下 _(:3」∠)_ 感觉自己的短篇都千篇一律的调调orz


评论(24)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