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 写的东西质量不定 _(:3」∠)_
Drrr静临
全职啥都吃 主周叶&喻黄
事实上还有All黄 All叶All倾向
快新←但没有产出
另外最近的新欢→太中 昊翔 维勇

【静临】是你的女仆装。不,是你的(上)

  迟到的静诞贺文 污污污 OOC太久没写文
  300fo的还债。。来打扰的双子和临也女仆装字母文一起写,我真聪明√
  
  《是你的女仆装。不,是你的》上
  
  临也闭着眼,踹了静雄一脚。
  对方没醒,他的脚踝在昏睡的人裸露出来的毛腿上蹭了蹭,被刮得有些痒,从另一边滑了下去。然后是长达两分钟的沉默。直到取代电话铃响起门铃声时,临也才睁开眼,看着静雄的背影眨眨眼睛想起什么,扶着额头一脸痛苦地从床上坐起来,掀开被子走到床下去。
  离开之前还有些不服气似的,又走回来用踩到地上冰凉的脚底踏到那个人乱七八糟睡裤外面露出的半边屁股上。
  “谁啊?”
  他的嗓子有些沙哑,对着对讲机的声音隐约带着晨起的怒气。
  “阿——临——哥——”
  “……”临也挂回了听筒。屏幕上折原双子凑到摄像头前的面孔一下子暗下来。
  他觉得在顶楼都能听到楼下大门外自己两个妹妹,或者说只是那个聒噪一点的吵闹声。
  “——诶诶诶突然就挂阿临哥好过分!!不过要是快一点开门的话我和九琉姐会原谅你的哦!”再次接起的听筒里面依然不依不饶。
  “大早上的你们两个跑来干嘛?”
  “不早,11(时)。”
  “……”
  临也叹气,再次重复了问题才从舞流的嘴里套出“来静雄哥家里等待来访的幽平君”的答案。在讨论到为什么确信羽岛幽平今天会来哥哥家时,线路两头的三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下,然后以九琉璃的轻笑和舞流的淫【】笑结束了这一话题。
  “阿临哥外面好冷哦,真的不让我们进去吗?”
  画质不甚清晰也能看见自己妹妹贴到镜头前水汪汪的眼睛,折原临也明知是假,还是深吸口气闭眼按了开门按钮,放下听筒就奔进卧室。
  “小静你还有一分钟的时间穿裤子遮起你的屁股。”
  
  “果然我们到了阿临哥和静雄哥还在刷牙嘛。”
  在卫生间门口探头探脑的折原舞流被倒腾湿漉漉刘海的哥哥丢了个白眼,一掌呼到额头上。并排站在里面的静雄擦干嘴,越过堵在门口的临也走出来对妹妹们笑了笑,解释道平和岛幽可能会晚点过来。
  “没关系没关系!”新戏要上映的人即使是一月的严冬也要跑通告,这点自然清楚的折原双子笑眯眯地说出了让两个屋主表情产生裂缝的话,“幽平君什么时候来我们就什么时候走!”
  “……”
  “……”
  ——你弟弟今天真的会来?
  ——不知道。
  ——那你信誓旦旦的样子是什么啊?!
  ——因为去年来了……?
  折原临也翻了个白眼,去年不光是羽岛幽平来了,还有无头骑士和密医,痛车和来良组,再加上矢雾诚二那个罪恶的男人与他的两个后宫。几乎所有和静雄有点关系的人都聚在了一起,在他们两个地主的地盘上吃起了好似永远都不会腻的火锅。
  如此,才让折原临也特地为平和岛静雄准备的礼物拖到很晚才拿出手,两个人也因此搞到凌晨三点才睡。
  于是以防这种情况再度发生,二人早在前一天就约定好了,今年的生日炮要从傍晚开始。
  “说好早点睡觉的,现在又泡汤了。”
  好不容易熬过了闹腾的一下午,在厨房切菜准备晚饭的折原临也愤愤然将刀扎进了案板,叉着腰盯着面前一摊不成样子的白菜。
  “好了怎么说也是你妹妹,包容一下啦。”
  临也抬头看他一眼,怎么看怎么觉得说出这话的人晚上又是一副禽兽样实在是一种讽刺。他将切好的东西丢给一旁倒腾锅铲的男人,走到门缝处观察到两个妹妹都在沙发上规规矩矩地看电视,回来时嘴角就挂上了坏笑。窗外的天已经黑下来了,他特意用十分温柔且脆弱的声音压低了在静雄耳边说:
  “那么今晚可要对我温柔一点哦。”
  静雄顿了一下,突然从背脊感到一阵恶寒,他呲牙咧嘴地回道想早睡肯定得【哔】一些一边把临也推开,油锅滋滋冒烟的声音听在临也耳里无形渲染了话语的危险性,让他顺应着静雄的阻挡整个人都贴在男人背上,油香在狭小的空间里弥漫开来。
  青年不安分地用双手在男人的腋下挑逗,被一把按住,捉到肚子上环起来。
  “警告你别乱动啊。”
  “是是、”
  但是那双手还是在平和岛静雄的腹肌上打起了圈,贴在静雄背上的人露出一张奸笑的脸,如愿以偿等到男人把他赶出厨房。
  
  吃过晚饭两人就感到无聊了,平常夜里肆无忌惮的你撩我炸都因为两个未成年人闷进了肚子里。这天还没能够睡午觉——因为临也的不服输,被两个妹妹称之为腐烂的假期生活暂时没有了午睡这个选项,于是临也和静雄也不能借此机会关上门感受一下独处气氛,而是现在一人分坐沙发两边。中间的三人席被抱在一起的折原双子占用,对着电视机里平和岛幽的录播电影尖叫欢呼。
  当然平和岛静雄对此还是有些许兴趣的,只不过当他从屏幕上收回目光看见对面折原临也撅起的嘴唇时,看过无数次的电影就被放到了一旁。
  他向着对面使眼色:怎么了?
  临也:“……哼。”
  “怎么了阿临哥,难道是不喜欢幽平君的电影?”自己的两个妹妹闻声纷纷看过来,带着一脸疑惑的神情让临也有些不耐地站起来。
  落地窗外华灯初上,折原临也再一次觉得平和岛家的男人都不能是好惹的,面前这个他等了好几年才等到,现在他弟弟也要人来等。
  “没。小静不如给你弟弟打个电话吧,被这两人吵得我都烦了。”
  真奇怪,平常和草履虫在家都是干什么来着?
  怎么都想不起来。飘忽的目光落到电影上,中世纪的吸血鬼城堡里尽是卑躬屈膝的仆人和女佣,来来去去忙碌不停,使得男女主人公想找个僻静的地方亲热都难,径直上了阁楼。
  “噫虽然幽君怀里抱着别的女人,但是我的心脏还是要跳出来了一般!呐呐静雄哥那边接通了没有我和九琉姐都迫不及待想要见到电视里的吸血鬼伯爵了!!”
  “对,女仆装,带。”
  看着九琉璃从身后变魔术一般拿出与影片中女主角同款的女仆装,临也抽了抽嘴角,视线一转看见静雄那边好像是接通了的样子。眉眼一下子温柔下来的人无视两边扒着自己手臂的女孩,照例的寒暄仿佛永远找不到重点,只希望能多说几句话。
  “在西口公园实拍?好好,我知道了,这边有两个小姑娘想过去。”
  静雄放下电话,对九琉璃和舞流交代了一下,两个妹妹蹦跳着到了门口,才好像忽然想起来似的招招手叫了临也过去。
  “又怎么了?”临也无奈。
  “阿临哥这套女仆装就送你啦,穿上给静雄哥一个惊喜吧!静雄哥——”
  还没等临也做出反应,舞流提高了音量,看见电视机前的静雄转过头来之后扬了扬手里的衣服塞进临也怀里,比划了一下,最后坏笑着和九琉璃一块喊了声生日快乐。
  门关上的一瞬间,临也感觉有什么被点燃了。
  
  TBC.

……不想写啦感觉语无伦次地( •̥́ ˍ •̀ू )

评论(8)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