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 写的东西质量不定 _(:3」∠)_
Drrr静临
全职啥都吃 主周叶&喻黄
事实上还有All黄 All叶All倾向
快新←但没有产出
另外最近的新欢→太中 昊翔 维勇

【静临】Old Enemy

  300fo的点文最后一篇,静雄发现被敌人追击后的临也,发现自己心疼了爱上了的奇奇怪怪的爱情故事w写出来的时间线大概是暧昧期
  手机不方便就不艾特了,之前的点文都没人认领在想是不是因为拖欠太久已经取关了_(:з」∠)_……
  
  《Old Enemy》
  
  第一次。
  这是第一次,折原临也在路上见到平和岛静雄没有凑上来挑衅,而是径直跑走的。
  平和岛静雄太阳镜都没来得及摘下,那个黑色的身影就从身边急匆匆地跑了过去,连一个眼神都没留给他,即使大衣的衣摆已经拍到他手背。那双琥珀色的眸子有一瞬的睁大,无可掩饰的惊讶已经出卖了他。
  马路旁开过的车掀起一阵灰,平和岛感到心中的火气像刚被点燃的干柴,被忽如其来的一盆水哗地下去只剩下火星。
  该死的……这种被无视的感觉……
  他固执地不愿回头看一眼,似乎回头就会被耍一样,径直走回了家。
  这只不过是平常的一天而已。
  收债归来的干架机器起初是这么想的。
  在他灌了三瓶牛奶之后打开门看到门口靠着的人之前。
  “……临也——???!!!”
  句子的前半句还是怒意满满,后半句是未成声的惊讶,在发现对方浸了血液的毛领时,莫名的冲动让他一把将人扛进了家。
  有什么从下午见到这个人开始,就不对劲。
  平和岛静雄从小就是经常受伤的体质,即使在已经进化得刀枪不入的现在,家里医药箱里的存货还是挺富余的。虽然一些感冒药之类的早已经过期,但绷带还是管够。折原临也大概是跑到他家门口后就失去了知觉,平和岛静雄只知道那个人身上不停在出血却又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只好剥了那人身上厚重的外套扔到一边,小心翼翼地卷起他的长袖下摆。
  他为什么要小心翼翼呢?平和岛一边动作一边也在问自己。
  是后背被割了一道,掀起衣服时轻微的拉扯感疼得晕过去的人皱了皱眉头,喉间滚出的痛呼使他看起来有了点生气,不再是刚扛回来时那种身上除了黑色红色就是惨白的样子。不是很重的伤,伤口不深只是面积较大看起来吓人而已,平和岛熟练地给他擦洗过身子,上了药,只是在必须环过折原的腰缠上绷带时被近在眼前的白色皮肤晃了眼睛。
  沙发不太平整,此刻只能趴着休息的折原临也估计会睡不安稳,于是平和岛静雄把人扛到了自己的卧室,走之前给光着上身的人把被角掖好。
  一切好像没什么不对……
  没有不对就有鬼了!
  在沙发上翻了一晚上的静雄终于滚到了地板上,顾不得穿拖鞋就冲进了隐隐传来呻吟的里间。由于伤口的原因折原临也开始发烧,热得发红的脸颊上密布汗水,被子被蹬开,皮肤稍微被碰一下都会一阵颤抖。
  所以说他为什么要这么上心啊???!
  平和岛一边唾弃着自己一边塞了两粒退烧药给情报屋,才过期一周应该还能用,物理降温的方式也用上了,只不过因为折原临也只能趴着,侧着头放不下一个冰毛巾所以只好由静雄一直举着。
  冰凉的东西刚放上去躺床上的青年就抖了抖,胡乱挥舞的手也被静雄单手固定住,捂在被子里。双腿倒是安分点,可大概是因为已经没力气踢蹬了。平和岛静雄用着别扭的姿势靠床坐下,不自觉去数情报屋根根分明的眼睫毛,直到手里反抗的力度减小,平和岛才从被子里抽出汗湿的手心,把被子盖回了原样。
  刚拿下来的毛巾正反面的温度都不同了,折原临也的额头倒是凉了下来,可是还不够,一会就又会重新发热。静雄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打了一盆冷水重新浸过毛巾,躺到临也身边又盖了上去。灼热的呼吸扫在脖子上,比平时略显急促的节奏充分说明了这个人此时的不安和脆弱。
  对啊脆弱,这个平时平和岛静雄绝对不会用到这个人身上的词语。
  说出来似乎都显矫情,这个人平时耀武扬威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怎么可能让人联系到现在的状态,面对自己时还能那么大胆地凑上来,在这个世界上这样不怕死的大概就只有这一个了吧。论战力,平和岛静雄绝对能甩折原临也一条街,毕竟再灵巧的花式在绝对是力量面前都是小兵,但为什么两个人能对峙这么久,从高中的初遇到即将迈入三十代的现在,谁也没赢过谁,谁也没被彻底杀死呢?
  是什么呢?那个让自己总是手下留情的原因?
  被子似乎因为这个多出来的存在而格外温暖了起来,平和岛学着对方的姿势也趴在床上,一边感受左边脸颊被压迫的滋味一边观察那个人面向自己的右脸鼓起来的样子。瘦削的脸颊突然多了肉让他有些不习惯,睫毛微微颤抖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呼吸还是睡得依旧不安稳。
  在做噩梦吗……这家伙的噩梦里会是什么?抑或说这家伙还会有害怕的东西?能直面飞过来的自贩机面不改色的,这只跳蚤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平和岛将毛巾拎起来翻面,黑暗中扯到了折原临也的头发,只听到嘶地一声抽气,平和岛就僵住不动了。
  刚才那一瞬间,他发自内心地不想那个人就这样醒过来。
  如果是这个人,在发现自己住在宿敌家里一定会跳起来立刻逃跑的吧,拖着这具还缠着绷带的身体,衣服都没穿甚至直接从楼上跳下去。他应该是知道自己家住5楼的吧,以他的性子或许会一试也说不定。
  说到底,这家伙不是死了好么,为什么自己要捡——姑且算是捡——他回来呢?如果就这样跑掉不是更好?自己也不用纠结现在的迷之心境,明天、或许要到几周后他的伤好了再在街上遇到,也不会尴尬了。
  如果这个人根本不会尴尬那还另说。
  记得那一次追他到死胡同里,三面都是建筑工地的棚子,最后的一面被自己守住了跑不掉。这个人靠在墙面喘气的样子也是挑衅得很,可自己硬是从中读出了暗示的味道,心照不宣——应该是心照不宣地卖了个破绽。
  他从善如流地逃跑,头也没回一下,背影轻快得像一只小鸟,飞出笼子进入了新的天地。自己却在那一瞬间感觉自己离他更近了,无形的界限几乎触手可及,他却选择让他离开。
  在害怕吗?害怕什么?
  新罗说这家伙是一旦被推了过多感情马上就会崩溃的那种,以宿敌的身份来讲……真的是宿敌,平和岛静雄很认真在考虑凭着这一点用怎样的感情才能把他干掉。
  恨?不成立。自己的怒火烧了这么多年也不见得他有什么反应。背叛?不可能。两个人从来没相处好过哪里来的背叛。无视?这算是感情吗?而且这一点自己明显做不到。
  那……?
  他明明心中想到了什么,却强自压下去。
  不能这么简单的下结论,因为一旦这样认为了,那就会像暗示一样,在心中扎根,发芽,直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可是,还来得及吗。
  外面有猫叫声传来,静静停在树枝上叫了几声,撩得人心痒。折原的手臂动了动,摸到平和岛的睡衣收了手抓住。
  平和岛突然发现临也的呼吸已经平静了下来,鬓角湿漉漉开始出汗。既然要出汗才能好,男人想着,将毛巾丢到水盆里,收紧手臂将身前的整个人卷进了怀里。
  既然你要炽热的,那么就干脆更加热一点,温度再高一点,在不被灼伤的情况下快些崩溃吧。
  照这样下去,第二天这家伙要是清醒过来一定会感到狠狠的挫败吧!
  怀着这样的想法,平和岛静雄闭上了眼睛。
  在他再次睁开眼时折原已经醒来了,两只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他,不爽都写在了脸上。
  他的脸上还有高热后未退的红晕,也有可能是被自己捂的?平和岛静雄不知道,懒得想那么多,铜墙铁壁般的手没动。
  临也挣了一下,在看到静雄身后的毛巾和水盆后姑且安静了下来,随即又在静雄的注视下挑起一个挑衅的笑。
  “我应该说感谢吗?”
  “……随你喜欢。”
  吃瘪的感觉很不爽,折原临也再一动,趴着的姿势压得他肋骨都要断了,谁知扯到了背后的伤。
  瞬间皱在一起的脸让静雄忍不住笑了出声。
  “笑什么……放开我……”
  “松开以后就不抱了哦。”
  “开什么玩笑!嘶……”
  相对无言的沉默,平和岛只感觉一个暖呼呼的身体撑着手臂向这边蹭了蹭,因为移动不便最后只是扒着静雄的衣领反而把他扯过来了些。
  “……”
  “混蛋……”
  有什么真的不再一样了。
  
  END.
  
  私心里加了对两个人纠缠关系的一点个人理解,可能人和人之间有些不同,但是希望这两人赶紧滚一块去的心应该是一样的吧|ω・)至于13卷……我不听不听orz

评论(8)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