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 写的东西质量不定 _(:3」∠)_
Drrr静临
全职啥都吃 主周叶&喻黄
事实上还有All黄 All叶All倾向
快新←但没有产出
另外最近的新欢→太中 昊翔 维勇

【静临】Lovers

  ABO竹马竹马后续第二弹 时间在生娃之前标记之后

  一只醉酒跳蚤和一些些道♂具 例如jump egg之类的:D

  雷的请不要往下 作者很污 不说了上车

  

  《Lovers》

  

  背着这个家伙的感觉其实还蛮不赖的。

  

  平和岛静雄这么想着,手上使力把快要掉下来的人又颠回去,那人滚烫的脸颊挨上他的耳朵,呼出带有酒气的风撩得他心里一阵痒。

  

  明明几分钟前还是活蹦乱跳的样子,怎么一眨眼就变成这样了呢?

  

  “你也倒是挺自觉,这种时候就会想起我啊。”被一个电话叫到临也家楼下的居酒屋,刚到门口就看见那人倚在一旁的广告牌上,看见他来一边呵呵笑一边喘气。

  

  “走不动了。”临也伸出一只手,静雄愣了一下,手心里袖口上的绒毛触感让他脑子里满满的受宠若惊。

  

  “回去了回去了……”一拖到静雄的手,青年立即迈开步子,虽然走得歪歪扭扭地,拐进巷子时要不是静雄拉着,差点就要和水泥墙壁来个亲密接触。

  

  “怎么喝这么多?”

  

  “你管我。”

  

  这样说着的人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大踏步像个出去郊游的小学生,两只在临也袖子里交握的手捂出了一层汗,无论是喝醉的那个还是没喝醉的那个,手心都炽热得要烧起来。

  

  说起来两个人已经快有一个月没见面了,而事实上自从第一次的标记之后也才过了两个月,经历了刚开始的那无比乱来和黏糊一个月之后,某天在静雄家暂住的临也吃着饭,突然就跑到厕所吐了起来。

  

  静雄一脸茫然,这家外卖有这么难吃?

  

  从洗手间出来的临也一脸怪异的表情,第二天就从静雄家搬了出去。

  

  静雄也早就预料到这种暂住的关系不可能一直维持下去,总归是要正式向双方父母报备一下,可是还没等他向临也提出,他就突然地搬走了,简直就像逃跑一样。

  

  是他做错了什么吗?

  

  平和岛静雄想了一整个月都没想通,直到今天接到临也的电话,在这之前他很多次想要去新宿找,都在一种名为“怂”的心理下未能成行。

  

  也不能怪他,冷静下来想想之前的那一个月,和认识了二十多年的幼驯染突然标记了变成了伴侣这种事,一般人都会感到一点尴尬的吧。

  

  今天的临也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这让直肠子的静雄忍不住开口问了。

  

  “之前为什么要搬走?”

  

  “你猜?”

  

  他红色的眼睛弯起来,垂眉似乎在等他的回答,又好像不在乎的样子,人走着走着就停了下来。

  

  “怎么了?”

  

  “好困……”

  

  说完他直直往地上倒,静雄急忙扯住他的手臂,扶正之后拍拍那张已经眯起眼睛的脸,待确认对方又恢复了一点神志之后,转过身半蹲下来。

  

  “上来。”他向后伸出手。

  

  “嗯?”

  

  带有些鼻音的疑问给这人平添了一丝傻气,平和岛叹了口气不回答,隔了一会单薄的胸膛贴上他的后背,敞开的大衣把静雄也盖起来,男人的脖子被两条手臂勒得喘不过气。

  

  “喂喂放松……”

  

  耳边已经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

  

  “……”

  

  没办法平和岛只得自己动手扯扯环在脖颈上的手臂,背着人向不远处的楼道门走去。

  

  真是的,明明就剩这么点距离了,也不愿意自己走完。虽然这个人身上还是挺暖的……

  

  想想还是有些不忿,平和岛向后折过手,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电梯里捏了捏折原临也的屁股。——多亏了临也的穿衣习惯,即使被监控注视着做出这样的举动也能藏在衣服下面悄无声息。

  

  背着一只跳蚤艰难地蹲下身从花盆底下扒拉出钥匙,打开门,平和岛静雄不由自主就想到了两月前那一天,那个充满馥郁甜香气味的Omega的屋子。那时的两个人也是狼狈极了,到此时脸红心跳的画面好像太久没见到过,一回想就有声有色地在眼前放起小电影,让男人没被临也酒气熏蒸的另一边耳朵也红起来。

  

  把人尽量轻柔地放到床上,平和岛真没心思感谢这人好歹没在他身上吐出来,揪着沾满酒气的衬衫扭头进了浴室。光着上身出来找衣服穿时,临也已经自己解开了皮带,磨磨唧唧半睡半醒地脱裤子。


http://bulaoge.cn/topic.blg?dmn=xionghaizi233&tid=3160797#Content



  5000+呢,谢谢评论和喜欢_(:з」∠)_

  另外这里开600fo点文,有~人~~吗~~~


评论(23)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