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 写的东西质量不定 _(:3」∠)_
Drrr静临
全职啥都吃 主周叶&喻黄
事实上还有All黄 All叶All倾向
快新←但没有产出
另外最近的新欢→太中 昊翔 维勇

【静临】Snow Black(深夜发病)

  没有给临也的生贺……那就当这个是生贺吧!
  是之前写豌豆王子时有读者提供的脑洞w
  童话白雪公主改编 不能误导答应我看完这篇回去重看十遍原作好么qwq OOC OOC OOC
  
  
  
  
  
  
  
  《Snow Black》
  
  
  
  
  
  关于“临也公主”其实是“临也王子”的事,世界上除了他的父母妹妹们还有贴身仆从,剩下唯一知道的就是平和岛静雄。
  
  
  对的,平和岛静雄。邻国的王子——的贴身骑士。
  
  
  ……瞧这门不当户不对的。
  
  
  不过折原临也可从来没在意过这些。自打他五岁生日的宴会上第一次见到平和岛,就仿佛一见钟情一般,对那时还只是王子的一个玩伴的静雄极尽霸道和无理取闹,与此同时明明应该是主角的王子却只能在一旁逗猫。
  
  
  但正巧这王子本身也不是善于交际的人。他的名字叫羽岛幽平,当之无愧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故事还是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当时折原响子皇后还健在,第一次怀孕时她内心有一个愿望:
  
  
  “哦,我多么希望我有一个女儿。她的皮肤像雪一样白,嘴唇像血一样红,头发黑得像乌木窗框。”而不久之后,女王的确生了一个孩子。皮肤像雪一样白,嘴唇如同血一样红,头发黑得像乌木一样。①
  
  
  唯一的缺憾就是他是个男孩。
  
  
  ……不过没关系,他们给他取名叫白雪公主,似乎这称呼叫着叫着,这个小王子就真能变成小公主一样。
  
  
  当然知道这件事的人永远都不可能等到那一天了,响子皇后也在生下两个真正的小公主之后病逝,仿佛心愿达成撒手人寰。国王折原四郎自然悲痛万分,就将原本在双胞胎公主出生之后澄清是白雪王子的打算搁置了,当做对爱人的纪念。
  
  
  意外的是折原临也本人没怎么在意这些,他也没有想过将来关于结婚一事的问题——难道要他真的嫁个男人?他的心里从来都装的是人们,是百姓,是普罗大众……!……好吧他只是对人类这种生物有着极大的兴趣罢了。
  
  
  这一深切的爱让他完全忽视了关于自己也需要沦为政治联姻的受害者的可能,他一颗年轻的头脑里往往只有数不尽的恶作剧,为了观察身边的人们对于各种不同的情况丰富多彩的表现。
  
  
  直到他遇见了平和岛静雄。
  
  
  事实上他满肚子的坏水依然没变,只是当事情出现时,只要有平和岛在场,他排序的标准就从此是平和岛静雄优先了。悄悄藏起女仆要收拾的衣服时看见跟随在羽岛幽平身后别着小长剑的人,就会立刻跑出去,拿脏了的桌布从后面悄悄糊他一脸。
  
  
  他不担心会被平和岛静雄暴打,那人的怪力可是远近闻名到邻国的自己都知道。但自己毕竟是王子啊,平和岛不过是邻国王子的玩伴,大臣的儿子,有再高的怒火还不得忍着他。
  
  
  所以他相信自己挑衅的举动都是出于一个目的——逼平和岛静雄发飙。
  
  
  诸如拿餐桌上的蜡烛油滴到对方的新衣服上啊,用小餐刀刮花对方宝贝的勋章啊,趁他不注意拐跑他家王子看他急得跳脚啊,这样的事,十几年来他并不少做。几乎是每一次都能看见那人气得眉毛打结,单薄的胸口上下起伏似乎下一秒怒气就能把扣子都挣开。
  
  
  当然意外也不是没有,就比如有一次他们追逐着追逐着,折原临也失足掉进花园池塘里的那回。崇尚自由的白雪公主不喜欢有人跟着自己,所以周围四处没有一个能帮忙的大人。等老半天之后静雄终于把狼狈的人拉上来,对方白皙的脸都被冷水冻紫了,紧闭着眼,一副毫无生气的样子。
  
  
  这可把未来的小骑士吓坏了,他呼救几声,双手交叠压在小公主穿着繁复褶裙的胸口,不知该用多大的力摁下去。突然他发现手底下的触感有些不对,掌心触及的似乎并没有什么肉感,虽然他们都才13岁,可按理说漂亮的小公主不应该这么平•庸啊!
  
  
  他呼喊刚还在一旁逗猫的羽岛幽平也没人应,好奇之下他摸了摸小公主的腿间……
  
  
  完了。
  
  
  当然这些细节折原临也不知道,他在皇宫众人的簇拥下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平和岛见他睁眼倏地变红的脸颊。
  
  
  这之后他觉得他应该是知道了真相,虽说平时平和岛就没把他当成所谓的公主,但是简直莫名其妙啊,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凶!
  
  
  虽然凶,但是从没嘲笑过总是穿着女装的自己。虽然凶,但是会在自己闯祸时挡在国王面前揽错。虽然凶,在小树林里偷偷打完架会一脸畅快地搭着自己肩膀出来。虽然凶,会和羽岛幽平一样用几乎相同的温柔表情喂花园里的野猫。
  
  
  然后终于等到那天,平和岛静雄被正式授予骑士称号了。
  
  
  他作为王子多年好友,穿着层层内衬撑起来的蓬裙受邀坐在看台上,看成年的那个人跪在刻着繁复花纹的地面,慈悲之剑被放平,搁在那瘦削却又的确宽厚起来的肩膀上。他金色的头发轻轻摇动,背面看不清他的表情,但那人抬起头的一瞬,眉眼是从未见到过的坚毅。他宣誓对他的玩伴,王子羽岛幽平效忠,他一直在他身旁就是为了等这一天,这是他的使命。
  
  
  端坐着的公主内心却泛起一丝莫名其妙的酸涩。
  
  
  事后他提着重量不轻的裙子回国,皮肤被赞誉雪一样白的白雪公主做了一个很乌黑的决定。
  
  
  他有一个相当于内阁一样的女仆人,名叫矢雾波江。她是炼金方面的好手,调配一些具有神奇效果的药水不在话下。
  
  
  她依照他的嘱咐,做出了一个毒苹果。咬一口立刻会像死了一样,一切生命体征消失,呼吸停止心脏停跳,只有得到所爱之人的一个满怀情意的吻才能苏醒过来。
  
  
  然后折原临也在夜间出逃,从皇宫高高的阁楼上,提着裙子,翻过围墙,绕过看守,逃进了山里的森林。国王隔日发现白雪公主失踪,下令全国搜索,通告甚至发到了邻国,公主的童年玩伴有权利知道这事。
  
  
  羽岛幽平还是那副冷淡的表情,只是眉目中流露出一丝担心。而立在一旁的平和岛静雄就站不住了,坚硬的地板都被他拄在地上的剑戳出来裂缝。
  
  
  他被王子特许出去寻找,彼时折原临也已经在森林中的小木屋内吃下了那只苹果,周围他的伙伴们,名叫门田京平还有岸谷新罗的小矮人守护着他,看着他慢慢躺回水晶棺里,这浮夸的东西还是前几天腹黑的白雪公主派亲信提前送来的。
  
  
  ——如此大动干戈,那个脑子不好使的骑士一定要找过来啊!
  
  
  门田和岸谷都在心里如此呐喊着。
  
  
  然后平和岛就众望所归地找到了这里,面前两个身高要跳起来才能打他膝盖的小矮人抽噎地和他说公主需要真爱之吻,挤出来的眼泪极尽敬业标准的极致,只可惜傻乎乎的骑士没能理解意思,又跑去找来了王子羽岛幽平。他以为是自己家门当户对的王子夺去了邻国公主……他清楚是王子的心。
  
  
  说起来他们也算是青梅竹马了,他想着这样过后折原临也应该是要嫁过来了吧,政治联姻什么的。
  
  
  嫁给自己发誓效忠的主人。
  
  
  他忽略内心怪异的感觉被羽岛幽平派去观察一下公主的情况,靠近临也面前时闻到一阵苹果的香味。
  
  
  嗯?为什么会有苹果?他凑近,临也的睫毛不知是不是错觉地轻轻颤抖着,他有预感下一秒那张嘴就会勾出不怀好意的笑,然后他真的没猜错,他被装死的白雪公主强吻了。
  
  
  波江放错了药材,毒药退化成了相当于安眠药的作用。
  
  
  而此刻折原临也睡醒了。对于平和岛来说,那片凉凉的嘴唇贴在他的唇上,没来得及动作。一旁的正牌王子羽岛幽平一副装作没看见的样子,门田露出了欣慰的笑,新罗眼镜后的眼睛都眯起来。
  
  
  啊,被暗算了。
  
  
  可他却并不感觉生气,特别是那人伸出舌头趁没人注意悄悄舔了他一下的时候。
  
  
  之后很麻烦,皇宫的人把他们都带了回去,关于公主和骑士私通的事情传出去名声不好,就是平和岛静雄是大臣的儿子,身份差了一截。要是平和岛静雄也是王子,那公主许配给他也不是不可以。
  
  
  然后羽岛幽平王子在故事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开口:
  
  
  “他不是我的骑士,他是我哥。”
  
  
  一句惊雷,两个人相像的脸庞在折原临也眼前渐渐比对起来。然后是当着国家百姓面前的宣布,澄清,并将折原临也许配与平和岛家族新王子的消息一并传了出去。
  
  
  新婚当天,穿着漂亮的白雪公主和金发的帅气王子在日光下交换一生的誓言。
  
  
  
  
  满腹坏水诡计成功的白雪公主似乎不该叫Snow White,应该叫Snow Black吧。
  
  
  
  
  
  
  
  END.
  
  
  不是恶毒的皇后是恶毒的公主(x)七个小矮人只凑出两个( ̄ε(# ̄)
  逻辑bug请无视
  ①格林童话翻译原句

评论(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