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 写的东西质量不定 _(:3」∠)_
Drrr静临
全职啥都吃 主周叶&喻黄
事实上还有All黄 All叶All倾向
快新←但没有产出
另外最近的新欢→太中 昊翔 维勇

【周叶】Seeing you

  ▲生贺to荣耀最大boss叶修w
  ▲原作向 私设多 bug都是我的
  ▲CP周叶 一个痴汉周233
  
  
  
  
  
  
  
  
  《Seeing you》
  
  
  
  
  
  说实话,联盟现在正当打的选手里,有多少不是看着一叶之秋的背影踏进职业圈的呢?
  
  
  周泽楷不知道别人,但他自己是。初中刚接触网游的他碰巧看见了当时正逐渐发展起来的荣耀,自然而然就栽了进去,然后就必然地知道了一叶之秋。此时已拿到了首个冠军的叶秋已成为了传说,坊间都是关于他变态的连胜记录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传闻,一时间网游里转职战法的人数激增。
  
  
  但周泽楷没凑这个热闹。神枪手玩得顺手,正好他也有天赋,父母最终同意他进了轮回。当时他其实更想进嘉世的,毕竟H市也不远,即使对叶修还没粉到也热血地玩战斗法师,但对这个开荒的高手,比赛视频中那高超的技巧和一往无前的身影都深深吸引着他,周泽楷想亲眼目睹真容,想和对方站在同一高度。
  
  
  轮回当时还刚起步,迎来周泽楷就像得到了宝。周泽楷在第五赛季顺利出道,然后终于在常规赛上如愿以偿地遇到了叶秋。
  
  
  对啊他怎么会想到,眼前这个懒散地靠在体育馆后台墙上抽烟的人就是他一直很好奇的叶秋呢?
  
  
  “不好意思,请问洗手间……”
  
  
  “嗯?你是……刚才场上那个神枪手对吧?”那人抬起了那双被过长的刘海遮住的眼睛,看着他笑了笑,“洗手间直走右拐。”
  
  
  他却无端被一股直觉击中,“叶秋……前辈?”
  
  
  周泽楷也和大多数人想的那样,觉得斗神的操作者要不就是长得一副禁欲系严谨的模样,操作的失误率才如此低,要不就是奇丑无比,这也成了很多粉丝乐于叶秋的不出面从而保持心中对偶像的幻想的原因。
  
  
  而未来的枪王又有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他看着眼前这张和想象中极度不同的平凡的脸,却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幻灭心情。
  
  
  怎么说呢,他觉得这个看起来懒散的身影莫名符合了心里的期盼……那种对什么东西的执着太过,以至于让这个人日常都是一副很随和的样子,只有在场上才会那么样的锋芒毕露。
  
  
  ……也可能是出于小粉丝自带滤镜的脑补,总之几年前的周泽楷见到偶像内心还是很有些小激动的。
  
  
  见过之后自然有理由加好友了。虽然早就被拉入了职业选手群,那个挂着管理员头衔的头像他已经看了很久,只苦于自己是个新人,贸然去加大神会不会让人觉得自己是在可以套近乎啊?
  
  
  直到好友申请被同意的那一刻,他还是紧张得有些手抖。当时十几岁的少年爆手速打开了对话框,在说些什么上又犹豫了起来。
  
  
  “前辈好。”其实他更想加的是叹号。
  
  
  “小周啊,”那边顿了一下,周泽楷看着上面的正在输入脑子里滚过一大堆对方可能的反应,明明只是几秒的时间却像过了很久。
  
  
  “今天打的不错,小伙子有前途”
  
  
  “$^%%##$&%”
  
  
  凭他多年在群里窥屏的经验,叶秋很少夸人的,这让周泽楷脸上几乎开出花。同住的队友看着角落沙发里的队长突然绽开了有帅脸加持的闪亮的笑容,不由得觉得眼睛快要被闪瞎。
  
  
  周泽楷急忙删掉对话框打出的乱码,思索半天还是中规中矩打出了四个字,“谢谢前辈”。
  
  
  “不用。不过押枪那里,应该还可以做得更好的,比如……”
  
  
  !被押枪的祖师爷指导了!虽然祖师爷这个叫法姑且把人叫得有点老,但周泽楷还是感觉自己几乎在冒泡。
  
  
  自那之后周泽楷就渐渐习惯去找叶秋讨论比赛,他看着备注名为前辈的头像自始至终亮着,就忍不住去点一点。当天要是有比赛还好,还能有正当话题和前辈沟通,要是没有比赛或者进入季后赛阶段周泽楷已经闲下来而叶秋的赛程正愈发紧张时,他看着信息最后一条通常是互道晚安的留言,干脆是一狠心下了线制止自己去打扰对方。
  
  
  他们不是一个战队,一年也见不到几次,自从他第一次接触偶像发现对方并没有那么高不可攀,而是就和普通人一样,想要亲近的心思就不自觉冒出来。人嘛,出于各种原因总有不由自主觉得一个人很好,性格很合拍想深交的时刻。更何况那个人是自己走进荣耀之后一直仰慕的人。
  
  
  有时候他也会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打扰人家,因为毕竟一叶之秋已经封神,自己只是个被媒体称为与战队脱节,实力仍有待考量的轮回新队长,叶秋会不会只是拉不下面子说出自己实际上很忙,希望周泽楷少去缠着他呢?
  
  
  想到这联盟的脸不禁悄悄撅起了嘴。他觉得自己也没有经常去找前辈啊,相比群里黄少天每天都要轮的PKPK,自己话也不多,应该不会惹人厌烦的吧……?
  
  
  当然心里的小忐忑一直没有消下去,在叶秋又一次折在季后赛道路上的那晚,周泽楷纠结了很久,还是发过去了一条“前辈很棒了”。
  
  
  回复几乎是立刻就来:“谢谢。还不够。”
  
  
  周泽楷很想说明明很足够了好吗!他虽然还只是新进联盟的普通选手,但职业的毕竟是职业,普通玩家看不出的嘉世内部渐生的罅隙他们从比赛的场面上就能看得出来,明明不是叶秋的错,却使他又一次扑在夺冠之路上,连他一个外人都感觉到了可惜。
  
  
  但他又没立场说什么。正犹豫着,叶秋的下一条消息就来了。
  
  
  “小周下赛季也要加油啊,”竟然还在鼓励自己,“队伍的指挥上还要下功夫啊,平时话少没关系,但是赛场上别人领会不到你的意思这就很不方便了。”
  
  
  “嗯”他看起来云淡风轻的样子,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职业赛就是有这么残酷,从头到尾辛苦一年,冠军却只有那么一个,拿不到一年的心血都白费。
  
  
  “反正下赛季还会见到的,到时候再看小周有没有进步吧”
  
  
  对方匆匆结束了对话,想必是队内还有事,和他一个后辈而且是不同战队的,好像也没什么理由讲太多。
  
  
  然后他就在接下来的赛季里看着嘉世的一步步陨落,网游里关于叶秋不复当年的传言四起,而在qq上,叶秋却只字不提。周泽楷也会在常规赛或其他时候有机会见到他,对方在场上依然拼尽全力,场下见到他还会用带着笑的语气叫他小周,看见他有些局促的神情还会抬眼揉他的头发,对后背的亲和态度就像对自己的队员一样。
  
  
  但周泽楷看着他笑,却发自内心地为这个人担心着。
  
  
  不详的预感终于变成了现实。第八赛季中途,叶秋退役,周泽楷在选手群里蹲了好几天,也没看见那个人说任何一句话,对一众大神的疑问和不解视而不见。那个平时几乎24小时不灭的头像一直灰着,任凭周泽楷发了很多个前辈和着急的叹号都没有回复。
  
  
  有那么一种冲动想要去找他。
  
  
  但现实不允许,第八赛季,轮回已经走在一路上坡的路上,各界纷纷觉得周泽楷就差一个冠军就可以坐实荣耀第一人的交椅了。俱乐部上下压力也是挺大,不能任由周泽楷一个人随心所欲。
  
  
  好在不久之后,公会反映的第十区君莫笑的传言引起了他的注意。叶秋换了名称,换了头像,把群里搅得一片鸡飞狗跳的时候终于有时间给他回复了一句。
  
  
  “小周……”
  
  
  “前辈去哪!?”
  
  
  秒回。饶是这边的叶修也觉得有些无奈。
  
  
  “没去哪,”对啊就在嘉世门口,“不用担心。”
  
  
  “为什么……”
  
  
  “出了点问题,不过没事。”
  
  
  “回来?”
  
  
  “回来。”
  
  
  叶修笑笑,他眼前仿佛出现了周泽楷的脸,明明那么好看,此时却应该是皱着眉,一副严肃认真却让看的人忍不住弯起嘴角的表情。
  
  
  对啊,荣耀还没有玩够,怎么会走。
  
  
  兴欣挑战赛胜利那天晚上周泽楷看完直播,激动得立刻想给叶修发信息。可是憋了半天的“恭喜”迟迟没有收到回复,周泽楷疑惑之下,翻着通讯录给苏沐橙打了个电话。
  
  
  “诶?周泽楷?”他俩也不熟,等周泽楷道明想要叶修接电话时苏沐橙噗地笑了出来。
  
  
  “叶修他喝醉啦。”女生看着仅一杯就倒在沙发上人事不省的人,笑着对周泽楷说:“有什么想说的明天再来吧,不过也可能要睡到明天下午呢。”
  
  
  “前辈……?”
  
  
  周泽楷清楚叶修拉着兴欣一众草根一路走过来有多辛苦,简单地道过谢后,手机撤出了通话界面。枪王想了想,还是在qq上给叶修留了一句。
  
  
  “欢迎回来。”
  
  
  千言万语汇聚成的一句。他嘴拙,但这是此时此刻,他最想对这个人说的话了。
  
  
  然后是十赛季,他们的交流越来越频繁。叶修虽然不会像对大多数人那样和他开一些没下限的玩笑,但周泽楷基本能看出来,叶修大概也像他一样把他当做职业圈中很好的朋友了。
  
  
  “小周可真行,全明星第一都拿的手软了吧”
  
  
  “没有……前辈今天辛苦”
  
  
  “是啊可辛苦了,你在旁边看着我被人单挑也不帮下忙”
  
  
  周泽楷无奈,帮忙?这还能帮忙啊?他摇摇头,嘴角噙着笑,他想起今天叶修接连被单挑时有些发愣的表情,以前总是想象不出这样的神态还会出现在这个人脸上。
  
  
  “因为前辈太厉害啦”
  
  
  “哎呦你还在叫我前辈呢,听着怪怪的,叫叶修吧。”
  
  
  “……”
  
  
  “叶修。”
  
  
  “哎乖。”
  
  
  周泽楷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在网恋。
  
  
  第十赛季结束,叶修再一次退役了,周泽楷在世邀赛的会场见到他的时候对方很不符合形象地穿了件黑西装,头发也是一丝不苟地梳着,只是脸上的表情很纠结,先到的张佳乐他们正在一旁捂着嘴笑。
  
  
  “叶修?”
  
  
  “啊小周。”然后周泽楷就看着叶修用着不甚熟练但能沟通的英语和人比划,对方理解地看着叶修放下了手上的红酒,放过他拉着周泽楷走到会场角落。
  
  
  “怎么样,是不是很惊讶?”他眼角的狡黠像是星子落入周泽楷的眼。
  
  
  “是……”是惊喜。
  
  
  “好好打,啊真羡慕你们这些年轻人……”
  
  
  周泽楷看着他没说话。那个人不会知道自己再度见到他,心里有什么就要抑制不住的那种感觉,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但是他大概能明白了。
  
  
  他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至少他沉迷得毫无道理,从刚认识到现在,一切都发生在不知不觉间,让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已经栽了下去。
  
  
  夺冠那天,所有人都嗨翻了天,连张新杰都没注意到方锐一群偷偷给他饮料里掺的酒,现在正觉出自己有些不明原因的头晕。叶修作为领队更是没能幸免,不过也只是被灌了一杯,还是啤酒,就已经趴桌子上起不来了。
  
  
  周泽楷架起他,被灼热的呼吸打在脖颈上,自己的脸也不由自主红起来。
  
  
  “别动啊,哥有点晕……”
  
  
  他在他耳边吐息,被周泽楷轻柔地放到酒店床上时顺便把他也带倒了。叶修皱着眉头,眯着眼睛拉扯周泽楷一张帅脸。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他拍拍他在灯光下红得极度不自然的脸,被他的后辈摩挲过嘴唇,露出一个周泽楷熟悉的,和初见时一样,却又多了什么东西的笑。
  
  
  周泽楷确信自己被看穿了。
  
  
  他渐渐凑近,叶修的眼睛黑亮亮地,此刻就在他眼前。
  
  
  
  ——要被发现啦,关于我对你的那些隐秘心思。
  
  
  
  
  
  
  END.
  
  
  总感觉这篇写得很雷同……不过还是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