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还瞎写
吸批吃周叶|忘羡|花怜|喻黄|静临|快新|太中| 昊翔|维勇

【静临】干坏事前先洗手

  修改重发版
  养成设定 静25临17 私设临也有些洁癖 OOC
  ↑这个前提下的一辆小三轮车 作者不是老污婆!不是!!!
  【高亮】*能接受再往下*
  
  
  
  
  
  
  
  
  
  《干坏事前先洗手》
  
  
  
  
  
  “临也……”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这件事和小静没有关系,”折原临也放下手中平和岛递给他的杯子,年轻好看的少年蹙着眉转身走进自己房间,“真是的,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搬出去,这样就不会被笨蛋念叨了。”
  
  
  “你这家伙——”
  
  
  门砰地一声关上,门上“小静与草履虫不得入内”的牌子翻了个面,后面是折原临也国中时期拿黑色墨迹画的鬼脸,张牙舞爪地仿佛是守护这个自从临也十五岁后平和岛再没踏进过的房间的卫兵。平和岛气结,压着自己的怒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得不承认,关于激怒自己的方法,二十五岁的平和岛静雄远没有高中仍未毕业的折原临也来的了解。自从折原开始做情报屋生意后每次他回家男人都能被气的够呛。
  
  
  他拿过桌上临也留下来的水杯一口喝完,他知道如果被临也看见一定又会是一脸嫌弃的表情,但他养他五年都是这么过来的,才不在意有些洁癖的临也口中“才不想和小静间接接吻”。
  
  
  平和岛从二十岁开始作为监护人照顾这个小鬼,那时他自己也才刚成年,折原家的土豪父母说是要出去周游世界,带着个未成年的小孩不太方便,就将临也托付给相熟的他照顾。还有两个妹妹,听说也是交给了另外的人家。
  
  
  于是尽管内心里觉得做出这种行为的父母是很不负责任的,男人还是担负了这个重任。然而更过分的是没想到两个人在这五年间毫无音信,只有定期打到折原临也名下的抚养费,让静雄从银行里取出来五年如一日供着这个小祖宗,在生活窘迫时顺便养一下自己。
  
  
  那扇门里面的折原临也可能又在计划着逃跑。离家出走多次让他的经验无比丰富,况且最近几年情报屋的生意又赚了不少钱,此时的折原临也应该是完全有能力在学校附近租个小房子,搬出去独居的。就是平和岛不知道他为什么还留在这里,虽然一旦临也做出决定他也会反对就是了。
  
  
  要问为什么?没办法,平和岛骨子里是个极为传统的人,让他放一个未成年人独自居住,特别是像折原临也这样的小祸害,他的责任感和良心都会受到谴责。
  
  
  他听见门后面有收拾东西的声音,抽屉的开关衣料的摩擦,一声拉链拉上的声音之后,房间里陡然安静下来。
  
  
  平和岛习惯性往阳台上一看,不一会就见到折原临也背着个包从楼下经过。这家伙又跳窗逃跑了。
  
  
  “……”
  
  
  男人才刚把人从某车站抓回来,现在是真心累,怀着孩子叛逆期无能为力的心理不打算再管了。他从主卧的衣柜里找出一串钥匙——他一直没告诉临也他其实完全可以进他的房间,一方面是怕精明的小鬼发现自己房间被翻动的蛛丝马迹,另一方面还是想着尊重一下临也,毕竟不是自己的孩子两人之间总是有那么些若有若无的生疏,而他不想把两个人的关系搞僵。
  
  
  相比起把厌烦都写在脸上的临也,平和岛静雄在这点上还是充分反应了成年人的差距。
  
  
  但是他感觉最近几周的小鬼十分不正常,具体表现在夜不归宿的时候多了起来,有时半夜回来还带着伤。而每当被问起,临也总是十分抗拒回答,只是一声不吭地允许静雄黑灯瞎火地给自己背上的伤口上药,缠好绷带后立刻跳远,把自己关进房间不出来。
  
  
  静雄想着或许进入临也的房间里会发现什么,然后做贼一样打开门,门内整洁的环境让他有些束手束脚。
  
  
  一张与使用者年龄不符的办公桌,抽屉一个上了锁另一个打开只是几张打印纸。桌角的几个文件夹还没看过,静雄先走到靠墙的衣柜旁边,拉开柜门里面整齐的样子让他不由得惊叹——上衣裤子胖次挂的挂,叠的叠,分门别类,让静雄毫不怀疑这个轻微洁癖的人连挂在卫生间的抹布都分为不同的用处有十几条。
  
  
  而里面的东西却格外地少,平和岛走了一圈,确信放在临也这的一个旅行包不见了。
  
  
  “这小子,不会是被什么人包养了吧……”
  
  
  原谅平和岛第一反应不是临也在外面金屋藏娇而是被别人藏娇,实在是因为十七岁的少年看起来实在太无害,连他这个糙汉子养他五年有时不经意瞥到都会一阵动摇,更别说社会上某些本来就图谋不轨的人了。
  
  
  对了,顺便一提平和岛静雄二十五岁还没谈过恋爱,都是拜家里养着的折原临也所赐,各种意义上阻止了静雄去和别的人交往。
  
  
  所以这家伙真的没事吗……男人虽然担心,但目前什么都做不了的他只好默默退出了房间,打算等人回来再履行监护人的职责好好教育。目光瞥见压在桌上相框下的打印纸上几个有些眼熟的名词,他回忆起那似乎是某善于利用禁药拐骗少女的在逃团体。
  
  
  他突然有一丝不详的预感。
  
  
  半夜。
  
  
  平和岛听见门口一阵悉簌声,在重物落地的闷响中他急忙穿上拖鞋奔出去。只开着一盏橘色夜灯的走廊尽头临也低着头似乎有些困难地脱下外套,压抑的呼吸声似乎察觉到平和岛的出现,没蹬掉鞋就踉跄跑进了房间。
  
  
  平和岛快步走到临也卧室门前刚好听见落锁声,他拍了拍门,门后临也强装出正常的语调,叫平和岛快回去睡觉。
  
  
  下午那一丝不好的预感在听见那人隐藏不住带着泣音的喘息中渐渐成了笼罩在心头的焦躁。
  
  
  “临也,你是不是……”被下了药啊。
  
  
  “……都说了我没事,”临也大概也知道自己瞒不住,叹了口气对静雄说:“我可以自己解决的。”
  
  
  平和岛觉得喉咙一阵干涩,“你知道该怎么做吗?”他应该没有教过临也这方面的事情,如果有一天他结婚,这样的父亲对于自己的儿子来说应该算是极不负责的了吧,可毕竟临也不是他的儿子,他只能寄希望于学校有相关教育了。
  
  
  “大概、……要lu出来是吧……?”
  
  
  这疑惑的语气让静雄呼吸一滞,“你自己之前难道没有……”
  
  
  “可是很脏啊、”屋子的隔音效果不好,静雄能听见里面拉链一寸寸拉下的声音,临也的抽气声仿佛就响在耳边,过了一会传来叫静雄有多远走多远的催促。
  
  
  “之后肯定要被小静嘲笑,所以现在快走开……”
  
  
  “不要。”
  
  
  想想也是合理的,即使是住在一起,平和岛也一直觉得临也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妖精。你感觉他除了不得不去的上课和工作,生活便只剩下议论他见过的各种各样的人,完全把自己置于完全高出的境界,也不像同龄人有什么女朋友,你想象不出这样的人有什么弱点把柄,像常人一样有的生理需求平和岛也是第一次意识到。
  
  
  虽然他貌似很厌恶这种事就是了。
  
  
  “啊可恶……出不来、”
  
  
  “你开门。”平和岛简直被临也压抑的喘息折磨地发狂,拍门的手几乎在门上抓出指印。临也很明显平时这样做的次数不多,不得要领的动作并没有多大成效,以至于门终于被打开时静雄看到的就是靠在墙上的临也捂在手里硬的流水的东西。
  
  
  那东西大小并不像平和岛自己的那样,不过毕竟临也才十七,等过几年应该会不同。洗手之后他把临也半抱起来走到床边,让他坐在自己身上,一开始的抗拒在静雄握住临也的手后很快变成了无力的扭动,加快速度的上下动作逼得十七岁的少年一口气上不来连连咳嗽,呛地整张脸颊绯红。
  
  
  “小静、慢点……”临也很快就完全地脱了力靠在静雄身上,他从未尝试过此种感觉,下午不慎喝的那杯茶效力着实吓到了他,本想在外面住几天结果遇事之后竟下意识跑回了家。过高的体温烧得他力气全无,只得将侧脸贴在静雄领口,嗅闻那人衣服上洗衣粉的味道。
  
  
  未完全长开的身体蜷在静雄怀里只有小小一只,以至于静雄还要低头才能够到临也耳尖,对着那仿佛熟透的虾一样的耳朵低声发出询问:
  
  
  “舒服?”
  
  
  “变态……”他眯起眼睛。
  
  
  “之前没有教过你是我的不对,现在学会了吗?”
  
  
  “不、呜嗯——”
  
  
  平和岛的手指上还有以前做酒保时调酒练出来的茧,恰到好处地磨蹭过顶端,惹得临也几乎要从他的腿上滑下去。急于找到支撑,临也摸索着却摸到身后一个同样滚烫的东西,意识到是什么之后他突然有些恐慌,然而静雄没给他平复心情的机会,仿佛回避着什么手上快速动了几下,临也便低叫着发泄了出来。
  
  
  “不要再和那个团体来往了。”
  
  
  “……什么?你进了我的房间?”焦躁感果真减缓不少,临也喘匀气有些讶异地仰头看着静雄,一会又意识到什么皱着眉扶墙站起来。他盯着静雄感觉快要炸裂的裤裆,后者大喇喇地任由他看,年轻的新手司机犹豫了一会还是伸手碰了一下。
  
  
  “需要我帮忙吗?”虽然我想要你现在就去拿酒精消毒。
  
  
  “……不用了,你快去洗澡睡觉。”
  
  
  静雄执意拒绝,临也也没坚持。他当然不知道此时平和岛的内心意识到了什么,而这还要到很久之后平和岛才会告诉他。
  
  
  可惜平和岛也没发现临也拒绝他进入房间的真正原因,那不仅仅是青春期叛逆,也是因为那张办公桌上有他悄悄拍的静雄——就是他用来压着文件的那个相框,好在当时并没被粗线条的监护人注意到。
  
  
  
  
  
  END.
  
  
  港真为了早点写完我站在教室外面被蚊子咬了六个包) 写完才意识到这或许能算作父亲节贺文【?】
  要考试下周停更啦,七月见
  
  
  ……没有评论吗QAQ

评论(24)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