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还瞎写
吸批吃周叶|忘羡|花怜|喻黄|静临|快新|太中| 昊翔|维勇

【静临】Self.22

22.
  
  
  
  在黑漆漆的车厢里他做了一件事。
  
  
  
  
  那些人估计没有预料到折原临也会来得这么迅速,打开车门就被踹晕了一个,剩下一人在手忙脚乱了一瞬间后第一件想到的事就是退走。
  
  
  他清楚的,这个人是前辈们斗争了几十年都没能彻底战胜的存在,此刻凭他一己之力又怎敢去挑战。
  
  
  掏出特制的手枪连摁几下扳机,都被折原灵巧地闪过,自己赢得了逃脱的转机。矢雾的小职员,事实是血猎组织的见习猎人脚底生风,迅速躲进了树林,余留一车的货物和折原临也站在原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以车辆行驶的时间来看,他们此时还没有出城市的边界,临也溜到驾驶室看了一眼导航,意外发现这竟是在自己之前待的那片森林的另一边,怪不得目之所及的树木都是眼熟的品种。他跳上车顶,开阔不少的视野中一座尖顶的建筑一晃而过,情报屋从来不知道城市里还有这样的建筑,只能说又是他逐渐清晰的记忆让他恢复了未知能力的结果。他开始觉得那个屋顶似曾相识了。
  
  
  做出决定就是一个瞬间的事,他落地,向着那个大概是废弃教堂的地方跑了起来。他必须找到静雄,目前看来那里是唯一的突破口。
  
  
  
  两边的风声迅速地掠过耳边,临也开始觉得有些饥饿,不知不觉他已经连着几十个小时没有进食,事情到现在飞速的进展让他应接不暇,纷乱渐渐扫清,只有一个清晰的目的驻足在脑海:他需要叫醒静雄。
  
  
  他和他约好经过这一次沉睡——他们都将其称之为沉睡,因为这二十几年他们完全忘记了从前的自己,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上学、工作,过去的一切经历都被锁在落满灰尘的箱子里,不知何时才有打开的一天。
  
  
  就像是经历山火的种子把自己暂时封存起来,等着重新破土而出的那一天。
  
  
  在折原临也的计划中,无论多久,这一天终将会到来。只要他遇到平和岛静雄。
  
  
  只要他遇到。
  
  
  那时的他毫无担忧他们即使认识也会擦肩而过,目前看来一切还都在他预订的轨迹上。他被平和岛咬了,然后再一次变成吸血鬼,最终一点点想起一切,但唯一的不足就是这个进展太快了,在不知道的地方发生的意外让他们再度被人发现并识破身份,以至于今天的地步。
  
  
  如果他们能安全度过这一次……
  
  
  临也到了那幢建筑的大门前,没有任何人阻拦让他不由得竖起了浑身警惕。轻轻推开雕花的门,比外面看起来更加宽敞的空间里,他一眼就看到了熟悉的黄色头发。
  
  
  平和岛静雄被钉在柱子上,在大厅的尽头,仿佛穿越时空陈旧得落上了灰,抓住了折原临也一瞬间泛起酸涩的目光。
  
  
  不知道是不是远的缘故,他听不见他的心跳声了。
  
  
  临也一步步走去,呼吸声在静到极致的厅堂中回荡,灰尘在苍白的空气中闪烁。他走得极慢,似乎是为了在这几十米内重新将昔日恋人的模样刻在心中,到永世无法磨灭的地步。发生了什么?他想问这个人。为什么手臂上全是血,为什么瘦得只剩下肋骨,为什么脸上毫无血色,为什么脖子仿佛没有骨头、任由自己低垂着脑袋……像是死了一样。
  
  
  像是死了一样。
  
  
  必要的一切防备好像都不重要了,他越走越快,到最后几乎跑了起来,在到达那人面前时又骤停,小心翼翼怕撞坏了什么。他终于看清他的脸,眼眶深陷,眼底的淡青色严重得让人怀疑那是不是一个人该有的肤色。嘴角的血迹已经干涸,衬得毫无血色的嘴唇像是石膏蜡像。
  
  
  不应该是这样的。
  
  
  折原临也摸索着静雄的胸口,那里硬梆梆的不是肌肉的触感而是骨头的硬度,覆在薄薄皮肉下的那颗心脏跳得极其缓慢,仿佛下一秒就可能停止。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吸血鬼的寿命比普通人要长的吗,为什么他却……如此虚弱。
  
  
  门口传来浩浩荡荡的脚步声,乱而杂吵得人心烦。临也淡淡地勾起嘴角,他大概猜到静雄经历了什么,纤长的手指抚摸着男人惨白的脸,不顾外面的高音喇叭开始警告,临也认真的眼神水光流转。
  
  
  “你大可不必这样的。”
  
  
  吸血鬼的戒指几乎要从他的指尖滑落,他揪住男人的领子却不敢用力,只是竭力踮起脚尖,用尽全力凑近那对毫无血色的唇瓣。
  
  
  
  「我来带你回家。」
  
  
  
  
  
  
  
  TBC.
  
  
  
  
  
  
  
  噢当初就是想写这个场景才脑补出的这篇文……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