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 写的东西质量不定 _(:3」∠)_
Drrr静临
全职啥都吃 主周叶&喻黄
事实上还有All黄 All叶All倾向
快新←但没有产出
另外最近的新欢→太中 昊翔 维勇

【周叶】甜甜[下]

  
  
  
  
  《甜甜》(下)
  
  
  
  
  
  
  “啧啧杜明又是你啊,”叶修顺着面前小伙子的眼神看去,刚才为止泡奶茶的快节奏慢了下来,摇了摇将几杯饮料放进塑料袋中,“拿着,快走吧别再偷看我们店的小姑娘了啊。”
  
  
  “嘘——!!叶神不带你这样的啊……”
  
  
  杜明羞愤,余光看见唐柔因为听见这边动静停下手中的活转头看过来,急忙拿手撑在脸旁边遮挡视线。“话说叶神你怎么也知道啊?!!”
  
  
  “用你们宿舍长的话来说,你的心情都写在脸上了好吗。”
  
  
  杜明心下愤怒着哇靠舍长竟然卖我,没有注意到叶修的表情突然变了一下,而这一切却正好被一旁收银的苏沐橙看了过去。
  
  
  “三杯?你们宿舍不是四个人吗?”
  
  
  “啊是舍长没要啦,他最近忙比赛,我问完他就赶去自修室了。”
  
  
  语罢杜明挥挥手,最后悄悄看了自己女神一眼就走了,只留一个回到流理台若有所思的叶修,和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的苏沐橙有些担忧的目光。
  
  
  周泽楷两个多月没去找过叶修了,从当天他意识到自己原来对叶修有超出友谊之外的感情时,他就怂了。他从叶修的床上下来,闭着眼睛开门,关门,然后又想起来叶修没盖被子,又硬着头皮走回去,闭着眼睛爬上床抖开了被子给人盖上,全程不敢看那人一眼,仿佛不看就能控制自己刹不住车的心跳一样。
  
  
  事实证明并不能。
  
  
  他回家待了一个暑假,以为这样突如其来的感情冷落一阵自己就会忘的,然而当他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校,把家里带的吃的分给舍友时,又毫无预兆地想到了叶修,想给叶修带一份。
  
  
  他的交际圈不广,认识一个人也不会是很快就掏心掏肺的那种类型,可是叶修这个名字又一次在他脑海中浮现了,潜伏了一个假期之久,在周泽楷回到这个城市时记忆又复苏了过来。
  
  
  假期里为各种其他事分心的周泽楷还以为自己真的忘了,直到开学之后他习惯性走进奶茶店,抬眼看见对顾客笑得正开心的叶修,他突然就克制不住转身落荒而逃的冲动。
  
  
  门口的风铃响了两遍,叶修捕捉到了那个匆匆离去的身影。
  
  
  从此周泽楷变着花样躲避舍友要求带奶茶的申请,自己也努力地绕路,没事不再经过那家店。报了个比赛泡在自习室里,每天沉迷学习无法自拔。和人走在路上远远看到叶修也立刻找借口拉着人绕开,比如刚才忘了东西在哪里,想起来那里有家店的东西挺好吃的。
  
  
  叶修想要抬起打招呼的手悻悻放下。
  
  
  周泽楷的行为也引起了宿舍老妈子方明华的注意,几次他刚想招呼一声叶修,却被周泽楷几乎是架着走掉了,一米八的人把头缩得低低的,像是犯了事的孩子,不敢面对家长。难道上次让小周带喝醉的叶神回去之后还没搞定吗?他叫上同样对把自己折磨得每天回宿舍沾床就睡的周泽楷有些担忧的江波涛,两个人一合计,在一个倾盆大雨的周末拉了两条小板凳围坐在没法出门的周泽楷旁边,一左一右夹着他。
  
  
  “……”周泽楷。
  
  
  方明华开口,“舍长啊……你和叶神……”
  
  
  周泽楷突然站了起来,说我去上厕所。
  
  
  然后被江波涛一把抓着衣服按回座位。
  
  
  “小周你不能再回避了,你自己明明知道喜欢叶神,为什么还整天躲着,为什么不试一下呢?”
  
  
  周泽楷看他一眼,换你发现自己喜欢的是同性你能这么有勇气?他低下头注视着电脑,好看的眉眼全皱在了一起。
  
  
  “那好歹没必要躲着吧,叶神还问过我你是不是讨厌他了呢。”杜明从上铺探出头。他去奶茶店的频率最高,见到叶修的次数也最多。他在想自己把周泽楷的近况若有若无透露给叶修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果然周泽楷有了反应,抬起头看着杜明,看得杜明摆摆手,“我说你忙比赛,只是没时间而已。”
  
  
  方明华和江波涛的目光又落回周泽楷身上,虽然不能完全理解,但他们好歹是能想象出周泽楷在踌躇什么的。掰弯一个直男有多难,想象自己要怎样才能答应和一个同性谈恋爱就知道了。周泽楷应着他们说再考虑一下,他们也确实没什么立竿见影的办法,总不能出馊主意说管他喜不喜欢你先推倒再说。
  
  
  他们想说的周泽楷自己也知道,但是没办法,他在怕。他怕现在的自己一站在叶修面前,就会被那双洞悉一切的眼睛看穿,然后被避而远之,连朋友都做不成。
  
  
  谈话不了了之,最后还是方明华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开玩笑说舍长你这么帅,只要表白,喜欢谁不是一把拿下啊。别浪费了你的颜值啊。
  
  
  周泽楷只好笑笑。看外面雨停了,就抱着书和电脑又去了自修室。
  
  
  但是尽管周泽楷很努力想要躲开叶修,叶修就像特意和他作对一样,出现在不经意间,出现在他人的对话中,出现在路口拐角,出现在周泽楷忙碌之余的脑海中。
  
  
  当周泽楷在清晨醒来,感受到裤子里粘腻的触感时,他真的只想把自己塞进深秋冰凉的床板中。
  
  
  然而天也不遂人愿,当周泽楷在比赛的集训队里看见一个职务为助教的叶修时,他几乎是掐着自己手腕才制止了自己条件反射转身就走的冲动。
  
  
  叶修也看到了他,结束了和别人的对话向他这边走过来,周泽楷眼神飘忽,强迫自己露出一个微笑。他觉得自己喜欢一个人怎么到了像是被体罚的中学生一样的地步,他没注意到自己罚站一样站了个笔直,被叶修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在心里偷笑了几声。
  
  
  “好久不见啊,小周。”
  
  
  周泽楷心说才不是好久不见,昨天前天大前天都在路上看到你了。但他没说出来,规规矩矩道了一声前辈好。没觉得这与以前的自己相比有多拘谨。
  
  
  叶修自从发现周泽楷很久没在自己面前出现时就觉得奇怪了,此时更甚。他曾经努力思考过原因,毕竟他对这个有点粘人的后辈还是挺喜欢的,人总对好看的事物天生抱有好感,结果勉强回忆起来这会不会是自己那天喝醉的事,难道自己在断片之后做了什么?
  
  
  但自己又不好当面去问,况且周泽楷又对自己一副提防的样子,这段时间以来只好压下。但他心里又觉得过意不去,万一自己真对小年轻做了什么,那什么都不补救可会让他内疚得要命。
  
  
  所以他在得知这个比赛集训招助教时,就以自己拿过这个比赛冠军的资源黑箱了进去,他想找机会和周泽楷谈一谈。
  
    
  周泽楷哪知道叶修在谋划什么,他只想跑。他看见叶修的衬衫扎进裤子里显得瘦而有力的腰身,看见叶修和那天晚上一样的红嫩的嘴唇,他就几乎要控制不住。
  
  
  “前辈……我还有事……报道完了我先走了……”
  
  
  叶修叹口气,想着没可能一蹴而就,就点点头放行了,看着周泽楷脚步越来越快的背影陷入沉思。
  
  
  周泽楷本以为自己会在这集训的两个月过得很煎熬,事实比他想象的好得多。叶修对他没有与对其他人不同,在老师的指引下很中规中矩地帮人指点一些简单的问题,只是偶尔他靠近周泽楷身旁写代码时身上若有若无的洗衣粉气味还是会让周泽楷心头一颤,有点痛又有点甜。
  
  
  有时他会看着叶修的背影发呆。叶修的手的确很好看,无论是张开还是握拳,线条都流畅锋利,又让人觉得暖和。此时已经入冬,叶修的手在电脑的光前显得更加白而透明,上面没有干裂的痕迹,被常年需要使用键盘的主人保护的很好。
  
  
  周泽楷也有几次被叶修发现偷看过,在愣住不知所措的时候就接收到叶修向他眨眼的信号。那种眼神,几乎点亮了周泽楷每天对着电脑几个小时的疲惫的视线。模糊中,他感觉眼眶涩得难受,慌忙低下头来。
  
  
  他这个样子,叶修怎么会注意不到。
  
  
  他对周泽楷几个月来避着自己的原因有了初步的推测,但不打算点破。他最近每天都能见到周泽楷,虽然周泽楷平时不怎么说话,也不会将心思摆在脸上,但他能感觉得到。因为这情感太强烈,饶是他二十多年没有任何感情经历的人都能几乎确认下来。
  
  
  那么他自己呢?
  
  
  新的一年在这样的时间中很快就到了,学校有元旦晚会的传统,叶修被苏沐橙拉到餐馆里,点了一桌好菜拜托着帮个忙。
  
  
  “嗯?你们学院没有会弹钢琴的?我才不信。”
  
  
  “拜托了~~~你也知道我不想和不熟的人一起演出。”苏沐橙睁着大眼睛,歪头企图博取叶修的同情心。
  
  
  “……那行吧,”虽然他不喜欢抛头露面,但他对苏沐橙一向纵容,“所以就这事?”
  
  
  “当然不止。”苏沐橙坏笑,叶修看见她这表情心里就开始发毛,果然,苏沐橙张口就是一句:“你和周泽楷发展到哪一步了?”
  
  
  叶修差点没把肺咳出来,他呛得满脸通红,在苏沐橙眼里变成了难得的害羞,她笑眯眯地托腮等着。叶修被她看着,无奈地说出真相。
  
  
  “什么都没有,你不要瞎想。”
  
  
  “不信。”
  
  
  “你这丫头……怎么会这么觉得?”
  
  
  “因为叶修对周泽楷很好啊,”接收到叶修不解的眼神,苏沐橙继续陈述论据,“不光为他去做助教,还特意给他带眼药水带护手霜,唉,这待遇我都没有。”
  
  
  叶修:……
  
  
  他没法不承认,这些还都是他干的。前几天叶修去指导周泽楷时发现他老是揉眼睛,问他他说眼睛有些干,于是叶修隔天就去药店给他带了瓶眼药水,再过几天又拿了支护手霜,原因是看见周泽楷那双敲键盘的手被冷风冻裂了口子。
  
  
  不过还有一点叶修不服,“那你现在手上用的护手霜谁给的?”
  
  
  “嘿嘿……”苏沐橙笑。
  
  
  元旦晚上,叶修和苏沐橙两个人合作的节目如期演出,苏沐橙是代表她们院唱歌,叶修则是被抓来弹钢琴,这让台下大有我萌的cp成了官配的议论。周泽楷也在台下,被迫听着这些无厘头的八卦,感觉心塞塞。
  
  
  江波涛拍拍他,说小周我们出去喝一杯吧。周泽楷摇摇头,自己走了出去。
  
  
  而刚好台上一曲完毕,叶修与苏沐橙一起谢幕时看到了逆着人群出去的身影,下台之后就跟了出去。
  
  
  要找到周泽楷不难,他个子高,在人群中很容易被择出来。叶修一路跟着他,看他经过自己平时工作的奶茶店,在门前驻足了一会没有进去,进了对面一家酒吧。叶修跟上去,站在周泽楷刚才站的位置上停了一会,他觉得他想要说清一些事了。
  
  
  叶修进去的时候周泽楷已经点上一杯了,坐在吧台上特明显的一失意帅小伙,连续被几个人搭讪,有男有女。他明显已经醉了,却还礼貌地拒绝着别人,表示只想自己静静。叶修走过去,周泽楷习惯性刚想抬头说话,望见是叶修,十足的惊讶之余,叶修注意到他的手一下子攥紧了。
  
  
  “怎么一个人喝酒?”
  
  
  虽然这句话几乎和刚来搭讪他的人用的句子完全相同,周泽楷却有了截然不同的反应。他趴下来,把头埋进手臂里,在叶修的注视下过了好一会才闷闷地发声说没事,累了而已。
  
  
  叶修努力控制住自己摸那一头黑发的冲动,但他赶着要在新一波搭讪者过来之前帮周泽楷结账,然后拉着有些耍赖不愿走的周泽楷离开了酒吧。周泽楷被外面的冷风一吹就清醒了不少,立刻低下头翻找钱包想把钱还给叶修,叶修却制止了他,“先走走吧。”
  
  
  新年伊始,夜晚的街上没什么人,周泽楷跟在叶修后面,努力使自己清醒过来,不让自己万一有什么冲动失言的机会。他看着叶修的背影,想着这个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像现在这样,游刃有余对什么都好像不上心,但又好像暖和得不行,像他俩现在穿的衣服一样。
  
  
  ……什么糟糕比喻。
  
  
  但周泽楷的确是被风吹得有点头疼,他刚加快几步走到叶修身旁,就被突然转身的叶修吓到了。
  
  
  “小周怎么了?”两个人几乎撞在一起,却都没有退开多少距离,此时两张脸凑得很近,叶修呼出的热气熨在他脸颊上,疑惑的眼神动摇着周泽楷的内心。
  
  
  他不会知道刚才为止的叶修都在思考关于为什么他会对这个后辈这么上心的问题,而这恰好与几秒前周泽楷的感叹出奇地对应了起来。
  
  
  “前辈……冷……”
  
  
  他只知道此刻他真的忍不住了,撒娇一样,伸出手把近在咫尺的叶修抱进了怀里。
  
  
  就当是在做梦,我在做梦,我喝醉了。
  
  
  叶修愣住了,听耳边的周泽楷说喜欢,喜欢前辈,喜欢叶修,边说边把头往叶修颈窝里埋得更深。他语无伦次的,仿佛下一秒就会睡过去,又仿佛每一秒都很清醒,叶修被抱着无法动弹,周泽楷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怕他跑。
  
  
  他原本对自己的长相还是挺有信心的,此刻等待叶修的反应却忐忑得像是在听候审判。紧张之下,周泽楷的手越箍越紧。
  
  
  叶修无奈,说那行吧,做你男朋友的话可以轻点吗?
  
  
  这下轮到周泽楷愣住了,他不敢置信地抬头看叶修,叶修还是那副懒散的样子,只是耳朵红了,被周泽楷注视着有越来越红的趋势。
  
  
  他力气松了,叶修轻易挣了出来,转身继续走,仿佛刚才的话没有说过,只有周泽楷知道那人露在外面的耳朵仍旧红得扎眼,在碎发撩动下几乎能感到热气。
  
  
  曾经叶修和他说,像他这样帅气的男生晚上一个人在外面很危险。他看着灯下叶修的身影,觉得叶修才是危险极了,因为连自己都快要忍不住,想对他做些什么了。

  
  他快步上前去,在叶修脸颊上亲了一下。
  
  
  被偷袭的叶修愣了一下,摸了摸脸颊,转过来看见周泽楷小心翼翼又好像有些知道错了的表情,不由有些好笑。
  
  
  “知道错了?知道错哪了吗?”
  
  
  周泽楷茫然,叶修看他认真思考答案的样子终于笑出声,他的小男朋友果然很可爱。
  
  
  “多大的人还不会接吻……”
  
  
  “这里才对。”
  
  
  周泽楷只感觉到自己嘴唇上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蜻蜓点水而去,叶修撩完就走,毫不拖沓,可惜被反应过来的周泽楷追上,按在巷子里吻了个彻底。
  
  
  这途中周泽楷开心地发现不光自己不会接吻,叶修也不会。
  
  
  
  
  
  “等你好久,前辈。”
  
  
  
  
  
  
  
  
  END.
  
  
  
  
  亲亲了真开心www

     没想到总共能写1w字,感谢喜欢(๑>؂<๑)

评论(1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