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 写的东西质量不定 _(:3」∠)_
Drrr静临
全职啥都吃 主周叶&喻黄
事实上还有All黄 All叶All倾向
快新←但没有产出
另外最近的新欢→太中 昊翔 维勇

【周叶】隐藏剧情

  一直拖着没看完全职,今天终于补完,于是产生的对原作结尾的妄想_(:з」∠)_
  
  
  
  
  
  
  《隐藏剧情》
  
  
  
  
  “我要退役了。”
  
  叶修这样说的时候周泽楷正坐在床头一心一意地拉着叶修的左手做手操,叶修则专心致志地单手拖着今天总决赛录像的进度条,冷不丁冒出来一句。
  
  周泽楷愣住了,下意识扣紧了叶修的手指。
  
  “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叶修问他。
  
  
  
  有。周泽楷想。当然有。
  
  
  
  他从第一赛季就知道叶修了。那时他还未成年,接触游戏已有一阵子了,但玩起荣耀还是新手。一天刚好看到第一赛季的总决赛直播,一叶之秋一往无前的样子像是流星,在他以及许多人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迷弟从娃娃抓起,那时的叶修不知道这一天,他多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小粉丝。
  
  迷弟也是个有天赋的玩家,报名轮回训练营的时候周泽楷就抱着必胜的决心,一定要正式签约做上职业选手,和叶秋站在同一个舞台上。磨练技艺并不容易,那时不善与同龄人交流的周泽楷唯一的乐趣就是翻出一叶之秋的比赛视频来看,或者是偷偷顺走放在休息室茶几上的电竞周刊,翻找有没有叶秋的消息。
  
  毫无疑问任何一个迷弟都会好奇自己爱豆的面貌。
  
  周泽楷指望着哪一天能在电竞周刊封面上看见“斗神操作者真容曝光!”的大字标题,可惜叶修技术太娴熟,直到他退役再打回挑战赛,粉丝们都不知道叶秋长啥样。
  
  周泽楷就比较幸运了,他被选中当上轮回战队的队长了,已经不同于一般粉丝了。
  
  于是他也可以见到叶秋了。
  
  如果周泽楷是一个健谈的人,用不着像黄少天那种级别,若有人和他提起他与叶修的初见,他都可以讲得细致入微,连叶修当天穿的什么都可以描述出来。
  
  ——嘉世队服嘛,不用想也知道。
  
  但周泽楷的确对那天记得很清楚,那天是他十九岁生日,因为要比赛,他的队友在主队场馆的休息室里给他准备了一个小蛋糕,并趁他不注意将奶油抹到了周泽楷那时仍旧有些稚嫩却已掩不住帅气的脸上。
  
  滑滑的,又甜丝丝的。周泽楷浸在奶油淡淡的香气中,出了休息室想去场馆卫生间洗脸,在拐角和一个人撞到一起。
  
  “抱歉……”
  
  “啊,不好意思。”
  
  是很好听的声音,有些低沉,似是被烟草浸染出来的音色,烟味混在奶油香气里也并不讨厌,让周泽楷好奇地抬头看一眼,却发现对面的人也正在打量他。
  
  红色。嘉世队服。
  
  没见过的新面孔。
  
  周泽楷察觉出什么,因此对对方盯着自己看的不礼貌行为没觉出什么不满,过一会对面那人笑了,开口叫出了周泽楷的名字。
  
  “是小周吧。”
  
  一上来就是有些亲昵的称呼,按理说这种自来熟挺让人尴尬的,周泽楷却不觉得。他比较好奇为什么这人会认识自己,就听那个人自顾自说下去。
  
  “真人比相片帅嘛。你好,我是叶秋。”
  
  一只好看至极的手伸出来,周泽楷的脑子却仿佛被轰炸了,隔了很久才握住那只手,却克制不住手中的颤抖,于是只是顺势摇了一下就松开了,怂得他咬牙。
  
  爱豆的手诶!
  
  周泽楷心中开出了小花,脸上却为了不要让自己笑得太傻于是保持着一个僵硬的表情。叶秋说之后比赛加油,周泽楷木然点头,这还让当时的叶修觉得自己难道招了新认识的人讨厌,不然人家为何回答问题都是能简则简。
  
  当晚的周泽楷是拒绝洗手的。
  
  其实他甚至脸也不是很想洗,因为叶秋夸了这个脸上挂着奶油的他帅。
  
  嗯,爱豆说什么都对。
  
  之后每一年生日,周泽楷对于轮回队员们抹奶油的传统向来是最积极配合的一个,任凭一群疯子往帅脸上招呼眼都不眨一下。
  
  然后这种崇拜的感情是什么时候变质的呢?
  
  这周泽楷就不知道了。也许是每个赛季嘉世对轮回见面时两个队长的寒暄,也许是叶秋在选手群里吆喝下本时周泽楷的积极响应,也许是后来发展到的固定副本搭档,再到qq上没事也会来几句的闲扯。
  
  和叶修聊天他总不会让话题冷场,对于有一半几率会回复嗯啊哦的周泽楷来说实在是配合得不行。
  
  周泽楷本就没谈过恋爱,所以栽的时候毫无知觉。
  
  每一场叶秋的比赛他都看,不仅是与队友研究比赛时看,轮回队长的电脑里有一个命名为叶秋的文件夹,专门放的都是叶秋的视频集锦。周泽楷的迷妹还能有周泽楷真人的影像资料,而叶秋粉就惨了,他们只有数不尽的比赛视频,真人连影子都见不到。
  
  不过职业选手还是有特权的,比如聚餐拍几张照片什么的,偷偷存下来也不是什么难事。群里制作的表情包,人人有份,即使上面的叶秋总是配字嘲讽,但周泽楷就是觉得可爱,没有人比他更可爱了。
  
  但在第八赛季,他突然就收不到叶秋的音讯了。
  
  叶秋退役了。
  
  周泽楷觉得叶秋明明正当打,怎么会退役,可那个平时几乎24小时亮着的头像连着灰了几个月,他突然就想起了圈中一些前辈退役以后江湖不见的结局,他感到难过了。
  
  他以前从没想过他和叶秋的联系竟这么虚无缥缈,没了qq没了荣耀,就再没什么能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叶秋还没有手机,苏沐橙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周泽楷一度以为自己的单恋就这样了,直到君莫笑的出现,直到全明星的龙抬头,他又找到了那个人的线索,救命稻草一样抓了上去。
  
  一个丑丑的笑字头像刚亮起来就被点开,周泽楷问候着,礼貌的早安午安晚安,在叶秋的默许下跟着第十区小队下本,虽然因为职业选手的日常训练不常上,但那几个月,周泽楷自觉和叶秋的关系突飞猛进中。
  
  后来从叶秋前辈改口叫叶修前辈,再后来,改叫叶修。
  
  周泽楷告白的时候即使隔着屏幕都紧张出了汗,手指滑得抓不住鼠标,他不相信叶修什么都看不出来,他尽了最大的努力,结果听凭叶修。
  
  叶修答应了。
  
  第二天周泽楷就飞去了H市,叶修看到他时有些惊讶,然后笑容还和平常一样,说那我们出去吃饭吧。
  
  也是在那一天,周泽楷第一次亲了叶修的脸颊。
  
  异地恋有异地恋的好处,周泽楷觉得自己直至今日都还处在热恋之中,叶修的脸怎么看也不会够。即使相隔两地,即使有时一个月也见不到一次,但叶修还和他联系着,是努力一下就能相见的实体。
  
  十赛季的总决赛让他对叶修的认识又上了新的高度,叶修与他都不遗余力,结果虽然不能两全,但真正的职业选手从不将个人感情与这些掺杂在一块。
  
  作为恋人,他是真的祝福他。
  
  但也是真的心疼他。
  
  两年来叶修比周泽楷初见他时瘦了很多,周泽楷三个小时前看电视转播叶修已握不住奖杯,就想着回来一定要给叶修做足手操,不能影响到叶修之后的竞技水平,谁知道叶修还窝在他怀里,说出的话却将他推向谷底。
  
  周泽楷是知道叶修离家出走的,只是他觉得此刻觉得委屈的自己有些太过任性了。
  
  退役就是江湖不见吗。
  
  他看着这个人从神坛陨落,再一步步走上巅峰,披荆斩棘,如今在获得了最终的荣耀后,就是结束了吗?
  
  “我会回家,可能不能再打荣耀了。”
  
  “也可能不能再联系你了。”
  
  “你没有什么要说的?”
  
  周泽楷将目光移回叶修脸上。
  
  有啊,有的。太多了,那些你不知道的事,还没来得及都告诉你。
  
  可是……
  
  “要记得我。”
  
  叶修想过周泽楷会挽留,会生气,倒没想过此时这人紧抿着嘴唇眼睛都红起来的样子,和安静乖顺得仿佛将被放在盒子里遗弃的小狗的表情。一开始他接受这段关系本是周泽楷的恳切打动了他,让他即使认为自己只是单纯欣赏后辈的感情也答应了周泽楷的告白,还以为自己并没有那么喜欢周泽楷,现在想想如果叶修本身不是随意玩弄感情的人,能让他破例,也就说明他对这个青年原本就有不同于他人的感觉。
  
  自己也意识得太晚了。
  
  叶修也觉得喉咙干涩,他想了想,即使要结束,也不妨碍给双方留个念想。
  
  “那这样吧,我要是有一天又出现在你面前了,那就还一起吧。”
  
  “如果那时你还愿意的话。”
  
  周泽楷抱着他,手臂越发收紧了起来。
  
  
  
  轮回的队长始终认为兴欣的队长是与众不同的。就比如说此刻周泽楷坐在电竞总局的会议室里,在一片嘈杂中盯着叶修倒腾多媒体设备,叶修脸上完全没有别人口中退役又出来没完没了的尴尬,还能一脸不爽地和黄少天张佳乐扯皮,说得好像自己做这个领队真的有多委屈一样。
  
  脸皮是与众不同的厚呢。
  
  可也是与众不同地让人喜爱。
  
  他在上台拷资料时没有看叶修,和新队友们一起出了门,孙翔和唐昊不知为什么杠上了,原本走在周泽楷身边也转瞬溜到前面不见了影。没有人注意到周泽楷慢下来,停在会议室门外,脱离了队伍。
  
  他听见里面的交谈。叶修说,我可是职业选手啊。
  
  是,是,你不光是职业选手,你还是我的叶修。
  
  没多久苏沐橙走出来,看见周泽楷一点也不意外,点了点头就离开了。叶修踏出门口的时候却被周泽楷堵住了去路。
  
  “……”
  
  “好吧好吧,我履行约定。”
  
  叶修无奈,牵了周泽楷的手。
  
  
  
  
  
  END.
  
  
  
  写到这个点约莫只能睡五个小时了 感谢喜欢(๑°3°๑)

评论(7)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