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 写的东西质量不定 _(:3」∠)_
Drrr静临
全职啥都吃 主周叶&喻黄
事实上还有All黄 All叶All倾向
快新←但没有产出
另外最近的新欢→太中 昊翔 维勇

【维勇】不限亲吻

  维克托生贺
  CP维勇
  为了赶上这天一口气六话(然而还是差一点_(:з」∠)_
  动画结束背景 希望没有bug
  
  
  
  
  《不限亲吻》
  
  
  
  胜生勇利醒来的时候,身旁已经空了。
  
  他眯眼望着刚来到几天还不熟悉的灰色天花板,探出手摸了几下。两张距离不足手掌宽的床左边已经铺好了被子,和往常不一样的,与房间同一色调的布摊得整整齐齐。
  
  维克托……去哪里了……?
  
  空气中残留着淡淡的酒气,胜生勇利在头痛之中努力回想,再被脑海里一闪而过今天是维克托生日的信息击中弹了起来。刷牙洗漱不过几分钟,他踩着刚住进维克托家里时那人硬要给他穿上的粉红色棉拖,从房间里悄悄探出头——
  
  没人。客厅是空的。
  
  他突然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有些慌乱起来。胜生勇利选手,在到达教练家里度假的一周后仍会因为身处不熟悉的环境而紧张。
  
  大概是去晨跑了吧……
  
  但是维克托好像很久没有这么早起了,自从当了勇利的教练住进了他家,他所见到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就是一个时常会撒娇赖床的人,虽然在约定的训练日会早起,但若是休息日,男人绝对要睡到日上三竿。
  
  这很不正常。
  
  维克托看似和他已经足够亲密,但胜生勇利仍觉与他隔着一段距离。
  
  是什么呢?
  
  昨晚喝酒的余劲还没过,花滑界的巨星生日前夕,再加上平安夜,俄罗斯的几个滑冰选手与被戏称为携带家属胜生勇利的维克托一起跑到外面吃了一顿。他没有维克托喝的多,那个人帮他挡了许多慕名而来想看大奖赛银牌得主传说中的钢管舞的人灌下的酒,被扛回来的时候还张着心形嘴打着酒嗝,扑在勇利的背上说小猪真暖和啊。
  
  “……”
  
  维克托滚烫的脸似乎还贴在耳边,勇利停下系围裙的动作,不由自主地摸了摸有些发热的耳尖。
  
  他从冰箱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里脊肉,解冻之后用刀背拍松,腌制了十几分钟后裹上淀粉,再浸过蛋液,在他把面包粉铺上去时听见大门传来开锁的声音。
  
  “诶?勇利?起的真早啊。”
  
  “欢迎回来……维克托才是,平常不都起很晚的吗,昨天喝那么多更应该多睡一会啊。”
  
  维克托换好拖鞋走过来,在看见勇利在做的事情后笑着执起勇利沾满面包粉的手腕,在上面轻轻落下一个吻。“我没事。谢谢勇利。”
  
  “……”
  
  胜生勇利脸一红,他也只会在比赛或是心情激动时能够一脸坦然地接受维克托对他这样亲密的举动,而像在这种时候,他却只能表现得像被撩的女高中生。
  
  “我去换衣服,勇利,油烧热了哦。”
  
  顺着维克托手指看去,金黄色的油星子已经在锅中跳跃,胜生勇利手忙脚乱地把火关小,再想拿起里脊肉放进去时却被捧住侧脸。维克托不知道在想什么,在勇利耳侧落下一个轻吻。
  
  “啊好期待呢,勇利的炸猪排。”
  
  他有些沙哑的嗓音响在耳畔,热源远离,胜生勇利愣愣地看着锅里冒出的细细泡沫,捂住自己心脏。
  
  糟糕,好像跳得有点快。
  
  然而距离他发现自己将面包粉都抹上了维克托的围裙还有三秒钟。
  
  维克托坐到桌前时勇利还在给猪排翻面,于是他掏出手机百无聊赖地刷着社交网站,看见一圈来自熟人发给自己的生日祝福。勇利的好友披集正好在旅游,惯例发了自拍后还附上之前聚餐时维勇两人抱在一起跳舞的偷拍,赢得首页大呼小叫一片。克里斯托夫更是扬言寄了好♂东西过来,大概这两天就能到,让维克托好好使用。正巧门铃响了,维克托去开门,获得一个星星眼求签名的快递员和散发着不明气息的包裹一枚。
  
  维克托在餐桌上拆开来,里面的套和各种用♂品吓得端盘子上桌只是瞥了一眼的勇利手一抖差点把饭打翻。
  
  “……维克托……!”
  
  “哦抱歉抱歉,是克里斯寄的。”
  
  维克托把东西收到桌底,觉得脸红成这样的小猪真是可爱得不行。接过勇利递过来的勺子,维克托在勇利忐忑的眼神下舀了一勺,酱汁和已经被细心地切成小块的炸猪排混合在一起,满满地都是来自食物和做食物的人的暖意。
  
  “……”
  
  “不好意思……没有妈妈做得好……”
  
  勇利看维克托久久不说话,以为他不满意,于是小心翼翼地说道。
  
  “不是哦,非常好吃呢。”
  
  他伸手摸上胜生勇利的下巴,上面沾着一些面包粉,那个人还毫无自觉。他看着勇利逐渐变红的脸,他笑了,又吃了几口才问:
  
  “勇利怎么不吃?”
  
  “啊……我不是没有赢吗,况且为了下个赛季也要保持体重——”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口塞满,维克托举着自己的勺子托腮看着勇利,心想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
  
  “这是教练的命令。”
  
  “维克托……”
  
  勇利撇开视线,在教练的注视下一语不发地把嘴里的东西吃完了。
  
  下午维克托没有出门,躺在沙发上挨个给好友回了邮件。临近傍晚时吃过晚饭,男人拖着在电视上刚看完一场电影的勇利出去遛弯。
  
  路上遇到了尤里奥,在少年恶声恶气地指使勇利去街对面买饮料时维克托就感觉到他好像有什么话要和自己说。
  
  “喂秃子,生日快乐。”
  
  “谢谢呢尤里奥,但是尤里奥特意把勇利支开不只是要和我说这句话吧。”
  
  尤里奥翻个白眼,刚好拿着两罐咖啡回来的勇利隐约听见两人背对着自己的谈话。
  
  “还没拿下吗……”
  
  “……他好像还没……”
  
  勇利放慢了脚步。维克托的背影看起来有些陌生,侧脸露出温柔而苦涩的表情是勇利从未见过的一面,尤里奥一脸不耐烦却还是认真地听着,两人周围的气场让人无法接近。勇利知道,那是维克托不会和胜生勇利说的事情,他也觉得自己没资格插足询问。
  
  好在尤里奥很快注意到了他,嚷嚷了一句咖啡还是给猪和秃子喝吧,还没等勇利走进就转身走掉了。
  
  勇利还呆在原地不知所措,没注意到维克托抓住他的手臂,说回家吧。
  
  “嗯……”
  
  羽毛一般的,维克托在勇利的侧脸上轻碰了一下,却又在勇利做出反应之前缩回了脸。
  
  “走吧。”
  
  今天的维克托,有些奇怪。
  
  勇利坐在沙发上擦头发,看见维克托出来坐下,要他拿放在他手边的干毛巾。勇利坐起来,顺手帮维克托把毛巾盖在了头顶,不顾那人还停在半空中的手跪在维克托身旁揉搓起那一头银色的长发。
  
  维克托好像又有把头发留长的想法,记得之前还说过自己觉得长发的维克托很帅气想合影什么的,没想到愿望这样就能实现。勇利擦着擦着起了玩心,又戳了戳维克托头顶的发旋,被维克托拍了拍大腿以示不满。
  
  “勇利可要温柔点啊,以后要是我老了秃了,勇利可要负责照顾我啊。”
  
  笑着吐槽说只是掉头发还需要照顾,勇利却被维克托向上抓住手腕,问勇利不愿意照顾我吗。
  
  是看不懂的眼神。
  
  勇利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想说维克托将来肯定会有一个漂亮又贤惠的妻子帮你擦头发不会秃的,又想问维克托难道希望我照顾,可是我总会退役的啊。
  
  他张了张嘴,先说了前一句。
  
  然后感觉捏着自己手腕的力气越来越大,维克托瞪着他,眼睛却有些湿润了。他知道维克托可能意外是个会被气哭的设定却不知道自己哪里又做错了,只能停下手里的动作捧着维克托的脸颊。
  
  “维克托应该有喜欢的人吧,”他半开玩笑地说,“克里斯寄的东西可不能浪费了啊。”
  
  开带颜色的玩笑他也会,只是对着维克托他就觉得很紧张。
  
  “可是我喜欢的是勇利啊。”
  
  “是是,我也喜欢维克托但——”
  
  嘴唇被堵住,今天的第无数个亲吻了。
  
  却是最让勇利慌乱的一个。
  
  ……因为这个亲吻,没有理由发生啊。
  
  如果说之前都是出于礼节,现在却在说过那样的话后做出这种举动,我会误会的啊。
  
  勇利曾想过在这八个月里他们之间的无数次的相互吸引和拥抱,是因为比赛吧,教练和运动员的信任维系什么的。但他又隐隐觉得不对,像是有什么一直酝酿着,埋在土里,等待破土的一天渐渐逼近。
  
  “维克托……这是……什么意思……”
  
  “啊呀,我还以为小猪一直都知道的呢。”
  
  维克托低垂着眼眸摩挲着他的嘴唇,不是干裂的缘故,只是眷恋至极。
  
  “喜欢是……?”
  
  男人笑了,缓缓将他搂进怀里,在颈窝找到一个合适且确认能将这个人一辈子锁在自己怀里的姿势。他轻咬着勇利睡衣领口露出来的皮肤,牙齿间磨出烧红了勇利耳垂的告白。
  
  “对勇利的喜欢,是想要亲吻的喜欢哦。”
  
  
  
  
  
  
  END.
  
  
  



评论(9)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