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 写的东西质量不定 _(:3」∠)_
Drrr静临
全职啥都吃 主周叶&喻黄
事实上还有All黄 All叶All倾向
快新←但没有产出
另外最近的新欢→太中 昊翔 维勇

【静临】眼中

  静雄生贺 和短小君的•轻松•愉快•的联文233333
  一个静总裁x临明星包养(事实并没有)梗,我的主意,小言就小言吧(
  甜蜜且OOC注意ԅ(¯ㅂ¯ԅ)
  
  
  
  
  
  《眼中》
  
  
  
  
  折原临也拖着箱子,对来接应的机场地勤露了个礼貌的微笑,随即扯上他的口罩,低着头跟随着向特殊通道走去。
  
  他的手机刚开机,波江的短信就跟着过来,提醒他风声泄露了,有人在他几小时前候机时拍到了他,现在成田机场外边已经积了一小撮人群,打着横幅和大字想堵到他。
  
  折原临也眨眨眼睛,嘴角拉起一个招摇的笑,可惜隐藏在口罩下没人看到。他从背包里翻出墨镜戴上,心想着要不是今天有事他才不会听话地走后门,他可是很喜欢他的粉丝的,无论是温软的妹子还是夹杂在其中小部分的狂热汉子,都是每一个明星应该好好珍惜的宝贝不是吗?
  
  当然他的心理活动要是给助理波江听见又免不得嘲笑他。一个整天想着观察人类的人,他口中所说的爱能是什么爱呢?
  
  但是折原临也自己清楚,凡事都有例外。
  
  平和岛静雄就是那个例外。
  
  这种话他当然不会当着那个人的面说,只能在心里偷笑着,再想象一下平和岛知道这件事的样子,够他笑一年。
  
  打的的时候顺手给看见他眼前一亮的司机签了个名,拜托他开快一点,已经到那个人下班的时候了。
  
  
  
  
  折原临也认识平和岛静雄的时候还没这么出名,彼时他才刚毕业,辗转几个剧组虽然都顺利地拿到了角色,但都是不起眼的小角色。纵使他学表演时成绩优秀,长相也佳,终究因为缺少经验和外表看上去的不好亲近,所以虽积攒了一些粉丝,却一直没大红大紫。
  
  他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平和岛静雄的。
  
  那天平和岛财团的继承人来某剧组看弟弟,一眼就看见坐在一旁椅子上看剧本的某人,翘着二郎腿,身体后仰一点一点的,愣是把塑料椅子坐出了豪华老板椅的感觉。
  
  似乎注意到了有人在看他,坐着的人眼神犀利地往这边一看,正对上平和岛静雄来不及躲避的目光,然后那双红色的眸子弯起来露了一个笑。
  
  这个笑当然不是纯洁友好的笑,彼时折原临也一眼就看出站在那里同男主演羽岛幽平交谈的人身上Giorgio Armani的西装价值不菲,一头金发很衬茶色的墨镜,手上的表也是Vacheron Constantin,富二代气息扑面而来。再加上和已落实的富二代羽岛幽平略为相似的外貌,好嘛,是那传闻中的哥哥没跑了。
  
  于是折原临也笑了一下,和行业内有些人暗示的笑容相似,然而本人并没有这个意思。
  
  然而平和岛却被成功误导了,他没叫助理私下把人叫来,说钱放在这你知道该怎么做,而是像个被吸引的单纯男孩,只是来探班的次数突然多了起来。
  
  折原临也自然注意到了,暗自觉得好笑,面上该吃吃该睡睡该演演,丝毫不受影响。
  
  他知道平和岛坐在灯光布景后面,隐藏在黑暗里,打量他的眼神像是野兽观察猎物。
  
  所以一部剧拍完后,接到一个陌生来电的折原临也一点都不惊讶。
  
  真正接触上他才发现平和岛静雄真的和他沉浮圈内几年见到的人都不一样,以前虽也有类似身份的人因为看了他的电影打听到了他的联系方式,甚至直接扔给他房卡的,但都让他或温和或强硬地拒绝了。那些人没见识过他的诡辩能力,最后都巴着道歉顺便喊一声折原大人,折原临也对此表示这都习惯了。
  
  静雄不一样,他没想到一个按理说纵横商界几年的老油条,在电话里连舌头都捋不直。
  
  这就很有趣了。
  
  时间转回现在的折原临也,他匆忙下车的时候不忘对数钱的司机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他当然着急,他昨天还在北海道拍一部文艺爱情电影,没想到今天就要开始为自己的爱情担忧,刚才在车上听收音机的八卦小报,什么折原临也与新剧女演员疑似擦出爱情的火花,听得司机眼神一个劲往这边看,想凭自己双眼求证一下真相。而折原临也自然不会给这个机会,脸上的微笑恰到好处地诠释什么是淡定,也不急着解释清楚,毕竟炒作是公司的注意,提高电影关注度才是真相。
  
  但是对平和岛,他觉得必须要解释一下,生怕某个一遇到他就开始暴躁不冷静的人大手一挥让自己经纪公司破产,那他还靠什么吃饭啊?
  
  他知道他会说,我养你。
  
  ……这样多没意思。
  
  折原临也让司机把车停在一个众多富人居住的小区门前,剩下的靠他自己走进去。他注意到平和岛宅还没亮灯,舒了口气,掏钥匙开门后迅速地关上了门。
  
  定期清理的房子一尘不染,折原临也先洗了澡,然后窝进沙发里,找出平时习惯的姿势,很快就听见开锁的声音。
  
  他又蹦起来,于是平和岛静雄一推开门,就看见里面一个穿着他衬衣的人背着手在玄关等他。
  
  “晚上好小静!”
  
  静雄眼见着最近只能在电视里见到的脸凑到自己面前啵地一声给予一个吻,鞋还没来得及脱,先把人抱了个满怀。
  
  “等下疼疼疼……”力气太大了,临也几乎以为自己的内脏都要挤错位,拍着静雄的肩膀让他把自己放下来,前一个小时还在会议上指点江山的男人现在就像一只大型犬,蹭着他的脖子只想找一些熟悉的气味抚慰自己。
  
  “别舔……”
  
  颈后湿湿的,真的像是久离归家的主人被看家的宠物“招待”的场景。临也见拍没用,动作也轻柔下来,一下一下顺着犬类的头毛。
  
  当初真的没想到会被这样地依赖。
  
  那时候折原临也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个人有趣,他从小对各种各样的人的观察欲望驱使他和平和岛静雄保持着联系而不像以往那样斩钉截铁,后来他发现他并不是很正常的人类。平和岛总裁的怪力第一次见到时真是让他惊掉了下巴,虽然有专业演技撑着没有表现出来,但折原临也对他的兴趣确实自那以来飞速翻着倍,波江曾冷嘲热讽说这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凑一块,临也从不理会她毒舌却尽职的助理说了什么故意气他的话,但这句他承认说的很对。
  
  静雄和他说不上哪里像,气质背景职业都不像,只是见到就有种同类的感觉,这还是他逐步挖掘出来的感受。
  
  临也好不容易被放下来,就主动揪着静雄的领带吻了上去。
  
  静雄也很惊,愣了一下才开始回应。
  
  临也手上不闲着,帮人把外套扯了把扣子解了,皮带扣敲在门板上咚地一声。静雄被他推进浴室,蒸腾的水汽一下子糊了静雄的眼才发现临也早就备好了一池热水等他在这冬天的傍晚回家就能洗个澡。
  
  心口窝着暖意,被扒光的静雄想拉着人一起,却被无情告知自己已经洗过了,而在外面一天的人不洗干净不能进门。
  
  皱着眉,静雄委委屈屈地自己洗完了澡,裹着浴袍出来发现临也不知从哪变出了一个手掌大的蛋糕,正想方设法往上面插尽可能多的蜡烛。
  
  以防蛋糕被五颜六色的蜡烛插得稀烂,静雄连忙走上前去,握住临也的手扣在一起怕他乱动。
  
  “啪啪啪,祝我们的平和岛小静二十九岁生日快乐!”
  
  “你那是什么叫法……”平和岛皱眉,但没有急于否认。对临也他总是处于无奈的状态中,以前有想过挣扎,现在已经渐渐糜烂在沼泽地里了。
  
  “你好,请问平和岛先生有什么愿望吗?说出来可能神明大人就会大发慈悲帮你实现哦?”临也装模作样举着个话筒,演记者也是一流。
  
  清楚地知道所谓神明大人指的就是他自己,平和岛静雄撇撇嘴。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想要的都能买到,唯一钱不能买到的现在正在他面前一根根点着蜡烛,催他快点许愿然后快点吹掉,否则蜡油就要滴在奶油上。
  
  他一口吹掉蜡烛,在临也伸手的时候探过脸堵住他的嘴巴。
  
  “想要一样东西……”
  
  “是什么?”
  
  两个人黏黏腻腻地亲吻,说的话也仿佛蘸着蜂蜜,鼻尖抵着鼻尖,眼神粘着眼神。
  
  “演员折原临也的全部。”
  
  闻言临也笑了,似乎是早就猜到会有这种问法,毕竟是浸淫各式小言剧本的大明星。他装作为难的样子,说给你没问题,但是还有歌手的折原临也,模特的折原临也,准备参与导演行业的折原临也,先生你只要这一个,那剩下的怎么办呢?
  
  “不管,都要……”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静雄充分发挥他与生俱来的霸道资本,搂紧了临也让人挣脱不能。
  
  “那个女演员……”
  
  “长得很漂亮吧?”临也贼笑。
  
  静雄拍他一下屁股,临也才说那是炒作,同时在心里又重复一次不能跟单细胞开这种玩笑,但是他明明什么都清楚不是吗?
  
  和他一样,静雄的眼中也都填满的是他的身影,一个动作一个神态都清楚是否说谎,除此之外何须多言。
  
  临也和静雄一口一口喂着把蛋糕吃完,没买大的是因为晚上静雄还有更大的生日应酬要参加,留着些肚子。但是在他出门之前,还有一些事情可以干。
  
  “你轻了。”静雄抱起临也说。
  
  “我没有。”临也否认。
  
  两个人一句句互相绊着,走进卧室,把门关上了。
  
  
  
  
  
  END.
  
  
  
  牌子都是百度的,穷人并不懂什么奢侈品(´๑•_•๑)
         想要评论w
  来晚了抱歉……

评论(20)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