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还瞎写
吸批吃周叶|忘羡|花怜|喻黄|静临|快新|太中| 昊翔|维勇

【周叶】来,张嘴——[下]


努力拾起写文技能……





当晚的约战难得顺利,主要是叶修难得守时,和早早等在线上的一枪穿云酣战至夜半三更,直到周泽楷耳机里传来叶修打哈欠的声音才双双道晚安各自下线睡觉。

 

躺在床上的周泽楷翻来覆去睡不着,一半是因为麻药劲过去,嘴里缺了一块的那个地方有点不明显却不容忽视的疼,另一半是因为过去几个小时和叶修的竞技场,让小年轻热血沸腾,在只有一人的宿舍里翻滚出一声傻笑,再混乱地梦着穿着白大褂挥舞战矛的叶修迷糊睡去。

 

当晚二人还口头约定了周泽楷复诊的时间,然后在之后断断续续的约战或是约下本中周泽楷摸清了叶修上班的时间,小心翼翼地问叶修可不可以来跟着学习。

 

“可以啊,不过你不用上课吗?”

 

“没课的时候。”周泽楷附赠了一个乖巧的表情,今天宿舍的人都在,周泽楷不好在有人已经睡了的时候语音,于是就给叶修发消息。

 

“好吧,不早了,你明早还有实验课吧。”

 

“嗯……晚安学长。”周泽楷有些不舍地合上电脑,才猛然惊醒,他什么时候和叶修说过他明早有实验课了?

 

第二天周泽楷盯着导师旁边背着手一脸亲切学长样子的叶修,总觉得他脸上有一丝狡猾闪过,正对着他的自己被闪到,盯着盯着眼神不由自主地就想往别的地方瞟,像害怕对视一样。

 

周泽楷旁边的同学一听说这是叶修,立刻激动地拍周泽楷的手臂,说小周你快看是活的叶修学长耶,你不是超崇拜他的吗!

 

恨不得一把捂死身旁这人的周泽楷:不我不是,我没有。急急忙忙拉着同学小声,周泽楷在和旁边的人推攘的间隙看一眼叶修,发现他也在看着这边,看似笑得矜持,周泽楷却臊得快要为这视线钻到桌子底下。

 

这一上午周泽楷实验做得心惊胆战,因为叶修一直在几张台子周围巡视,时不时就突然从周泽楷身后探出个脑袋吓他一跳,然后再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见的声音指点周泽楷一些细节,若有若无的热气拂在周泽楷颈侧,让周泽楷握着刀的手都禁不住有些颤抖。

 

好在叶修大概没注意到,拍了拍他肩膀便轻飘飘走远了,徒留周泽楷和台上已经没有生气儿白鼠大眼瞪小眼,然后硬着头皮继续操作下去。

 

下课的时候周泽楷跟着同学走出实验室,周围的同学都忍不住在经过讲台的时候多看几眼在和导师讲话的叶修,百闻难得一见的神人就站在黑板边,站得有些懒散却在细看之下该直的地方一点也没弯,周泽楷也被扯着回了几次头,听见同学在旁边自言自语,说叶学长看起来这么年轻,不知道结婚了没有。

 

“没有,也没有女朋友。”周泽楷盯着叶修比划的双手,和第一次见到时一样好看,这些天和周泽楷组队时想必也是用这双手在键盘上飞舞,打个有些俗气的比方——像蝴蝶一样。

 

“嗯??你怎么知道的???”同学终于把眼神落到周泽楷身上,一脸惊恐。

 

周泽楷瞥他一眼,转身大步走开。“不可说。”

 

和叶修的下一次见面就是周泽楷去复查的时候了。叶修扒着他的脸,手在周泽楷视线盲区内敲敲挖挖,扶着周泽楷下巴的手突然捏了下,说舌头不要乱舔。周泽楷委屈的同时又有些尴尬,他只是想自己感受一下拆了线后的牙龈长什么样,被叶修提醒后才想起自己嘴里的一切都暴露在这个人眼下,什么小动作都瞒不过。

 

周泽楷强忍住咽口水的冲动,那叶修会不会注意到自己一直在看他啊?那不就更尴尬了。

 

“上次开的药吃完了?”叶修突然问。

 

“嗯。”周泽楷张着嘴含糊回答。

 

“那这次想吃什么?”迎上周泽楷怪异的眼神,叶修屈起手指敲了下周泽楷的脑袋,“药理上了吧,你自己觉得自己需要什么?”

 

“嗯嗯唔唔唔……”

 

“……好吧一会你自己过来开单子,现在先别说了。”

 

周泽楷看着叶修几乎是抱着自己的头更加往怀里塞了塞,虽然知道他是为了方便操作,但当整个鼻间萦绕的都是叶修身上的味道时,还是忍不住在阴影中红了红脸。

 

像周泽楷这样的人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强大的人,叶修于他,在荣耀上是难得的旗鼓相当的对手,在学业上是前方领路的前辈,周泽楷觉得心里像是被丢进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小白鼠,伸着四肢把周泽楷的心房当成跑轮,蹬得整颗心脏震颤不已,不得不承认一个带着粉红色的事实。

 

叶修差不多是每两个星期就会出现在周泽楷的实验课上,一来二去周泽楷的同学都和这位博学又好脾气的学长混熟了,时常有男男女女拦着叶修邀请他下课后一起去食堂吃饭的,一开始叶修还“你们这可是贿赂老师”地拒绝,后来周泽楷的导师有一次看到顺口说小叶你就和他们去吧,省得他们嚷嚷,叶修才无奈地同意。一群人吵吵嚷嚷地从门口出去的时候周泽楷的同学拉他,说咱也走啊,周泽楷看着人群簇拥中一个黑色的后脑勺,摇摇头,说我就算了吧。

 

不过最后还是偷偷在食堂角落看着一群人吃到午休快结束,叶修在食堂门口与众人分别,周泽楷才慢吞吞收拾东西起身,刚站起来就看见对面一个人坐下。

 

“怎么了?”叶修抱着手臂,靠在椅背上抬头看他。

 

这一瞬间周泽楷心跳仿佛漏掉了一拍,叶修仰起的脖颈线条柔和,细白的皮肤延伸至衬衫敞开领口露出的锁骨以下,偏偏面前这人一副无辜又无惧的表情,只是单纯的不明白为什么周泽楷一个人坐在这里,而且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什么……怎么了。”周泽楷没坐下,保持着这样“居高临下”的角度回看叶修。

 

叶修也不说话,盯着他若有所思了一会,换了个话题,说你不是要来学习吗,明天没课吧,刚好有个比较典型的正畸手术,愿意的话可以过来看。

 

“嗯……”

 

见周泽楷含糊的样子,叶修叹了口气,站起身伸手揉了一把周泽楷的头顶,说了声走了就飘然而去。

 

周泽楷在原地呆愣了一会,最后也转身走了。

 

事实证明,让周泽楷看叶修工作的样子,简直能戳烂他的少男心。

 

整个手术过程中周泽楷一边看着患者的血盆大口,一边眼神止不住飘到叶修戴着口罩露出的一双眼睛上,看那双睫毛根根分明的眼睛时而低垂,时而扑闪两下眯起。周泽楷有些羡慕那个患者可以离叶修这么近,却又想到自己之前也是这样,躺在视线范围只有叶修的牙科诊台上,感受那双手支在自己腮边,戴着手套的小指时不时碰到嘴唇。

 

周泽楷腾地就感觉自己脸上熟了。

 

直到看到叶修把患者送走他才回过神来,在叶修探究的眼神下一本正经地说谢谢学长,学到了很多。

 

叶修噗嗤一声笑了,说那你以后就常来呗。

 

“不麻烦吗?”

 

“当然不了,”叶修瞥一眼看到里面气氛融洽立刻带着坏笑退出去的陈果,背对着周泽楷悄悄叹气,“这样看多了参差不齐的牙看看你还挺赏心悦目的。”

 

“……”

 

“这就脸红了?”

 

周泽楷总觉得叶修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匆匆忙忙说一会有事,就先走了。门合上时周泽楷最后看见的是侧对着他的叶修嘴角无奈的笑。

 

那一瞬间,他想,这么聪明的叶修,是不是即使看出来了,也不那么排斥呢?

 

日子在周泽楷的小心翼翼中一点点过去,飞速经过周泽楷毕业,再到周泽楷读研,再到周泽楷进入叶修工作的医院实习,搬到叶修居住的楼栋。叶修懒,总是做完手术摸到周泽楷的科室去掏周泽楷的零食,或是在都放假的时候跑到周泽楷家联机打一天游戏顺便蹭饭,甚至直接睡死在周泽楷家沙发上。

 

每当这时候周泽楷都会想,这人是真的恃宠而骄啊。

 

扛着叶修的上半身给他摆正,又把胡乱摊着的四肢塞到刚拿来的被子里,周泽楷坐在地毯上,头一仰靠在叶修手边。

 

这人究竟要装傻到什么时候。

 

耳边窸窸窣窣,一只手从被子底下伸出来,捏了捏周泽楷的耳垂。周泽楷翻身暴起,拿起一旁抱枕扑向那个半眯着眼睛偷笑的人。

 

“诶诶诶——你别拿抱枕,我投降。”

 

“怕不怕?”

 

“怕了怕了。”

 

“这样怕不怕?”周泽楷一把掀掉叶修被子,叶修双手小媳妇状抵挡。

 

“怕了怕了。”

 

“那这样?”手抚上叶修的脸,周泽楷看着叶修眼里的他逐渐靠近,时间仿佛被拉成细长的丝,空气几乎静止。

 

“……这个不怕,”叶修笑了,手环上周泽楷脖子,“你来吧。”

 

 

END.



想要评论🙊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