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一只

龟更 写的东西质量不定 _(:3」∠)_
Drrr静临
全职啥都吃 主周叶&喻黄
事实上还有All黄 All叶All倾向
快新←但没有产出
另外最近的新欢→太中 昊翔 维勇

【静临】早恋禁止  ̄へ ̄ !!

新年快乐。

  

好久没写来神的事有点苦手orz.打个tag与原作(大概)不符哦

  

与长大后性格略(非常)有不同XD 纯甜小故事。

  

141.

  

  于是静雄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如果气氛也是有颜色的话,鹅黄色气氛的甜品店里,他的犬猿之仲凑在玻璃前,像个痴迷于食物的小孩一样看着橱窗里的点心,毫无分心注意他这边的意思。

  

  印象中他并没有喜欢吃甜食的癖好,但实际上静雄不会知道,穿着略短外套的少年只是单纯对精致的东西抱有无根据的好感。更何况是他所爱的人类花费精力的成品,相对于粗枝大叶的他,果然还是这些有着鲜艳颜色和迷人气味的糕点更惹人喜爱。

  

  当然静雄对于这些一无所知。看见这一幕,玻璃门外拎着路标来揍人的少年突然就消了火气。张了张手心,随便找了一个巷子把破坏公物的罪证丢了进去,然后如他的名字那样和平地推开了门。

  

  不过在欢迎光临的声音提醒下,未来的情报贩子的反应就没有这么和平了。

  

  折原临也惊讶地抬头,很快又收起了这让他觉得有失颜面的表情换上平常一样的假面,一脸嘲讽地看着静雄。可是静雄却似乎一点也没有要和他争斗的意思,他走到满柜子的点心面前,挑了一个自己看起来最喜欢的。转头再看那个依然绷紧全身肌肉保持防备状态的大男孩,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又指了指对方刚才一直看着的那个蛋糕,对服务员笑了笑。

  

  “这两个吧,谢谢。”

  

  聪明的少年自然猜出了意思:我请客。

  

  虽然有点疑惑,临也看着静雄自顾自坐到位置上,即使对方并不打算招呼他,他还是默默跟过去坐下。这副乖顺的样子不禁让静雄想起今天下午,那个明明一直都在捉弄他的人看见他因为个子高被老师委托贴的海报被风吹起打翻了一地东西时,在他背后安静地捡起来的场景。

  那种默契程度说实话吓到了少年,以至于本该爆发的火气莫名其妙就浇上了一盆冷水,残存脑海里嘶嘶冒烟的声音。

  

  就像……

  

  少年对端上点心的大姐姐点头微笑,隐藏起自己的心思,然后不出所料听见对面清脆的声音发出毫不掩饰地嘲笑。

  

  一如既往的讨人厌啊……

  

  没有理会,单手将属于对方的盘子推过去,自顾自地吃起自己的来。余光瞥见对方犹豫的动作,神经粗大地伸手拿过勺子挖了一勺,塞进那个清秀的少年毫无防备的嘴里。

  

  再用自己也想不到的温柔,手指抹掉他嘴角的奶油。

  

  “……”

  

  ——如果这时候再把手上的奶油自己舔掉,简直就是少女漫画的情节啊……临也在心里舒了口气——幸好没有。不过在他看见对面的人一脸嫌弃用桌布擦了擦手时,已经控制不住把刀子飞过去的冲动了。

  

  于是在十几分钟的沉默里,两人各自心怀鬼胎地吃完了东西,然后分别回家。

  

  但喜闻乐见的是,折原临也当晚失眠了。

  

  ……不过很明显,平和岛静雄也没睡好,所以才会在他终于撑不住翘课跑到天台补觉的时候,看见那个总是能挑起他怒火的人睡在他本想要躺的,唯一的阴凉地上。

  

  ……

  

  没办法那就挤挤咯。少年耸耸肩,靠着那个身体躺下,用手枕着脑袋。清风徐来,把对方浅浅的呼吸声吹送到耳边。那个背影蜷缩着,睡姿小心翼翼又十分满足。

  

  睡意渐浓。

  

  云块的金边,恍惚下也不知是太阳照射的缘故还是它原本的颜色。平铺着的排排白色棉花一样悬挂于天空之下,不禁让人猜测那的上面是什么。平和岛静雄努力转动他本就不太灵活的大脑,可是时间流动得实在是过于温和平静,他头一歪,靠着那个人毛茸茸的后脑就睡了过去。

  

  醒来已是黄昏。

  

  一睁眼,就看见临也已经坐了起来。少年撑起身体,伸手挡住依然刺眼的阳光,手背的皮肤一瞬间温暖蔓延,流过的地方鸡皮疙瘩都欢乐地立了起来。

  

  手指暖呼呼地发热,碎金闪烁进眼睛,模糊中看见遮挡住眼睛的手似乎变得透明,光照让一切都变得那么美好而不真实,就像下一秒就要消失,只留下满世界的白。

  

  然后在刺眼的光亮那头,临也转过头来。

  

  “真不愧是小静,睡得和猪一样啊。”

  

  “是么……”

  

  “废话。”惊讶于对方没有反驳,少年低头看着自己手腕上一圈被紧握出来的印记,还是费了很大劲才挣脱出来的。

  

  这都能继续睡啊……“笨蛋。”

  

  “……”

  

  静雄望着对面眼睛亮亮地、极力隐藏笑意的人,试探地伸出手,慢慢环抱住那家伙在红色衬衣下细瘦的身体。

  

  他没有挣扎,反而搭上了自己的脖子。

  

  课间的追逐打闹,娇羞地在宿舍门口分别的情侣,上课铃响后走进课室的巨大安眠药,还有那些因为不坦诚,惊天动地的争吵。一切都是共同构成充满彩色记忆的青春的元素,后悔什么的,就该丢到以后再解决。

  

  手环着对方脖子,指尖磨蹭着他短短的有些扎手的发根。除却心里小小的不甘心,临也舒服地闭上眼睛。

  

  叹气。

  

  这个怪物,

  怎么也赢不过啊。

  


评论(5)

热度(81)